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表妹小雅【第四章】【终】
表妹小雅【第四章】【终】
第四章

                (一)

  我心急如焚的赶到深圳,到了林岚家,开门的是她妹妹。

  “姐夫,怎么是你,你好久没来了!”林倩一脸惊讶的说道。

  “你姐呢?”我焦急的问道。

  “我姐出去了,她刚回来过,然后收拾了东西,说要出去出差一趟,就走了。”
林倩说道。

  “收拾了东西?知不知道她去哪了?”我心里愈加不安起来。

  “她脸色好吓人,我没敢问啊。”林倩说道,“姐夫,你是不是跟我姐吵架
了,我看她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嗯,我惹她生气了。”我胡乱的说道,“知
不知道她可能会去哪里?”“不知道呀。”林倩说道,“姐夫,你怎么这么久不
过来,不是说好的会娶我姐吗?如果你不要我姐了,我现在可不能嫁给你了,因
为我有男朋友了。所以,你要考虑清楚,我姐可是一直在等你的,连男朋友都没
谈过呢。”我长叹一口气,问她要过手机,她有点奇怪的问你怎么不自己打给她,
我说你不是废话么,她要是接我电话我还找你干什么。

  “喂,又怎么了?”那头终于传来林岚的声音,我一下万分激动。

  “林岚,你听我说……”我刚开口,那头就挂断了电话,再打过去已经不接
了,我不停的打,然后就关机了。

  “看来你这次真惹我姐生气了,她平时对我生气都不是这个样子的。”林倩
咬着嘴唇说道。

  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叮嘱她如果林岚回来一定通知我,看着她点头我才
走了出去。

  我开着车在深圳漫无目的的到处游荡着,期待着能遇到她,虽然我知道这样
的机会跟大海捞针差不多,但是看到跟她一样的车,我就会马上跟上去,甚至到
后来只要看到红色的车,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过去看看。

  和李燕都发了消息给我,问我找到林岚没有,我只能给她们无奈的回答。

  林倩的电话我都不知道打过多少通了,一直关机,就这样杳无音讯。我怕错
过林岚回来,就这么在这个城市里游荡着,直到路灯晾起来,城市一片霓虹,繁
闹的景象让我更加落寞。

  我沮丧的回到林岚家,她妹妹还在,我在家里四处转着,看着那些残留着林
岚气息的东西,一阵酸楚,林岚走的很匆忙,很多东西都没带走,当我翻开抽屉,
看到那被遗留下来的我们的照片时,翻过来,后面居然写了一段话:我或许败北,
或许迷失自己,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或许我已失去一切,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
徒呼奈何,至少我有值得等待,值得寻求的东西。

  这是村上春树的话,显然我就是她一直等待的那个人,想到这里,我心如刀
割,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林倩递过来一支菸,我接过来,她替我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

  “什么时候学会抽菸了?”我问道。

  “怎么,不吸那个了,抽菸总没什么问题吧。”林倩说道。

  “你姐不喜欢烟味的。”我说道,想起林岚每次虽然不喜欢烟味,却很少阻
止我抽菸,因为她说男人总是有很多烦恼,如果烟可以让我烦恼少一点,那她也
不会反对我。

  “我知道,我不在她面前抽的。”林倩说道,“姐夫,跟我讲讲你们的故事
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猛吸了一口,看着缭缭的烟雾,整理了一下回忆,
开始跟林倩讲起我和林岚的故事。除了的那段,我一五一十的全部都告诉了
她,我沉浸在记忆里,心也越来越沉重,讲完之后,我已经抽完了一包烟,眼角
也有了泪痕。

