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超犯罪催眠术
超犯罪催眠术

      

父母过世之后,我和哥哥就把家里重新装潢了一下,说起来我家其实也蛮大的,楼上楼下加起来的房间也不少,但我父亲一个人就佔了两间,楼下有两房两厅,客厅、餐厅外加主卧室和书房;楼上则有三间小房间,也就是我俩兄弟的房间和一间放映厅。

父亲生前极爱古典音乐,对音响及影视设备情有独锺,一间房是他听音乐和家庭电影院,他走了之后这一间房也少有人用,是我们就把他的音响及影视设备搬到楼下客厅,把主卧室、书房及放映厅空出来,放了一些简单的家俱,打算出租给附近五专的学生,这样一来最起码可以租给四个人。

但我们并不是为了要收房租,而是有另一个目的……

在这三间房间里都有一些特殊的设备,加上我的催眠术,想做什幺都不成问题了。在暑假快结束之前我俩就把出租的红单贴上了,接着就等猎物上钩了。

**********************************

房屋出租(限女学生)

共三间可住四人,有现成家俱,房租可议

意者请洽:××路××街×巷×号×楼

或电:×××××××

当天下午就有一个学生妹和他母亲来看房子,那学生长得胖胖的,我们俩一看就把房租乱出,要求她押押金一万五(一间房),他母亲就不是很高兴的带着她走了。

之后整个下午就都没人来了,我俩感到万分沮丧。

快到六点时家里电话才响起,我冲去接电话,一个学生妹要来租房子萣,她的声音甜甜的,我差点高兴过度,还好我哥在一旁体醒我,我才没失了分寸。

我和她约好,她七点要来看房子,我当然是一口答应。

我们吃完了饭就满心欢喜的等着她来。

只见她长得清纯可爱,身材窈窕,我俩早就在心中暗自决定了,她是和她妈妈一起来的,我俩当然以礼相待,摔奉上了热茶,开始谈房子的问题。

她妈妈一开始看见我们就有点怀疑(一间房子只有两个大男生,,还要租给女学生),在言谈中我俩搬出我们那可怜的身世,使她妈妈了解我们要靠收房租来过日子,而且我大哥开学后也要住宿,一个家里就只剩我一个人,才让她妈妈放下了心。

接着就带她们去看房间,我们建议让她住由书房改建的那间,里面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套书桌、书柜,也有空调,而楼下的后阳台有洗衣机,楼下除主卧室以外还有一间浴室,有厨房可用,又声明我俩只住楼上,楼上还有一套卫浴设备,由于家俱都是现成的,她妈妈才觉得满意。

加上我俩租金又收不高,也不要什幺隔天也有一些人来看房子,但我俩的眼界很高,都把她们打发走了。

好不容易又有一位美眉和她那壮硕的父亲来看房子,我俩又搬出那可怜的身世。

最后她们对房子很满意,但单人房只剩下楼上的一间,在我俩说明我大哥开学后也要住宿,楼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和一间大哥的空房,而楼下还有三个学生会租,他们才决定了下来。

这个女孩叫惠敏,和晴雯一样是专一的学生。

现在只剩那间双人房了,出乎意料的,双人房反而难租出去。

还好,过没几天有人来看房子了,她们已经专二,是同班同学相约要住在一起,她们两个不很美丽,不过看起来很可爱,一个叫维灵,另一个叫紫铃,于是三间房都租出去了。

快开学的前几天,她们的东西陆续地搬了进来,我们也给了她们房间的钥匙(每房间都给两条),号称我们没有备份,要她们好好收藏。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我俩请她们四个人在家里吃匹萨,让大家一一认识,我们在饮料里加了安眠药,由于是一群人,她们也没什幺戒心,大家吃吃喝喝聊一聊彼此,但过了一会她们说累了就各自回房了。

我俩见时机成熟,就分头进行彼此的工作了。

用钥匙打开了们,她们都昏睡在床上。

但我们并没有马上侵犯她们,这时重新装潢就派上了用场,在她们的房里都装了迷你扩音器连接到特定的音响系统,并且还有监视录影机可以监视并拍下她们的一举一动。

此时,我们把录音带的暗示性内容播放了出来:「妳现在正陷入深深的沈睡情色当妳醒来后,如果听到任何人说『870941』,妳就会进入催眠状态,并且会随着命令行动,当妳如果听到『干死妳』,妳就会醒过来并忘记妳一切所做过的事,而只是一场梦。」

就这样让她们听到了晚上十二点,我们就叫醒了她们。

在她们仍睡眼惺忪时,我们就对她们说:「870941!」

试验结果非常的好,每个人都进入了催眠状态,于是我们俩一次就有了四个性奴呢!

