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艳法战01
艳法战01

      

内容简介:

  史威恩是接近海洋的维利尔小镇上一名小有名气的混混,他一心想着找到宝

藏然后成为帝国荣誉骑士,所以为了筹得旅费,不断在小镇周围挖地三尺找寻着

传说中的宝藏……

  天骄龙女佳丝丽,号称龙族中的奇迹,乃是天下绝色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不

过由于她不仅容貌倾城倾国,而且具有超强的实力,故此对于世间男子的追求不

屑一顾。

  而正準备变卖祖产前往大学城学习魔法之路的史威恩却与这天南地北的龙女

被命运之神开了一个大玩笑……且看魔法少年,如何斗智斗勇、猎艳群雌。

目次:

第一章 山岭上的第一次

第二章 天骄龙女

第三章 冰火姐妹

第四章 又见绝色

第五章 守门人

第六章 沖突

第七章 魔法

第八章 女生红房

第九章 艳斗

人物介绍:

    史威恩·克伦贝尔:主角,无赖加小混混,天生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喜欢

                      美女,性格豪迈却不失精明。

    罗  西:史威恩的好朋友,噪门很大,一心想要修习魔法的穷人家少年。

  斯托克:号称维利尔最帅的男人,在京云学院上二年级。

  

    约克·克伦贝尔:男主的叔叔,将自己的财产遗留给男主角。

  

    佳丝丽:第一个出场的女主角,龙族的天之骄女,未成年便有成年龙的实力

            ,在蜕变期失身于主角。

  

    艾  伦:佳丝丽父亲,龙岛岛主。

  

    卡米拉拉丁:佳丝丽母亲。

    潘迪特·辛格:约克的契约人,将遗产交给主角。

    老杰瑞:主角在维利尔小镇的邻居。

  

    安吉丽娜:史威恩来大学城认识的第一个美女,也是京云学院的一年级风云

              女生之一,女主角之一。

  强  生:京云学院的看门人,前暴雪佣兵团副团长。

  莱  利:强生的朋友,曾经的幽灵剑客,实力为第五阶——星辰猛将。

  埃  文:安吉丽娜的追求者之一,父亲是管理帝国粮仓的监司。

  梅西伯爵:安吉丽娜的父亲。

  菲斯特:埃文的好朋友。

  罗伯特:带史威恩进京云学院图书馆,京云学院二年级学生。

第一章 山岭上的第一次

    天骄龙女佳丝丽,有着艳冠天下的容貌,其绝色姿容不仅在龙族中家喻户晓

,而且也在其他种族间广为流传,她是天下绝色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龙女的沈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倾城倾国之色,让无数男子为之夜不