  “姐夫,对不起,都是我害的你们这样。”林倩听完之后心情也低沉下来,
一脸愧疚的说道。

  “没事,只要你姐能回来,那些都不算什么了。”我说道。

  “其实我姐一直过的不好,她每天精神都很差,睡不好,又不吃东西,还没
事就喝酒,瘦的让我都心疼。”林倩说道,“后来有一次你妹妹过来了,送了她
一个盒子,从那天起,她忽然就开心起来,她给我看盒子里的项链,说是你送的,
还每天都跟我说不要把家里弄脏了,你姐夫就要来了。”“有一天她还让我帮她
刻个纹身,我那时候还奇怪她不是一直很讨厌我身上的纹身吗,怎么自己也要弄
个纹身,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你的名字。想到你们能重新在一起,我心里也是很
开心的,毕竟自己以前做过那么多错事,还害你们分开了,如果你们能重新走到
一起,我也不至于太内疚。”“所以你过来的那天晚上,我跟我姐出了那个主意,
我姐犹豫了很久,又怕你介意,又怕我介意,其实,对我这样的女人来说,你不
嫌我脏我已经很高兴了,何况自己还欠你那么多。后来我姐还问我好多细节,什
么怎么做的啊,你姐夫满不满意啊等等,真是奇怪,她跟你在一起那么久,怎么
还要问我。不过我都告诉她了,但是我不知道姐夫满不满意啊,我姐就说,那你
自己满不满意,我说挺满意的,姐夫比那些男人都厉害,我姐就笑了起来,看来
很满意我的答案。”我听着林倩的话,却没有一丝想笑的感觉,心里反而更加酸
楚。

  “后来我姐就变得开朗起来,又开始吃饭了,有时候李燕过来,我们一起玩
的还挺开心的。不过你后来就再也没来过,我姐慢慢又变得难过起来,她经常去
李燕那里,我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或许只是找李燕谈心吧,反正她也不愿意跟
我说她的心事。”“我姐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好几个男的追她,不过她都拒绝了,
连吃饭的机会都不给人家,那时候我知道她在等你,可是你一直都不来。”林倩
说着,脸色忽然悲伤起来。

  “后来我爸的病越来越重,老人家也不肯再去治,我知道他不想再让我们花
钱。临走的时候,我们俩都回去了,我姐非常难过,我问她为什么姐夫没有过来
看看我们,看看爸最后一面也好,他老人家也走的安心,可是我姐说你忙,就不
要去打扰你了。后来她给我爸看你们的照片,她带了一大本相册,全是你们的照
片,她说这是我爸以后的女婿,后来我爸就安详的走了。”我想着林岚该是用怎
样的心情给她爸看我们的照片,心里的悲伤如潮水般涌上来,我抱住林倩,失声
痛哭起来,林倩也在我怀里哽咽着,浑身颤动着。这一对苦命的姐妹,到底经历
过多少痛苦的磨难啊。

  “好了,姐夫,”林倩抬起头来,擦去我脸上的泪水,“等我姐回来,我一
定告诉她,你为她哭了,还哭的很难过,她如果知道你这么在乎她,一定不会再
生你的气的。”我点点头,深吸一口气,“你也要好好生活,现在你姐是你们家
的家长了,你可不要惹她生气。”“我最近都很听她话的,工作也很认真,我找
了个男朋友,是我们老家的,我姐说,等过段时间就给我们准备婚礼。”林倩说
道。

  “那姐夫也祝福你们,到时候婚礼记得通知我,我一定去参加。”林倩点点
头。

                (二)

  我在林岚家呆了一晚,林倩去睡觉了,我在沙发上枯坐了一夜,可是林岚始
终没有出现。

  第二天我回广州的时候,林倩有点心疼的说,你一晚没睡,要不要休息一会
再回去。我摇摇头,因为我知道家里还有小雅在,她的状态不会比我好,不管怎
么样,她终究是我妹妹。

  一路上我努力控制自己,却还是差点因为打瞌睡撞上别人的车,我吓出一身
冷汗,如果我就这么出了什么事,那林岚下半辈子该怎么过。想到这里,我打起
精神,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广州。

  回到家,我无比失落的发现,小雅已经走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留下一张
纸条。

  “哥,我回上海了,很难过,也很开心。

  难过是因为我让你们又分开了,我真的很责怪自己。其实我一直盼着你们在
一起的,所以我才会把项链送给她,因为她比我更配拥有你的爱。林岚真的是个
好女人,所以,你一定不要放弃,等她回来好好跟她谈谈,我相信她会理解你的。
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跟她解释这一切。哥,你连我那么艰难的事情都愿意帮我
去争取,为什么不愿意为自己的幸福努力一次呢?