隔天下午,我骑着车从学校回来,我按了按数下门铃,却没人来开门。

看来他们大概还没回来,我开了门走进客厅,并叫唤了几声,真的没人在家啊!真不知到女孩们都到哪里去了。

于是我要往楼上走去,突然间,我听到楼下的浴室里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我悄悄地走近浴室,仔细一听,不知是谁正在洗澡,我就站在门外,听得全身发热。

我心想:「反正她们都被我催眠过了,是谁还不是都一样?」我终于忍不住地把校服都给脱个清光,急忙把门用备用钥匙打开,失去了理智地冲了进去里头。

浴室里的是晴雯,长得清纯可人,身材略显丰满,正坐在浴盆里泡澡。

「哎呀!」她吓了一跳,因为门口站着的是个男人!

只见她睁大着双眼,双手拿着毛巾护胸,脸色白里透红:「你……你要干什幺?!」晴雯害怕的问。

我并没有回答晴雯,慢慢走向晴雯的身边,她惊讶喊道:「你……你……进来干嘛!快出去!」

我笑着对她说:「晴雯,我是要尽一尽房东的职责呀!」

她惊讶的喊:「快……出去不……然我要叫人了!」

我又笑着对她说:「不是我吹牛,我这里什幺设备都好,连隔音设备都是一级棒的呢!」

晴雯颤抖的说:「你……想干嘛?你别……过来!」晴雯真的很害怕,从她的声音中就可以强烈地感受到。

我对她说:「别怕,我会好好疼惜你的!」我一面说,一把搂住了她,一口就吻上了她的丰胸。

那晴雯在一时之中受到了我的攻击,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全身直发抖。

我抓着她的双手,抚摸着她的美乳对她说:「其实你们应该早就想到,房租便宜当然是要有好处的呀!」

右手则不停的揉着她的乳房,粉色的奶头挺凸跳动着,她仍一面叫着:「救命啊!住手!啊……不要……不要呀!你不可以呀!」晴雯不断的哀求着,但我却享受着这强姦的快感。

我一直摸乳房的手,从晴雯的双丘沟间侵入下麵的淫穴,我在她那迷人的小穴中,用中指和食指不停地撚着阴核,她的阴唇微张,淫水缓缓的外流。

我挖着挖着,又停了下来,她似乎有点失神了,嘴里只是微哼着:「啊!不……我不要…………不可以……啊……啊……」她不断尝试抗拒叫着。

我放开了她的双手,压在她身上,双手搓捏着她前身最重要的奶子,又吻又揉、又吸又咬,我的手在她丰满的乳房上游移更让她恐惧,她不停扭动身体躲避着。

我感到我俩的体温正直线上涨,呼吸也愈加急促。

我此时已经晕了脑袋,哪管她的呼叫,火热的嘴唇吸吻着,一双魔掌上下使劲地抚摸、按压着。

我一边摸着他的乳头,一手在他阴户上游移搔弄着,令她不停的颤抖着,渐渐地抵抗的力量减弱了下来。我的大肉棒顶在她的阴部上,手指头在阴户顺着细缝上下抚摸,并撩弄着她阴唇上硬硬突起的小阴核。

晴雯不停的哭着:「嗯!不行呀…………不可以啊……不……不行……啊……」不停地摇着头求饶道。

我当然不理会她,只猛然吻着她的香唇,舌头热情而激动地在她的唇边挑拨着,随着她逐渐昇高的慾念,而将她的红唇微启,任由我的舌头长趋直入,没一会儿,我便吸吮、翻搅着,并忘情地狂吻起她的唇。

我手口并用地由她酥背摸起,从粉颈到美臀,磨娑抚揉着。然后再由前胸攀上高峰,在峰顶乳蒂上一阵子揉捏,再顺流而下攻进她的圣地里。

她全身像有数小虫在爬着一般,腰部不停地扭着,像是在躲避我的攻势、又像是迎接我的爱抚。

此时的她尚存有一丝希望,不断抗拒着我的侵犯,他的纤细的双腿紧夹着。

我加紧动作,一口含住她的奶尖轻轻地吸着、啜着,用一只手抚摸另一个乳尖,大力地揉着、捏着,而剩余的另一只手则在双腿间揉弄她的阴核,扣着、弄,使她全身有如雷殛,一阵颤抖、一阵抽搐。「啊啊啊……不要呀!」晴雯哭喊着,她低吟喘息声渐渐大了起来,一头乌黑长长的秀髮随着她的头儿乱摆晴雯对身体产生的快感忍不住发出哼声,她不断地扭动屁股。

我的手指活动得更快速,手指在微微隆起的山丘和下麵的肉缝上有节奏的抚樱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阴核,从处女般的浅粉红色洞口看到湿润的光泽。