能眠,可以说佳丝丽是这片大陆上最让人着迷的女子之一。

    不过,对于这位无双美女,没有几人敢打坏主意。因为佳丝丽是银龙,属于

高等龙族中的上位者。而且这位天骄龙女虽然还未进入成熟期,但已经可以在人

与龙的形态间随意转换,已经有了成年巨龙的实力,号称龙族中的奇迹。

    这样一位天骄龙女,自然是所有龙族男子竞相追求的对象,想成为追求者之

一,便要面对许多强绝一方的奇龙,绝大多数人只能望而止步。

    不过,天骄龙女佳丝丽对于所有追求者都不屑一顾,她认为这个世上还没有

人能够配得上她。

    龙族具有漫长而悠久的生命,今年对于佳丝丽来说意义重大无比,刚刚满九

百岁的她,独自一人进入龙族传说中的圣山秘密进行蜕变,她即将迈入成年巨龙

之列。

    可以想像,这位天骄龙女一旦真正步入成熟期,其强大实力必然会足以傲视

天下,再加上她无双的容貌,这个世间似乎还真没有配得上她的男子了。

    史威恩·克伦贝尔向来不是一个本分的人,认识他的朋友都说这个家伙天生

就是花花公子的料,怎幺看也不应是小镇里的小混混。

    这个自恋的家伙,最大梦想就是寻找那些传说中的宝藏,然后带着不少于六

名的美丽精灵奴僕进入帝都,让皇帝那个老家伙随便封一个什幺帝国荣誉骑士的

头衔给自己。

    「史威恩,据说斯托克已经去了京云学院学习魔法,真羡慕他家里有钱。我

那死鬼老爹最近将家里最后一笔存款全部拿去孝敬了妓女,妈的,这可是我打算

拿来做学费的钱啊。」

    在维利尔小镇的小酒吧中,两个少年正在喝酒,说话的是史威恩最好的朋友

罗西。这个嗓门很大,头发有点稀少的小个子一心想做一名出色的魔法师,可惜

他有个好色的老头子,把他去世母亲留下的一笔遗产统统花的一干而净。

    「放心吧,罗西,等我找到了宝藏,我就资助你去京云学院学习魔法,你可

是我最好的兄弟啊。」史威恩沈浸在自己的梦想之中,忍不住拍了拍罗西瘦削的

肩膀,仗义地说道。

    听到史威恩这样说,罗西不禁有些感动,他一仰脖子喝下酒水,对史威恩大

声说道:「哥们,尽管他们都不相信你,但我支持你。有朝一日,我学成了魔法

,就和你一起去找这天底下最大的宝藏!」

    尽管酒吧里有些吵闹,但这句话仍然让所有的人都听见了。罗西不是故意大

声说话,但他的嗓门的确大得出奇,难以想像他这个瘦小的家伙怎幺能有那幺大

的嗓门。

  

    「哈哈,这不是我们可爱的朋友史威恩嘛?等等,刚才你在说什幺?寻找宝

藏?天哪!居然还有人做这种事情,你们说他不是天生的白癡会是什幺呢?」

    罗西的话引起了几个年轻人的注意,嘲笑他们的人是一个胖子,他长了一头

让史威恩讨厌的亚麻色头发,他的话让身边一群年轻人哈哈大笑起来。

  

    「死胖子杰克,你说什幺?」罗西脸色涨得通红地站了起来,尽管相较于那

个大胖子,罗西显得体型矮小,但这家伙的脾气和他的嗓门一样大。

    胖子名叫杰克,是去京云学院学习魔法的斯托克的表弟,两家都是做大麻生

意。

    史威恩道:「罗西,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和蠢得像猪一样的笨家伙讲道

理,更不要把他们这些蠢蛋的话放在心上。来吧,我亲爱的兄弟,我们继续喝酒

。」

    史威恩的话让整个酒吧中喝酒聊天的人都笑了起来,这可真有意思,小镇上

有名的小混混史威恩和家里做大麻生意的小少爷杰克吵起来了,有好戏看了。

  

    「你说什幺?」杰克肥胖的身子抖动了一下,一脸肥肉因为生气的缘故涨得

通红。

    「猪猡,有种你再说一次!」

    杰克的话让正在喝酒的史威恩皱了皱眉头,旋即,他又露出了笑容,不过他

刚才的眼神已经落在罗西的眼里了。

    「可怜的杰克,快为你自己祈祷吧。」罗西知道,每当史威恩露出那种眼神

的时候,表示他动了真怒。

    骂一个没有父母的年轻人猪猡,这可是十分严重的伤害。

    「胖子,我可以和你谈两句吗?」史威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朝杰克他们

走去。

  

    「和你这种猪猡说话,有辱我们家高贵的名声。」杰克得意地说道。

    史威恩的大名他早就听说过了,这个没有钱学习武技和魔法的家伙,经常去

附近的山上寻找宝藏,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这也是小镇上同辈之间的笑料之一。

    史威恩看起来像个生意人那样老练地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摆明

了是来求和的说:「这样吧,我请你喝最贵的鸡尾酒。兄弟,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

    杰克的面子也挣够了,他鄙夷看着这个长了一头火红色乱发的高个儿,那张

俊美的小白脸真让他很有一点看不惯,比自己的表哥——号称镇子里最帅的斯托

克似乎还要帅上一点。不过,看上去让人讨厌。

  

    「杰克,我们握握手吧,不要太在意我那个朋友的话了,你知道的,罗西就

是个有点脾气的小孩而已,用得着和他生气吗?」史威恩伸出手,眼神诚恳的看

着杰克。

    杰克犹豫了一下,酒吧里的人都看着呢,他可不是那幺小心眼的人。

  

    「那种家伙,还不足以让我生气。」杰克故作大度地说道。

    史威恩看了一眼杰克肥胖的手掌,掂量了一下,这只猪蹄可真他妈的肥呀!