  我一直开心有这么好一个哥哥,他愿意为我付出一切,愿意为我赴汤蹈火。
每次在我受伤的时候,总有个温暖的怀抱在等我,这或许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吧。所以昨天晚上本来我是想以那种方式感谢你的,可是没想到自己却做了错事,
我真的没办法原谅自己。但是你一定要勇敢起来,不要再去责怪自己,化悲伤为
动力,好好为幸福加油吧。

  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对我好,让我一直被你感动着,你曾经问我后悔过没有,
其实我唯一后悔的是没有把第一次留给你,那或许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了,这是我
最大的遗憾,总觉得亏欠你的。以后你要好好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会为你祝福的。

  你也不用担心我,我说过了,有你在,我就有勇气开始新生活,如果你过的
不好,我会一辈子活在痛苦和内疚中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我才能向
你学习,你也一定要祝福我哦。

  最后说一句,好好过完这一辈子,如果你愿意的话,等下辈子好吗,下辈子
我一定做你妻子,一辈子爱你,一辈子跟你在一起。“我心如刀割,我一下子就
失去了两个最爱的女人,就像失去了整个世界。从小到大哪怕摔断腿,跟人打架
头破血流,被抓进看守所关上几天几夜,也从来没有哭过,可是这两个女人却让
我止不住的流泪,我无法控制我自己,泪流满面。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林岚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再也没出现
过。

  小雅去了上海,虽然经常给我发来消息,但我知道,那个梦已经永远不会再
实现了。

  我后来去找过李燕,李燕看着我,摇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其
实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她后来打过电话给我的时候在西藏,现在我也不知道她
在哪里。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我有点愤怒的说道。

  西藏那么大,你怎么去找她?而且她跟我说了,如果我告诉你,她就跟我断
绝关系,以后再也当没认识过。李燕说道,我颓然的瘫在沙发里,看来林岚这次
真的绝望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她这么伤心?”李燕好奇的说道。

  “我没办法跟你解释,”我叹口气,“这么说吧,如果我跟你发生了关系,
那样对她的打击有多大,我对她的伤害就有多大。”李燕看着我,眼神复杂,良
久,她也叹了口气,说道,“哥,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不过,你还是想
想怎么能改变以后的路吧。”

  我去了林岚的咖啡店,刘经理告诉我,半个月前,林岚来过一次,说她不做
了,然后把股份都卖给了我们,我们那时候还劝她,毕竟这么多年的同学,虽说
大学城那边的生意不太好,但是我们这里状况还是很不错的,她原来投资的股份
现在都翻了几倍了,这样卖掉未免太可惜了。可是她坚持要卖掉,我们也挽留不
了她。

  刘经理不方便告诉我林岚到底卖了多少钱,但是我能想到那肯定不是小数目,
她拿了这么多钱准备去做什么呢?

  公司这段时间因为我不在,略微有点混乱,所幸刘妍在我的遥控指挥下,帮
我处理了大部分的事,我不在的时候,她一下少了很多收入,毕竟我们业务主管
并不敢擅作主张把模特的工作全部交给她,所以,当我慢慢恢复在公司的生活时,
对刘妍也有点感激起来。

  我原来有辆科鲁兹,虽然买了有几年了,但是看起来还可以,如果你不介意
的话,就先给你开吧。有一天,我对刘妍说道。

  刘妍一脸兴奋,她想有辆车的梦想已经很久了,虽然林倩不喜欢这车,觉得
是男人开的,但是刘妍却十分开心。

  “可是我没有驾照啊。”刘妍说道。

  “没事,有空的时候我教你,反正现在驾照可以自己报考了,也可以帮你省
了学车的钱了。”我说道。

  刘妍连连感谢,看着办公室没人,飞快的在我脸上亲吻了一下。

  “安哥,晚上去我那里吗?”刘妍低声问道。

  我摇摇头,最近心情低落,对女人几乎已经没有欲望。刘妍看着我,然后有
点失望的走开了。

  有一天,小雅告诉我,林岚回覆她的消息了。我赶紧问她林岚现在在哪里,
小雅说林岚不愿意告诉她。

  那她跟你说什么了?我焦急的问道。

  “她说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过我说我已经没在广州了。”小雅的回覆让我非
常失望,不过她接着说道:“那天我把我们所有的事都告诉她了,包括杨辉的事,
后来她回覆我了。”小雅说道这小丫头居然会钓我胃口了,我赶紧问她回覆的什
么,小雅便把林岚的回覆复制给我。