那雪白的屁股也缓缓地摇动着,虽然她的理智不允许、嘴里说不肯,但其实生理上已经有了反应。

我继续沿着她的颈后、前胸、乳沟及她香嫩的玉乳各地舔抚、磨舐着,她不停地扭着娇躯,口里虽还微弱地叫着:「不!不!」但胸脯却自动地挺高了,双腿已无力夹紧,使我的指头在她阴户中有更自由的活动空间。

晴雯不停的哭泣:「嗯嗯……不要……啊……不要挖了……受不了……求求你……不要了!」她的哭叫声迴荡在浴室之中,就像环绕音响般震撼人心。

我也已经沈不住气,爬了起来,把她压倒平躺在地上,将她粉腿左右张开高举,大肉棒抵住已微微张开的阴穴缝口,屁股猛力一顶,那暴涨、充血、粗壮的大肉棒便挤入穴内。

「啊……啊……啊……好热……停呀……喔喔……啊……好痛……!」晴雯咬着牙痛苦的呻吟。

我看她如此地纯情,也被激起兽慾,大肉棒更用力地抽插着,并一边以双手抚压着她那双美乳,「啊啊啊……啊啊啊……停呀!停呀!」她继续哭叫着,双手紧抱着我,想要减轻自己的痛苦。

她的阴唇一吞一吐地迎着我的肉棒,两只玉手更紧抱在我的后脑,不住地拉着我的头髮,使得我更狠、更加速地插着她。

我的肉棒直撞花心,狠捣嫩穴,更在里面磨转起来!我双手紧捏着她滑嫩的小屁股,不住地揉动,她则痛得阴道肌肉紧紧收缩着。

我在她耳边说着:「怎幺样?晴雯,舒服吧!妳是否快活到了极点?」「痛呀……!啊啊啊……!」晴雯死命地大声呻吟道,淫水猛地喷洒而出。一阵狂挺,我也不行了,热精涛涛一波跟着一波、洩了又洩,终于累躺在晴雯的身上,不住地急喘着…… 「晴雯,妳的身体好香、好柔、好滑啊!尤其这对奶子,摸起来更是舒爽极!妳真是太迷人、太美了!」我摸着她的乳房称讚道。

晴雯哭着说:「呜……呜……你强……强姦了我!」她喘着尚未完全平息的气痛哭着。

我仍对她说着淫秽的话语:「我的小亲亲,让我告诉妳吧,嘻……嘻嘻……妳也不想想妳刚刚被我干的那股骚浪劲儿,好像饥渴得要死了,我不来干妳,妳也会去找别的男人来干妳的吧?」晴雯哭着说:「你不要再说了,你好髒呀,你快走开,不要再碰我了……快走呀!」晴雯一边说,一面用力的推开了我,她退到了浴室的墙边,双脚紧夹着侧坐在地上,双手交叉地护着胸,不断的哭泣:「你快出去呀!出去呀!」我淫秽的说着:「晴雯,你刚刚的表现很棒呦!如果你肯天天让我干一干,我可以考虑不收你的房租呦!」晴雯摇着头,哭的更大声了:「你不要再说了……你走呀!快走呀!你再不走我要叫员警了!」「好吧!反正我都要被员警抓走了,那……咱俩再来一回合如何?妳还行不行啊?来……到我卧室内,那儿会舒服点!」我带着邪恶的笑说着羞辱她的话。

晴雯被这突发的状况给惊呆了,没想到我这禽兽竟然想要再一次。我连忙赤条条地奔过去,抓住晴雯的粉臂,把晴雯给拉到了我的床上。

「不……不要……坏蛋……色狼……不要啊!」晴雯拼命地扭动着、并惊恐地喊唤着。

在一阵拉扯之中,晴雯被我强推上了床,这时晴雯态度又软化了下来,她哭着对我说:「我不会……叫员警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笑笑着说:「事已至此……唯今之计也只有多干妳几次,把妳关起来,好堵住妳的嘴。不然,让员警知道了,那我可就没法再呆在这家里了。

放心吧!我很有经验的,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如果妳不听话我就把妳杀了拿去丢掉。」我语带恐吓地说着。见晴雯挣扎得厉害,便把左手的两根手指一往她的樱唇塞入,撩弄她的口腔及舌头,右手则抓着她嫩嫩的奶子,不断地又揉、又捏。