他心中虽然那样感歎,但嘴上却道:「是啊是啊!和罗西那种家伙一般见识只会

降低你高贵的身分。来吧,我们握握手,然后让一切都过去,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

    「好朋友就免了。」杰克伸出手,「和你这种人交朋友只会降低我尊贵的身

分。」

    史威恩握住了杰克那只肥胖的手掌,脸上露出了一股古怪的笑容。

    杰克并没有注意到史威恩的表情,相反的,他讨厌看到这张俊美的脸庞,尤

其在史威恩微笑的时候从他身上流露出一种魔力来,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和魅力

,让杰克潜意识里有种矮一截的感觉,所以他更加排斥。

  

    「小子,你可以放开手了。」

    杰克感觉自己并不是在握手,更像是对方在测量自己手掌的厚度和宽度,有

种被主宰、极不舒服的感觉。

    当杰克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看到史威恩对自己笑了笑,然后感觉从手

掌传来一股钻心的剧痛。

  

    「啊……」杰克痛得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史威恩将他的手当作泥巴那样捏。

  

    「蠢货,我的骨头快被你捏成碎片了,快点松开!」杰克痛得拚命想抽回自

己的手掌,可惜他感觉捏住自己的好像不是人手,更像被钢筋夹住。此时的他再

顾不得自己在众人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汗珠如同雨后春笋般从他的额头上冒了

出来。

    「蠢货是你才对!」史威恩狠狠地朝胖子杰克的裤裆踢去,伴随着一声毛骨

悚然的惨叫声,小少爷杰克肥胖的身躯蜷缩成一团倒在地上,他捂住自己的命根

子发出了让小孩晚上会做恶梦的尖叫声。

    「罗西,快跑!」史威恩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胖子一眼,对伙伴大声呼喊道。

    跟杰克一块来的那几个年轻人可是修练过魔法的家伙,尽管因为各种原因没

办法继续深造,但对付只有蛮力的史威恩自然不在话下。

    罗西也会魔法,可惜他并不比其中任何一个强,所以当史威恩叫他的时候,

他瘦小的身躯已经跑到了酒吧门口。

    「给我杀了他!」杰克惨厉的声音从酒吧里传了出来,

    「罗西,我决定了,我要去圣龙山峰逛逛。」

    从酒吧胜利大逃亡的两兄弟坐在小镇边缘的一片树林中。史威恩看着叶子缝

隙中的蓝色天空,他嘴角叼着一根马尾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相当悠闲。

  

    「你做什幺我都支持你!」罗西佩服地看着自己这个兄弟,在双方实力有所

差距的情况下,能顺利教训杰克这个白癡,并且毫发无伤的逃了出来,也只有他

这幺无耻的人才可以办到。别人或许会耻笑史威恩那些宝藏的白日梦,但罗西却

对这个亲如兄弟的朋友深信不疑。

  

    「不过我要提醒你。」罗西诚恳地望着史威恩。

    史威恩奇怪的看了罗西一眼道:「什幺事?」

    罗西郑重其事的说道:「那座山很高。」

    史威恩瞪了他一眼,道:「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罗西点点头,然后将手放在脑后,躺了下来,道:「兄弟,那座山……真的

很高,据说有些……你要知道在高山上探险是很危险的事情。」

    史威恩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如果你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些,那我这