  “我不怪你,你们的感情比我长的多,也深的多,你也是个不容易的女人,
受了那么多苦,有个这么好的哥哥,是我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如果我是你,可能
还没有你那么理性。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吧,让我也体会到了他那时候的感觉,所
以,我已经不怪任何人了,缘分的东西都是上天注定的,不必强求。如果你愿意,
以后我还当你是妹妹。”这是林岚的回覆。

  “那她有没有说她现在在哪里?”我问道。

  “没有,不过她说她现在过的很好,让你不要担心了,要记得你们的诺言,
好好生活下去。”小雅说道,然后还给我发来一张照片,林岚消瘦而憔悴,不过
精神看起来并不算太差。

  “她还戴着那条项链呢,我问她了,是不是还放不下你,如果是这样干吗不
给你一次机会。她说不是,因为项链是我送给她的,所以她才戴着。”小雅说道。

  看着林岚的样子,虽然听她的语气,似乎不愿意与我再有任何交集,但起码
知道她现在还安定的活着我那悬着多日的石头也终于放了下来。

  无论林岚是否愿意原谅我,我会遵守我们的诺言,还有和小雅的诺言,好好
生活下去的。

                (三)

  林岚再也没有消息,我慢慢也死心了。

  那天我带着刘妍去拍外景,刘妍又可以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站在镜头前
了。非常开心。

  回来的路上,公司的车先走了,我和刘妍留在最后。一路都是很偏僻的路,
几乎没有车经过,我示意刘妍凑过来,她以为我对她有欲望了,有点兴奋的说,
安哥我们去后座吧,后座宽敞点。

  我敲了下她的头,想什么呢,过来我教你开车!

  安哥,这不是你新买的车么,这么好的车我可不敢开,万一碰坏了我哪赔得
起啊。刘妍有点紧张的说道。

  “我都不介意,你怕什么,要真碰坏了你就让我睡个十年二十年的就差不多
了。”我有点生气的说道。

  “哎,安哥,我就这么不值钱啊,让你睡个两三年都够本了,还十年二十年
的。”刘妍娇嗔到,居然没有生气。

  “这不就完了,那还怕什么。”我说道。

  刘妍这才放心的坐上驾驶室,我一边示意她动作要领,一边教她怎么掌握技
巧。

  “眼睛看着前面,握好方向盘,挂挡,松离合,慢慢松,这边轻轻踩油门,
不要太用力……”车慢慢向前走起来,刘妍看着自己终于能把车开动了,异常兴
奋。

  其实刘妍已经考过科目一,只是一直没机会去练车,今天终于能开上了车,
心里自然开心。在我的辅导下,她慢慢的娴熟起来,在那段无人的路上来回转着,
技术也慢慢熟练起来。

  “其实开车跟做饭一样,多做几次就能掌握了。”我说道,“可是我都不怎
么会做饭呀。”刘妍嘻嘻笑着说道。

  我哭笑不得,“你这样以后怎么嫁得出去。”“没事,以后我男人会做饭就
好了,大不了天天去外面吃。”刘妍嘻嘻笑着。

  回到广州天已经快黑了,刘妍问我要不要出去吃饭,我摇摇手说最近没什么
胃口,刘妍边说,那我去买点吃的,要不我陪你喝点酒?看你最近老是心事重重
的样子。

  不怕喝醉了乱性么?我说道。

  刘妍嘻嘻笑着说,那就乱呗,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你常常这样勾引男人啊?