晴雯哼哼地挣扎着,我把刚才在她身上尚未满足的色慾,如今要全部发洩在她的身上。我的手一把捏住了她那只毛茸茸,热烘烘的小穴。

啊!摸起来真的是奇紧,弹性高,既饱突又肥嫩。「不……不要啊……不……!」晴雯惊慌地娇叫道。

「晴雯,来……不要怕,我不会害妳的。我会温柔点,让妳舒服,以后妳还会吵着多要呢!」我一边劝说道,一边压住她的双手,以免她做极度的反抗。

两只润美的玉乳已经硬挺了起来,乳头鲜红欲滴地在她胸前抖动,晴雯的少女阴户,细嫩而成粉色,穴口的阴毛没有很多,但还是浓密地盖在那小腹下方。

我的嘴开始吻着她全身的肌肤、乳房、奶头、乃至她的处女阴户。那渐渐凸起的阴核、粉红鲜嫩的阴缝隙,所有敏感的地方我都不放过!舔得她是全身扭动、颤抖着。

我感觉到她的体温越来越高,看来时机到了,我又跨上她的玉体,把那一双美腿拨得开开地,双手紧握着,然后大肉棒一顶,对準肉穴猛地就干入了半截。「痛……痛死了啦!哎唷……痛……真的好痛啊……」晴雯尖叫哭着,我一边揉着她的阴部间的小突肉粒,好让她多些淫水润滑、一边欣赏着晴雯的哼声。

「啊!我不要……痛……我受不了……放过我吧!快……快抽出来……我痛……痛呀!」晴雯频频喊痛,又是一阵挣扎。看着她的颤声哀嚎,我便缓和了下来,替她爱抚着性感地带,让她分泌更多的淫水,然后心一狠,又猛地捣了个全根而没!「啊……啊……啊……!啊……啊……啊……!」晴雯全身乱扭,叫死叫活着。

我叫她不要乱动,她充耳不闻地越叫越兇,我也发狠地越干越狂。在我抽插了数十多下之后,渐渐晴雯在我的姦淫下也麻木了下来,不再有剧烈的疼痛,反而觉得有一阵阵的热辣快感。

她这一麻,浪水竟流出了不少,使我的大肉棒抽送得更加顺畅了。硬挺的肉棒一进一出,快速地干着她的小浪穴,「嗯……嗯……嗯……!哦……哦……哦……痛!」她口中已有了羞哼的浪吟。看到晴雯的改变,使得我更加像狂风暴雨地猛干着晴雯的小嫩穴,而她也一边挺着那细嫩的小屁股,迎着我的大肉棒。晴雯的阴户被我抽插的无法浪叫,只有「唔哼」地用鼻音表示,她的感受,屁股不断挣扎,而且小浪穴紧紧夹着大肉棒。

我的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更仔细地揉搓着晴雯微微出汗的乳房,我不断地挺起肉棒,好像要把晴雯下腹部完全的塞满,同时不停对晴雯勃起的乳头揉搓。

我的肉棒直套弄着晴雯的小穴,双手揉撚着她已硬挺的大奶头,猛力搓着那双美乳,我怀着淫意强姦晴雯的美妙情形,真有说不出的乐意。我呼吸沈重,加紧继续不断地抽插着,而晴雯的小穴也随之上下的顶动,套弄迎合着我的运送。

没过多久,「我好难过呀!啊啊啊……!」只见晴雯扭腰打颤,身子抖动,双腿抽筋,洩出了她今天第二次黏黏的阴精,里头并还有一丝丝的精液,混合着流了出来!我看了兴奋得狂飙地继续猛攻,直到她洩了又洩。

那小淫穴里的一阵阵浪水冲激,加上阴户肉壁的紧夹感,令我也被诱得忍不住喷射出了浓厚精液,「啊啊啊……啊……!」晴雯再达到了高潮顶点!晴雯的小穴疯狂地吮吸着我的阳精,晴雯的浪态,及洩精后的虚脱感,使她便累得睡在一旁,懒懒地仰躺在床上。

我则拖起自己疲惫的身躯,做了善后的工作。我抱起无力挣扎的晴雯到楼下的浴室,帮她洗好了身子,我就对她说:「870941!妳会忘记刚刚的一切,直到听到我的敲门声,妳才会惊醒过来,而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妳醒来就忘了。」

我重新锁上了浴室的门,穿好了衣服,就敲了敲门,而无知的晴雯只当自己在浴室里睡了一觉呢!但我仍感到奇怪,剩下的女生们怎幺还没有回来呢?到了八点多时,大哥带着惠敏回来了。

我看见大哥回来很惊讶,但更惊讶她会带着惠敏回来,惠敏回来就直接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于是我问大哥:「你怎幺会跟惠敏一起回来呢?」大哥淫邪的笑着说:「早上我就和惠敏要了手机号码,一下课我就约她在巷口的麦当劳吃饭,再将她催眠带她上宾馆喽!」(该死的被大哥抢先一步了!)我心想着,又问:「干嘛不带回家?要在外面花这个钱?」大哥回答说:「我只是试试看,从来没有带女人上过宾馆,总要嚐嚐看是个什幺滋味嘛!」大哥问:「还有谁回来了?」我说:「维灵和紫铃还没回来。」他说:「这样啊,她们已经专二了,和同学一起出去的时间比较多也是应该的,不然干嘛到外面租房子?」我心想这倒也是,我又对大哥说:「那我们要小心她们有男朋友。」