就出发了。」

    罗西看着史威恩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做完这一连串动作,这才用一种神秘

而又低沈的语气说道:「据说……据说在很高的山上,可能会有某些神秘的东西

。」

    史威恩满脑子都是他的宝藏和精灵奴僕,他将双手放进了裤子的口袋,吹了

一声响亮的口哨。

    罗西见史威恩并不在意自己的话,耸了耸肩,说道:「其实这也只是传说,

几千年过去,仍然没有人见过真正的龙骑士,就连帝都的魔法师和武士也没有见

过……」

    罗西的声音越说越小,史威恩并没有在意伙伴的喃喃自语,他在一旁做了几

个热身运动,脑子里头已经充满自己那癡狂的念头了,他兴奋地打断罗西说道:

「罗西,你说如果我拿了那笔钱,是购买六个精灵奴僕还是八个呢?老兄,你看

像我这幺英俊的青年才俊,第一次如果不献给一个美丽的精灵怎幺说得过去呢,

你说对不对?」

    罗西不在意的说道;「也许吧。史威恩,祝你成功,我要回家了。还有,如

果你真的找到了宝藏,记得你说过的诺言,资助我去学习魔法。我想过了,我不

去学院学习的话,我要云游帝国……」

    史威恩没有在意自己朋友的心思,他现在满脑袋都是数不清的金币和美女。

    「帝都的美女们,我会用可爱的金币让你们乖乖脱下矜持的面纱……」

    摸了摸身上最多只能坚持一顿的干粮,史威恩有些欲哭无泪。

    圣龙山气势雄伟壮阔,高大、连绵不绝的群山一片青翠,显示着勃勃生机。

史威恩站在一座山峰之上,感歎于这片山脉之雄奇。他不知道脚下这座山,是不

是这片山脉的最高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已经是极高的地方。

    日头正在头顶,临近海边的气候本来就偏潮湿,阳光不是那幺刺眼。

    只不过,史威恩一般不会爬到这幺高的地方来,如果不是一时兴奋过了头以

及担心自己下去会被杰克那群混蛋臭扁一顿,他死也不会爬这幺高,现在史威恩

居然觉得有些呼吸不大顺畅。

    以他做了几年猎人的经验来看,如果再不找到什幺可以吃的东西,自己恐怕

会陷入最可怕的饑饿困境之中。

    「嗖——嗖——」

    正在苦恼时,一阵奇怪的声音传入了史威恩的耳朵。史威恩纳闷,在这幺高

的地方他还没有发现一只动物,这是什幺声音呢?史威恩的脑筋开始转动,他忽

然想到了兽人。

    关于兽人国度的传说在民间流传很久了,史威恩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

些强大的兽类可以攀爬到这种绝高的地方来。

    想到这,史威恩心里咯登跳了一下。

    「不会是什幺可怕的东西吧?」史威恩警惕地向周围看去,并没有什幺奇怪

的东西,也许只是自己吓唬自己……

    史威恩试图让自己轻松下来,他努力地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轻快地

走了两步,打算找一个平坦舒适的地方,将最后一顿干粮吃进肚子里,然后再想

想如何下山。

    峰顶是一片开阔之地,这里没有高大的林木,不过却有许多低矮的灌木丛,

还有许多巨大的巖石块。

    突然,史威恩的眼光无意中瞟见了什幺,好像有什幺东西在自己的眼前一晃

。他定睛一看,只见不远处的一片灌木丛中,一块巨大的巖石上有股暗淡的红光

闪烁了一下,不过剎那间又消失了。

    那是什幺?史威恩正想着自己是不是眼花。

    不过,几分锺后,史威恩提起的心放了下来,看样子是自己饑肠辘辘,有些

头晕眼花,他安慰着自己。

    就在他以为是错觉的时候,又见到红光闪了一下。

    怦——怦——

    刚刚放下的心立即又提了上来,史威恩能够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他的

目光紧紧盯住那块大石头,在强烈的好奇心支配下,这个天生富有冒险精神的家

伙拔出剑,小心的向前走去。

    当他放眼朝石头后面看去时,被看到的景象震惊得张开嘴巴,足以把一面罗

旗横着塞进去。

    石头的后面竟然有一个巨大的深坑,坑的半径至少在十米之上。而在这个坑

中央,还有一枚巨大的椭圆形物体,此刻它浑身呈现出非常不明显的暗色,不仔

细看还以为是块大石头。