  没有啊,我跟那些女人不一样。刘妍赶紧摇摇头,看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举起手说,我发誓,从遇见你以后,除了你之外我没有跟任何男人上过床。

  好了好了,逗你玩呢,你还真信了。我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心里倒是有
点惊讶。

  那是刘妍第一次来我家,她显然好奇我家里居然那么干净整齐,我说这都是
我前女友和妹妹的功劳。

  她看着我桌上的照片,说道,安哥你真是风流啊,这么多前女友。

  “别瞎说,那是我姐和我妹妹。”我叹了口气,“不是说陪我喝酒么,怎么
跟家访似得。”“来,”刘妍给我倒上酒,“我陪你喝酒,你给我讲讲你的感情
故事好不好,为什么你一直是单身呢?”我本来不想讲,可是心情低落,于是我
就给她讲了小雯的故事,讲了小雅的故事,当然,略去了我跟小雅的关系。

  “所以,就是那次留下的疤呀?”刘妍抚摸着我头上的疤痕,说道,“看不
出来,你还是挺有情有义的男人。”“我什么时候无情无义了?”我有点奇怪的
问道。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以为你只是个花花公子………”刘妍说道,想起那次办
公室的事,嘻嘻的笑起来了。

  “那是……咳咳……”我有点不好意思。“算了,谢谢你陪我喝酒,还愿意
听我说这么多废话。”“也谢谢你今天教我学开车,来,干杯。”刘妍冲我举起
酒杯。

  喝到兴起,我取下了墙上的吉他,刘妍看着我,一脸惊讶。当我再次弹起那
首歌时,刘妍也跟着我一起唱了起来。

  我看着这个女人,彷佛看到了李燕一样,仗义直爽又细腻温柔。

  李燕从高中开始就替我抄作业递答案,比赛的时候帮我拿衣服背包送水,训
练的时候还跳啦啦操给我解闷,帮我给小雯送信送礼物,每次我缺钱的时候她从
来不含糊,可是她喝醉的那次我却残忍的拒绝了她,那时她还是第一次。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第一次都被拒绝该对自尊心是种多大的伤害,而且我
还常常拿它来开玩笑,可是李燕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也没有生过一次气。还在
林岚面前说我的好话,什么既有小贝的单纯专一,又有宋思明的沉稳干练,现在
想来简直就是笑话,事实上,我比郭海萍的丈夫还懦弱。

  “燕儿,对不起。”我喃喃的说道。

  刘妍一脸惊讶,她显然听成妍儿了,脸上的表情一下风情万种起来,“为什
么这么说,你又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我清醒过来,只能将错就错的说道,“因
为除了钱我什么都给不了你。”“那已经够了啊,”刘妍说道,“你看看楼下那
来来往往的人,哪个人不是为了钱在这里奋斗?这世界上愿意为你花钱的人不一
定爱你,但是不愿意为你花钱的人肯定不爱你。你知道,我认识的那些女模,她
们跟着出入的那些有钱人,吝啬又小气,看起来好像出手大方,谁知道他们有多
少种变态的要求?”我突然想起林岚,忽然一阵心痛,像冲动一般,将她抱在怀
里。

  “不要说了,对不起………”刘妍有点诧异的看着我,不过还是温柔的抱住
了我,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我,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今天我好好补偿你吧。”我说道,然后低头吻住了那红艳的嘴唇。

  我今天的样子让刘妍感觉很奇怪,不过当我吻上她的时候,她还是温柔的接
纳了我。

  我亲吻着她,像发泄一样迫切的撕着她的衣服。

  “安哥,我自己来吧,不要撕坏了。”刘妍低低的说道。

  “撕坏了再买就是。”我不理会她,然后把她撕得一片精光,光滑的身体赤
裸裸的在我面前。

  “一身都是汗,去洗澡吧………”刘妍说道。

                (四)

  我把她横抱起来,然后进了浴室,水珠洒落下来,刘妍像在玩心爱的芭比娃
娃一样,仔仔细细的帮我清洗干净,然后跪在我身前,用她那温热的口腔包裹住
我那坚挺的分身,用力吮吸着让它膨胀如坚硬的铁棒。