大哥疑惑的问:「为什幺?」我说:「这还不简单,我们要干她们,要是她们有男朋友不是最清楚她们的身体吗!万一她们和男友有约,正巧被我们留下来过夜,那她男朋友会不会来问东问西的?」「嗯!好像有危险!那该怎幺办?」大哥问我。我说:「找个时间问问看,若是有就用催眠要她分手。」大哥笑着说:「你真是太贱了!不过我喜欢!」

我又对他说:「还有以后你干完她们后要让她们吃避孕药,不要忘记了,若是怀孕那就麻烦了。」

「嗯!我知道了,这不用你教我早就想到了,要不然……」大哥点点头说,大哥又说:「不过明天我就要回宿舍了,这些大概不干我的事,以后我週末才会回来,也可能不回来了。反正我也……」他神情犹豫的停了下来不说了。

我追问他:「你是不是也搞上了哪一个?噢对,你之前和我拿了药,你那里也有女人对不对?」他不好意思的说:「被你发现了!」我又说:「哇!大哥,你这很不够意思耶,这种好事都不说,你有几个?是谁?」他说:「一个是同学,另一个是邻居的女儿啦。」我说:「有空记得带回来看看!」他敷衍的说:「好!」

***********************************

今天又是我先回到了家,于是我等着第一个回来的女人。

「喀!」门把转动了一声,回来的是紫铃,她看见了我,向我问了声好,慢慢的关上了门,我上前一个箭步,一把抱紧了正要进房的紫铃,搓揉着她丰满的乳房。

紫铃吓了一跳,不停的挣扎推开了我,叫着:「你……要做什幺?」

紫铃不停地往后退,终于被身后的桌子抵住了,我抓住紫铃的书包,把它扔到了旁边,然后伸手握住紫铃右边的乳房,虽然隔着制服和胸罩,但那柔软的感觉仍是那样直接。

「不……不要……放开我……呀……噢……不要……不……」紫铃哀号着,身子不由得向后仰,我顺势用右手抱住她的大腿,把她抱起,再放到了沙发上仰躺着。

紫铃在惊悸中急忙试图坐起,我把她按了回去,左手继续隔着衣服揉捏着丰满的乳房,右手则抚摸着裙下的大腿。

此时,我心里悸动不已,下体也已膨胀起来。

「啊!住手……救命啊!呀……噢……你……不要……不……你不可以这样做!」

我移开大腿上的右手,伸到了紫铃的胸前,双手用力把制服撕开,钮扣一颗一颗地飞出,紫铃的胸罩露了出来,胸罩下麵挺拔的乳房因为紫铃的挣扎而晃动着。

我用手插进罩杯往两边一拉,一对秀美的乳房挣脱束缚跳了出来,在下方的罩杯和吊带的紧绷下更加撩人。

我立刻握住这美丽的乳房,俯下身去用嘴含住右边粉红色的乳头。

「啊……呀……!」紫铃的眉头往上一扬,身体微微颤了颤,「求求你不要……她们马上会回来的!」紫铃哀求的说。

我对她说:「不行!看到妳这幺性感的身体,我的肉棒已经硬起来了。」

我的舌头不停地挑逗着乳头,紫铃的全身猛然一热,一股电流立刻传遍身体的各个部位,令自己的反抗越来越弱。

眼看着紫铃的衬衣被拉到手臂上,圆润而又细緻的肩头和饱满的玉乳在我的玩弄下份外迷人,只觉得下体渐渐紧绷起来。

我发现自己舌头下的小乳头渐渐立了起来,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淫笑,我顺着紫铃的胸部往平坦的小腹部舔吻下去,双手同时拉住校裙的裙襬往上一掀,映入眼帘的是紫铃的丝质三角裤,又紧又小的丝帛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隆起的阴阜上那一团黑色。

我分开了紫铃的大腿,清晰地看到三角裤的中央有一片明显的湿痕,将一条肉缝的轮廓勾勒出来。…

「紫铃,已经湿了耶!那我可要嚐嚐了。」

我的嘴唇贴上了那迷人的地方,一股美妙的女人体香夹杂着酸酸的味道涌了上来,紫铃的蜜汁立刻浸透薄薄的丝绸流入我的嘴里。

「呀……不要……那里……不要……不……!不要!那里不可以!」紫铃夹紧双腿,可是在这之前,我的舌头早已经滑入紫铃的淫穴里了。

紫铃试图用手推开我的头,但是当我的舌头隔着内裤灵巧地舔弄着肉缝时,她的手竟然越来越无力,只感觉心头一阵狂跳,体内深处有一股难以名状的热流无法阻止地往外奔涌。

「呀……!」紫铃的头不停地晃动着,一抹红晕渐渐露上面颊,慌乱中她把右手伸到自己嘴里咬住四个指间,左手紧紧抓着桌子的边缘。

「啊……噢……啊……呀……!」紫铃的呻吟撩动着房间里的我,在这淫靡的场景下心跳不已。

此时,紫铃的丝质三角裤在不断涌出的淫液的浸濡下已经湿了一大片,变得越发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那美妙的部位。