    看样子刚才闪过的红光,就是由这个不明物体发出的,史威恩想着。

    过了一会儿,那东西表面果然再次闪现出淡淡的暗红色微光来,而它似乎随

着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好像一个活的物体。

    史威恩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什幺东西?」他搜索大脑里关于

巨大暗红色物体的印象,却没有任何与此相关的经验。

    思索再三,史威恩决定冒险试探一下。他收起剑,沿着深坑的边缘缓缓下去

,在自认为够得着的地方猛地往前跳去。

    妈的,差点掉下去了。

    史威恩附在那东西的身上,小心爬上了顶端。

  

    「挺硬的!」他用脚踹了踹下面那东西,自语道:「不知道用剑可不可以刺

破呢?」

    宝剑一直被史威恩握在手中,尽管他的胆子不小,但第一次看到这样一个奇

怪的物体,史威恩的手心还是捏出了汗。

    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紧宝剑,用力往下斩,哧的一声闷响,那东西纹丝不动。

    史威恩的倔强脾气被激了起来,再次猛力劈去,剑身被一股柔和的力道轻轻

反弹起来,史威恩一个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该死的东西,我不信劈不开你!」

    被激怒的史威恩也顾不得摸自己被撞疼的屁股,挥起剑往那东西的表面一阵

猛砍……在使出全力砍了不下于五十剑后,他终于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

  

    「奶奶的,还真硬。」他瞅着那个顽固的大东西,早忘记考虑这东西的危险

性。

    等体力再次恢复,他缓缓站起身来。

    这一次,史威恩并没有提剑就砍,他只是沿着那东西的上面走了一圈,然后

回到正中间。他轻轻地跑了起来,迈开几步后他猛地拔身高高跳起,剑尖朝下,

用尽全力扎去。

    噗——噗——

    表面被他狠狠扎出了一个大孔,而那柄剑也报废了,断成了数截掉落在地上。

    史威恩还来不及欣慰,自己就一屁股坐了下去,身下那个大孔似乎像有生命

一样迅速扩大,如同一张漆黑的大嘴瞬间将他吞噬。

    哗——哗——

    这是一个装满了液体的空间,史威恩感觉一股一股的黏稠的东西将自己包围

,他被这种黏稠的液体包裹住,完全不能呼吸。但却感觉到那些液体与自己正在

发生着某种交流,一种暖暖的感觉沖击着他……

    那种感觉妙不可言,仿佛有什幺东西与自己正融合为一体。

    不过他还来不及细细体会这种感觉,无边无际的液体已经将他淹没,似乎还

有不少灌进了他的嘴里。

    咕哝,咕哝,不知道喝了多少,史威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涨,失去了

氧气供给的史威恩很快昏迷过去了。

    连一丝挣劄都没有。

    醒来的史威恩被自己的双手吓了一跳,肌肤的颜色通红透亮如同正在灼烧。

    随即,他的意识也彻底清醒过来,只觉得全身火烧一般地滚烫。

    热,全身上下没有一片地方不是燥热难当。

    他飞快地脱下了自己的上衣,但是炙热的感觉非但没有减退,反而随着他那

点微末的运动变得更加强烈,尤其,这并非身体的燥热,而是体内某种非常强烈

的沖动让他有股想宣洩的感觉。

    史威恩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三岁的那个夜晚,燥热,烦闷,渴望,难以

入睡,满脑袋都是来小镇表演的精灵美女诱人的身体……

    那天晚上,这个坏小子第一次感觉到男人的沖动,精灵美女在他幼小的心目

中留下的难以磨灭的倩影芳蹤,恐怕一辈子都抹不去了。

    「妈的,发生什幺事情了,难道是那个东西?」

    史威恩不明白自己怎幺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有这种感觉,他掉头看去,没有看

到想像中的巨大物体,反而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昏迷在地上的女人?!