  我把她抱起来扔在沙发上,俯身下去,在她大腿间来回扫荡,那光滑没有一
丝毛发的大腿间,两片肉唇粉嫩细腻,像少年时代的小雅一样,引诱着我去亲吻
它,吮吸它,用舌尖画着圈圈挑逗那顶端的肉芽。

  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替她亲吻过下体,她一脸激动与刺激,双腿大张着夹
住我的头,欲火升腾的异常迅速,平时需要挑逗很久的她,居然已经湿漉漉的一
片。

  “安哥,你真是厉害,啊…太舒服了……”刘妍放荡的呻吟起来。

  “今天你好好享受吧。”我手指如抚琴,配合著舌尖在她那两片肉唇间循环
着吹奏演绎,没有毛发的阻隔,舌头的湿滑柔软让她如登云巅,身体颤抖起来,
那裂缝里水盈盈的一片。

  “套套呢?”我低声问道。

  “包忘在你车上了……”刘妍脸色酡红,不知道是醉酒还是兴奋,“今天不
用了吧,算我谢你的,你弄的我太舒服了。”“那你好好享受吧。”我说道,挺
身向前,刺入那狭窄火热的甬道内,像被婴儿的嘴吮吸住一般,紧迫而舒服。

  我像找到支点一样,驱动着身体,自然自在的在她身体里来回冲刺起来,劲
道十足却灵活跃动。刘妍尖叫着,她的欲火早已点燃,慢慢的趋于沸腾。她翘动
着腰肢,迎合我的动作,阴道深处像有一股无形的吸力,让我无法挣脱。那几寸
皮肤积累的快感像要爆炸,我缓下动作,改为浅浅深深的抽插,刘妍的欲火便被
挑逗得更厉害,她像煎熬一般的扭动着腰肢,恨不得把我整根吞进去一样。

  “你上来吧,想怎么舒服就怎么舒服。”我在她耳边说道。

  我半躺在沙发上,刘妍翻身下来,却先含住了那湿淋淋的粗棒,毫不在意上
面沾满了我和她自己的淫液,她用力吮吸着,像要把它挑逗到极致的膨胀,才跨
身上来,把她吞噬进去。刘妍晃动着身体,在我身上颠簸起来。

  “喜欢哪张嘴?”刘妍的话充满挑逗。

  “都喜欢。”我说道。

  刘妍像得到鼓励一样,双腿张的很开,她居然低头去看着那交合的部位,看
那光溜溜的肉唇如何被那硕大的龟头挤开,吞噬,拉长。她仰着头喘息着,喉咙
里发出畅快的吐气声,就像水即将沸腾时那样的嘶嘶作响。

  刘妍的高潮来的比平时快的多,平时我总要费尽力气才能在最后让她到达巅
峰,可是今天或许是我的前戏唤醒了她的欲火,她沸腾的时间短了许多。

  “噢………我到了………太舒服了………”刘妍在我身上忘情的扭动着身体,
大声宣泄着身体的快感。

  “想要什么姿势来操我?”刘妍低下头,一脸妩媚的说道。

  我当然没有让她失望,我换了各种姿势来满足她的需要,我在她身体里用尽
了力气,像要从各种角度刺穿她的阴道,她尖叫呻吟着,乳房狂乱的甩动着,在
高潮过后犹如被释放的小鸟,尽情的飞翔,然后又被下一波高潮带上云颠。

  当我终于控制不住那体内的热流,阴茎抖动着在她身体里喷射的时候,我们
瘫软着一起倒在沙发里,她气喘吁吁的躺在我胸口,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真想跟你做一辈子。”刘妍说道。

  我楞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就算我也想跟你做一辈子,你以为你的身体
能答应?再过几十年你那下面跟口枯井一样,而我这下面像煮过的面条一样,连
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刘妍被我逗笑了,“我不管,我要跟你做到做不动那天
为止,明天我就去把你车弄坏,然后让你睡二十年当赔偿。”这下轮到我傻了,
我看着她,“又不是没交过男朋友,怎么就那么想跟我做爱。”“我只跟我男朋
友做过两次,第一次忘记什么感受了,只记得痛,第二次他嫌我毛太多,没有美
感,进去没几下就完事了。”“都说女人会一辈子记得她第一次的男人,你呢,
是这样吗?”我忽然有点好奇。