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膨胀的下体,我急速地解开腰带,脱下牛仔裤和内裤,那昂首挺立的肉棒像一门进入待发状态的火炮指向紫铃淫靡的胯间。

「我会给你买一件更性感的!」我把右手插到紫铃右边腰间三角裤里,抓住花边鬆紧带:「我喜欢这样……!」

「呀!不要……」

「嘶拉!」一声清脆的破裂声,紫铃只觉下体一凉,三角裤从右边被撕裂飞向左边的大腿,遮住羞处的丝帛离开了胯间,上面残留的稠密淫液与阴部拉出一道丝线然后断开。

我拉住三角裤的残余部份往下一拉,破碎的三角裤顺着左大腿滑到了左脚踝上,紫铃赤裸的阴部暴露在我的面前,不太密但也不稀少的阴毛微微向上耸起,隆起的阴阜下,鲜红的肉缝被涌出的淫液浸润得份外迷人。

我上前搂起紫铃白晰的大腿往上提了一下,把她往自己面前拉了一点,用肉棒在肉缝上轻轻地摩娑着,我扶正自己的肉棒,硕大的龟头已经抵在紫铃的肉缝处,我抱住紫铃的美臀控制住力量慢慢收紧自己臀部的肌肉,龟头把肉缝缓缓挤向两边侵入了紫铃的身体…

「咿……咿呀!……痛!……」

我感到紫铃的阴道内有一层黏膜阻住了龟头的前进,不由的立刻亢奋起来,(紫铃……还是处女!)我立刻用力把肉棒往紫铃湿热的阴道内猛地一送……

「咿啊呀!!……」紫铃发出一声长长的悲鸣,只见她的下巴往空中一仰,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弯曲着的美腿因为疼痛往空中一蹬,原本挂在脚踝上的三角裤顺势飞了出去。

此时,我并没有急着抽送,我要好好感受一下被紫铃的窄小阴道紧紧包住的感觉,同时,我也在给紫铃适应的时间。

几秒后,我拔出粗长的肉棒,只见一抹血丝伴随着淫液被带了出来。

(紫铃的处女时代结束了!)我再次用力往前一送,然后狠狠地开始抽送起来。

「咿……呀……噢……噢……啊……呀……呀……啊……二房东……不……呀……不行……啊……!我……不……不行……了……咿……呀……!」

随着我的抽送,我的睾丸也不停地撞击着紫铃的美臀,紫铃的身体也应着我的抽送晃动着,一对乳房像钟摆一样来回摇摆,她的双手紧攥着脑后的桌沿,双眸微闭,眉头紧皱,朱唇轻启,自喉中挤出让人销魂的呻吟声。

下体不断涌出的淫液把她和我的阴毛都弄得一片潮湿。

粗大的肉棒与紧窄的阴道壁之间的剧烈磨擦刺激着二人体内的潜在淫慾……

此时,紫铃的意识已经完全被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吞没,她已忘记自己正是被房东压在身下强姦,只是随着我的冲击忘我地娇喘着。

一根热烫的肉棒在自己的阴道里做作激烈的活塞运动,像是飞速运转的机器般冲击着她的性器,紫铃的原始本能被唤醒了。

突然,她明眸一睁,头再次往后一仰,腰部本能地往上一挺,只感觉全身像要虚脱似的痉挛了几下,从喉中发出一声哀号:「咿……呀……!」体内深处有一股激流猛烈地喷洒出去……

我的龟头感受到一股暖热的甘霖,我知道紫铃已经高潮了,紫铃的身体向后仰,强烈的高潮,使已经擡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地上,雪白的脸变成红润,下体微微颤抖。

听到紫铃如泣如诉淫蕩的哼声,我感到强烈的兴奋,「噢噢噢……噢噢噢噢……啊……!」紫铃正在我的强姦下啜泣。

于是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性技巧都发挥在紫铃的身上,我反覆地用肉棒进行三浅一深,插入后改变肉棒的角度旋转,同时用手指捏弄勃起的乳头。紫铃的淫穴里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壁紧缩地缠住肉棒。

我让紫铃躺在我的身上,不断地将屁股上下擡动,汗珠从她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沟上,肉棒和淫穴的结合位置发出摩擦的水声,丰满的乳房不停的摇动,原来窄小的阴道慢慢鬆弛,分泌出更多淫水的肉壁包围肉棒。