    史威恩看了看四周,怎幺突然多了一个女人?自己怎幺都没有发现?

    不过他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

    这个侧躺着的女人衣不遮体,大片白皙的肌肤袒露在外,尽管一头乌发将她

的大半面容挡住了,但隐约间看到玉容的轮廓似乎很诱人。

    至少是个美女吧,史威恩心想。脑袋只稍稍动了这个念头,他就感觉到体内

的液体涌动地更厉害了。

    他的目光在女人的身体上溜达了一圈,曲线实在太美了,饱满的胸部恐怕比

酒吧里那些常去厮混的骚女们都要丰满几分。

    奶奶的,还是看看长得怎幺样,如果还行,就将就将就吧,史威恩有种那女

人来得正是时候的感觉。

    欲望的火焰一旦燃烧起来,总是难以轻易制止。尤其史威恩的感觉是如此强

烈,恐怕有生以来最强烈的一次吧,他得找个女人发洩。

    史威恩带着恶狼一般的眼神走到女人身边,雪一般白的肌肤,身材好得更是

没话说了,只是不知道长得怎幺样。

    总不会比精灵美女更加正点吧?

    史威恩摇了摇头,怎幺可能比得上精精女子那梦幻般的姿容。

    他俯下身将女子的一头乌发挽了起来——一张绝世的面容呈现在眼前。

    史威恩口干舌燥。

    天,天哪!太,太正点了。完全可以用十全十美来形容!

    何止比传说中的精精漂亮?这简直是上天最得意的作品!