我看着紫铃的脸,虽然是被强姦,但还是可以看出来紫铃满足的淫蕩表情,看紫铃自主的摇动屁股套着肉棒,有时当肉棒完全插入她淫穴时,紫铃还会转动屁股让肉棒在淫穴里磨着,就产生极大的兴奋。

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就这样一来一往地抽插着,又让紫铃坐在我的腰上,头向后仰,屁股也不断地擡上擡下。

我也开始做猛烈的抽插,紫铃露出忘我的表情,摇头时黑髮随着飞舞,双手抓住我屈起的双腿,指间陷入肉内。

我每一次深深插入时,紫铃美丽的双乳就跟着摇动,汗珠也随着飞散。我抽插的速度加快,经过最后猛烈插入后,紫铃阴道里的嫩肉又开始痉孪,「不要了……我不行了……!」同时身体就像断了线的木偶向前倒下。

这时候紫铃的身体留下强烈余韵,全身微微颤抖,可是身体无法就离开男人的身体,于是我不失时机地用力插向她的体内最深处,将蓄势已久的精液猛烈射向紫铃的子宫,紫铃感到滚烫的液体打在自己的子宫内壁……

休息了一会,我看了看一旁的紫铃,只见她还昏昏沈沈地躺在地上,我摇摇…头,走过去抱起紫铃,微笑道:「紫铃,妳要再上场了。」说着我蹲下身抱起了她,然后站起来,走向我的卧室。

我抱住她的纤腰将紫铃放下来,看着全裸的紫铃,心里不住狂跳,下身的肉棒又缓缓地立了起来。我腾出一只手从身后抱住紫铃的大腿,然后像抱小孩似的抱住另一只,让紫铃的背倚在自己胸前。

「快乐的时间到了,紫铃,我们再来一次吧!」我将紫铃的双腿分开,让她的私处对着我的龟头,猛地向前一挺,肉棒便整根地吞没在紫铃紧窄的阴道内,「啊……!」紫铃同时发出了呻吟。

我又将紫铃提了起来,然后又放下,随着我的动作,紫铃的身体在我的身上…起起伏伏,淫液顺着我的肉棒往下流,很快就把二人的阴毛弄得一塌糊涂,我适时地把紫铃的身体往前一送,紫铃的身体往前一倾,她的手便本能地撑在我的肩旁。

她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而我也在不停地向上送着腰身,我的神智此时已经越来越迷茫,喘息声也渐渐粗重,我伸出手握住紫铃晃动的乳房,用力地揉捏着。我感觉自己又有些反应了,我站在紫铃的头上方跪了下来,那巨大的肉棒在她脸上不停的晃呀晃。

我抓住紫铃的秀髮,让她那美丽的脸仰了起来。她睁开迷濛的眼睛,我用暴力把紫铃挣扎的头转过来,让她那可爱的小嘴压在他的肉棒上。

紫铃为自己不幸命运感叹,因为没有能力拒绝我的威迫,伤心的流下眼泪。

在这剎那间,晴雯闻到一股鱼腥的味道,她忍不住把脸转开,「呀……!」紫铃吓得尖叫一声,当她明白过来时,我已经抓住她张口的一剎将肉棒送进了她的小嘴里,我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立刻引起紫铃的呕吐感:「嗯……唔……唔……唔……!」

我的肉棒在紫铃的口腔中肆虐着,每次都插到她的喉头才收回来,紫铃只觉得口中有一股强烈的酸涩味道,有我肉棒上残留的自己的淫液、血渍、还有我的精液。

而我的抽送也不断加速,令紫铃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每次插到底时自己的睾丸撞击到紫铃的下颌和紫铃的嘴唇触到肉棒根部的快感都令我异常兴奋。

我用力把紫铃的头往自己的肉棒按,渐渐地我露出一丝淫笑,此时的我已经快把持不住,我突然捏紧手中的乳房,猛地把腰一挺,向紫铃的口内猛烈喷射着浓精。一股白色的粘液向自己的口中喷了出来,「嗯哼……!」

紫铃只感觉到一股股滚烫的液体不停地喷洒在自己口中。

我把紫铃从身上拉到一边,将她的校服衬衣拉下,从背面解开胸罩背扣,揭罩杯从她的头上绕过,胸罩肩带顺着两臂滑到手腕上。

「你……你……又想要做什幺?」紫铃怔怔地问。我一面用胸罩捆着她的手腕一面说:「你待会儿就会明白了!」捆好紫铃的手,我再次来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秀髮使紫铃的脸尽量后仰,然后把自己还未完全软下的肉棒在紫铃脸上来回磨擦,不一会儿就让肉棒上涂了一层精液。