    玉骨清澈的瓜子脸上黛眉如画,睫毛长而细密,瑶鼻笔挺小巧,仿佛有种奇

异的光芒在她表面闪动……

    修长的玉腿,盈盈一握的细腰,饱满的双峰……

    什幺沈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倾城倾国之色,都会在此女面前黯然失

色。眼前的女子可谓上天最完美的杰作,一切华丽的语言都难以形容其绝色容貌。

    这女人肯定不是当地人。已经快要流鼻血的史威恩努力保持脑袋里最后一丝

冷静。

    以史威恩不多的阅历也看得出来,这女子的气质应该是出自王公贵族,尽管

这个娇俏的美人儿还在昏迷中,但她的眉眼中有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孤傲,那些普

通小镇妇女的俗态实在不可比拟。

    只是,史威恩这个沖动的小伙子,此刻在意的当然不是这些。从没有近距离

见过女孩,确切地说,是从没有近距离见过漂亮女孩的他,此刻,他眼睛里只有

那女孩的绝世容颜。

    他眼睛直盯着女子的樱唇,看她微微张开呼吸,那张樱桃小嘴似乎不是对着

空气呼吸,而是对着他的耳朵,不对,是对着他的脖子呼吸。

    她的身上有一种香气,一种让史威恩这个从没有开过荤的小子神魂颠倒的香

气,这香气好像不是什幺香草、香水的气味,而是她身体特有的。

    史威恩身上的某个部位不知不觉地坚硬起来了。

    好歹也是个贵族,老子的第一次给你应该还算划算,史威恩露出了邪恶的笑

容。

    不知道有多少狐朋狗友在他耳边吹嘘过风花雪月的风流轶事,对于过程他熟

悉异常,只是从没实践过的他,行动起来难免生疏。

    史威恩笨拙褪下了女子华丽但已经破乱的上衣,洁白的肌肤闪动着刺眼的光

芒,让史威恩感觉脸烫得难耐。

    乖乖,这可是头一次这幺近距离看到一个女子的身体,老子可不是随便就会

脸红的角色……

    史威恩面红耳赤地偷偷看了女人的身体一眼,浑圆的胸脯让他感觉到一阵头

晕目眩。

    那两只坚挺的如同春笋一般的完美乳房,让史威恩激动地差点没跌倒。在此

刻史威恩眼里,没有什幺比拥有这圣洁美丽的女子更美好的事情了。

    他粗重地呼吸着,动作笨拙粗鲁地将女人的裤子扒到膝盖处,茂密的黑色森

林和滚圆的大腿如此近距离呈现在眼前,没有比接下来更自然更简单的事情了。

    史威恩无师自通的挺强直入,一阵夹紧的快感和微微的痛意让他的兴奋达到

了顶点,而身下的女人似乎也有所感觉,樱唇微微张开,不自禁地呀了一声,只

是她仍然没有醒来。

    女人的本能反应丝毫没有让史威恩胆怯,相反她眉头轻蹙的模样让他更感到

刺激。他开始疯狂的抽动,身下的女人尽管昏迷不醒,但身下却开始潮水泛滥,

粉红的樱唇也随着男人粗暴的动作一张一合,那张气质高贵的脸蛋竟也散发出一

种浅浅的红晕。

    史威恩的身体明显地感觉到了女人的反应,尽管在昏迷中,她的身体却是如

此的鲜活和敏感。

    他愈加兴奋了,更加疯狂的沖击着。在他的进攻之下,女子的脸色果然更加

娇艳欲滴,红云不光爬上了脸蛋,而且连脖子到胸口都散发着红色的光泽,甚至

嘴唇也开始颤抖,发出了喘息。

    这可是贵族!

    史威恩看着女人笔挺,高贵的瑶鼻,这张绝美的脸恐怕会让无数个年轻人梦

寐以求,难以入睡吧!可惜被老子抢先了,哈哈。好柔软的身体!他快活的想着

,边伸出了大手捏住了那两只含着晶莹葡萄的玉兔,他狠狠地揉捏,让它们在自

己的手中变成各种形状,然后在左右两颗粉红的葡萄上都轻轻的弹了一下。

    啊呀——

    女人身体颤抖了一下,嘴唇张开轻轻的叫道,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如同一只

刚刚长成的苹果却在瞬间熟了。

    如潮的快感沖击着史威恩的灵魂,在一阵疯狂的沖刺中,他酣畅淋漓地完成

了男人的第一次成长。

    娘的,不知道精灵的身体感觉如何。

    感觉到有点疲累的小流氓躺在女人身边愉快的想。他将一根手指伸入女人的

嘴里,轻轻地挑逗着那条香舌,而昏迷的女子也毫不自知的吸吮着,满脸迷醉和

幸福。

    「这代表着是处女吧。」看着地面一滩血迹,英俊的小流氓惊歎不已,同时

在心中有种异样的自豪。

    第一个,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小流氓对着沈睡中的女人正经地说道,将手指从樱唇中抽了出来。尽管女子

依依不捨。

    史威恩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地面散落的衣服,无意中,他看到了一个闪闪发光

的东西。

    史威恩好奇的走过去,原来是女人衣角处一个小小的,很不起眼的徽章。史

威恩将那徽章取下来,拿在手中细细端详。

    底色是黑色的,摸上去质地很舒服,上面雕刻着一条身形飘逸的白龙。

    史威恩楞了一下,居然敢将龙雕刻在徽章上,这可是只有皇亲才有的荣耀啊。

    天哪!

    惊惶之中他看了看仍然在沈睡的女人一眼,安详、高贵,嘴角微微的笑意都

是那幺矜持有教养,一切都暗示着这个女人的不寻常。

    小流氓的心颤抖了一下,如果是皇族,可就糟了!老子可惹不起,趁这女人

还昏迷,赶紧溜吧。想到刚才自己对这小女人做的事情,要是被皇族的人知道了

,那自己的小命铁定是没了。

    仓皇之下,史威恩并没有注意到,陡峭的山路对自己来说居然已经不构成任

何困难,下山的速度快得惊人。

    他将这一切都归结于自己的担惊受怕,然后激发了自己的潜能,他完全没有

察觉到身体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改变……

上一篇:三人行必有我师

下一篇:同人-极品家丁之远方来客(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