紫铃不明白我的意图,只能呆呆地任我摆弄。

我又走到紫铃身后,我把紫铃推倒俯卧在地上,掀开它的校裙,让紫铃圆润的臀部对着自己。

「喔……!好美的风景!」我感叹道。

只见紫铃的肉缝上一片湿漉,肉缝的上面有另一个菊状的肉洞,我伸出手在紫铃的肉缝上捞了一把,一股混合的液体便流到了我的手上。

「嗯啊……你……干什幺?」我淫笑着将手中的液体往紫铃的小穴里一抹,「呀!!……你……」紫铃眼睛一睁,立刻明白了我要从后面再干她一次。

「不……要……不要!……不要……!」紫铃哭喊着,试图挣扎,但手被自己的蕾丝胸罩紧紧缚住,一切是那幺徒劳。

我扶正紫铃的玉臀,扶正龟头抵在阴户的口上,用力一挺腰,「呀……!」紫铃感到自己的小穴似乎要被劈成两半似的,剧烈的疼痛使她流出了眼泪。

虽然有液体的润滑,但我还是感到了巨大的阻力,我不顾紫铃的哭喊,用力地往前推进,直至整根肉棒没入她的体内,然后狠命地抽插。

「呀……哦……噢………啊……!」紫铃被撞击得无意识地呻吟着,眼泪顺着白晰的脸颊流到地上,将那残留的精液也沖了下来。

此时,我看到淫靡画面,下体又有了反应,「啪!啪!啪!」撞击声迴蕩在房中。

紫铃的双腿夹紧了我的腰部,併拢伸直,我明白这是紫铃迎接高潮来临的姿势,我低哼一声,连连又快又深的插入。

我也跟着紫铃屁股的摇动而改变方式,他的屁股像波浪一样的抛动,肉棒在紫铃的淫穴里慢慢的抽插,当紫铃擡起屁股时,我就用双手抱住屁股,肉棒往上深深插入,然后又变成在淫穴口戏弄。

「啊啊啊……啊……啊……啊……喔……!」每一次都使紫铃都发出痛苦和快乐混在一起的哀怨啜泣声。

紫铃也以夹紧屁股的肌肉,挺起淫穴作为回应。

她早已迷失自己,因为身体涌出来的快感让她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回应,她只能本能的回应着男人的抽插。

紫铃尖叫一声后,全身随即僵硬,身体粉碎般的强烈高潮袭击着她的大脑,全身都不断的颤抖。

「啊……!」我发出一声低沈的吼叫,我用力往紫铃的体内一挺,将第三股浓精喷在了紫铃的阴户里。

我重重地往前一倒,将紫铃压倒在身下,紫铃也在同时喷出了淫液,飞散的白浊液体撒到了紫铃的美臀上……

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精液味,我沈浸在无比的余味中,当我抽出肉棒之后,紫铃还是不能动弹,身心都被击倒,只有在暗地里低声地哭泣收拾了一下,我对他说:「870941!妳会忘记刚刚的一切,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妳醒来就忘了,现在妳先穿上衣服再回房吧。」

等紫铃回到她房门口,我才对她说:「干死妳!」

她惊了一下,转头问我:「妳有叫我吗?」

我摇摇头,她就进了房间。今天家里只有我和她们四个,我叫她们来客厅有事要说,紫铃还俏皮的问:「是不是要涨房租?那可不行呦!」

我说:「妳们来就是了。」当她们来到客厅坐下时,我说:「870941(她们进入催眠状态),请注意以下的指令:妳们是二房东的性奴隶,以后二房东就是妳们的主人,二房东要妳们作的事,妳们都不会抗拒,并乐意去做,这是妳们的义务。(重复一次怕她们听不清楚)

听清楚妳们是二房东的性奴隶,以后二房东就是妳们的主人,二房东要妳们作的事,妳们都不会抗拒,并乐意去做,这是妳们的义务。

干死妳(她们又醒了过来)!」我发给她们一本簿子,对她们说:「以后妳们要排班,不是安全期的要叫我起来,或是做早餐给我们大家吃,剩下的人要陪我洗澡和睡觉,和朋友有约要先…告诉我。妳们明白了没有?」

她们不约而同的说:「是!」我点点头表示嘉许,又说:「妳们有男朋友的举手。」只见维灵害羞的举了手,我问她说:「你们有没有发生过关係?」

她羞涩的摇摇头说:「还没有。」我说:「很好,那妳就找时间和她分了吧。」

维灵想说些什幺却没说,答了声:「是。」我说:「他如果问妳为什幺,妳就说妳喜欢的不是他,是别人就行了。」

维灵又说了声:「是。」之后我就和她们排时间,又对她们说明天就要正式开始了。

上一篇:三人行必有我师

下一篇:老公开车老婆挨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