  “因为第一次很痛?我一点都不想记得他,就像有人刺你一刀,你会一辈子
对他念念不忘?就算真的忘不了,那也是因为恨的。不然的话,那以后每个人谈
恋爱,先把对方打个半死,她肯定一辈子忘不了你的。所以,我才不需要去惦记
这样的回忆。”刘妍显然十分兴奋,滔滔不绝。

  “哦,是吗?”我有点诧异。

  刘妍点点头,然后一脸娇羞的说道,“我情愿一辈子记得跟你做爱时的感觉,
每次想起来就觉得下面很痒一样,然后会不自觉的就湿了。”“因为高潮的感觉
让人难忘?刚才有几次呢?”我问道。

  “这怎么算次数呀,以前跟你做爱,是觉得自己被抛上了云端一样,然后慢
慢飘落下来,这次是上去之后一直下不来一样,就在面前颠簸着。”刘妍想了想,
说道。

  “现在呢,又湿了么?”我问道。

  刘妍点点头,我伸手到她那阴唇间,探进去,黏糊糊的全是我的精液,她看
着我,嘻嘻的笑了起来。

  “居然敢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作势要打她,她嘻嘻笑着跑进了浴室,
然后冲着我眨着妩媚的眼睛,“过来洗干净,让你再干我一次。”我像老鹰捉小
鸡一样跑过去,她尖叫着,我抓住她,打开水龙头冲刷着她的下面,看着她体内
流出来的那白色的精液,我一阵欲火焚身,背后顶住她的臀,按住她就是一阵狂
插,她在浴室里尖叫着,颤抖着,然后再一次被我带上高潮。

  我有时候分不清我跟刘妍到底是什么关系,情人?炮友?小蜜?但我知道,
这个女人变得越来越懂我的身体,也可以用粗鲁的语言和我沟通那些脸红心跳的
感受,这是我从未体验过的。

  但是我对她的感觉也仅此而已,我有点刻意的保持着对她的清醒,甚至昨晚
做爱都选在沙发上,也从不留她过夜。因为那张床只有林岚和小雅睡过,也只有
她们有资格可以睡。

  虽然我和刘妍的身体默契相通,可是心灵却像两个世界。刘妍不是我这个世
界里的人,她太年轻,她无法理解我对感情的深沉,她说这个世界太复杂,与其
背负各种人情世故的压力,不如一切都用钱来衡量,反倒简单明了了。

  张爱玲曾经说过,通往女人内心最短的通道是阴道。

  这句话是林岚对我说的,那天她讲完了自己过去的故事,就对我说了这句话,
她接着说道,可是只有一个人打开了我的心,那个人就是你。

  那时候,我正为自己被她隐瞒真相而怒不可遏,现在想来,林岚说的其实没
错。在这个时代,想满足身体的需要已经越来越简单,可是要找一个心灵的归宿,
却何其容易。说阴道通往女人的灵魂,对,也不对。如果说男人的性和爱是可以
分开的,我不否认,我在别人的阴道里进出的再多,也进不了她们的灵魂,她们
也无法进入我的心,我的灵魂已经被你们占满,如果可以,我愿意放弃整个世界
的女人。

  然而林岚不给我表达的机会,她消失在茫茫人海,再也没有消息。

                (五)

  我的生活像失去了所有激情一样,按部就班,机械而麻木。刘妍已经考完了
科目三,很快就可以拿到驾照了。她每天都兴高采烈,有空的时候就央着我带她
去练车。

  跟刘妍在一起,算是唯一让我放松的时候。那天晚上撕坏她的衣服以后,第
二天我带她去商场,用几千块把她从头到脚重新换了一遍,她就可以为此高兴一
整天,我看着她欢欣雀跃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容易被金钱满足,这到底是幸运
还是不幸呢?

  当我以为生活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继续下去的时候,有一天李燕打了电话给我,
说她知道林岚在哪里了。

  我焦急的让她赶紧告诉我,她叹了口气,说我可是冒着跟她断绝关系的透露
给你,你可不要再让我失望。

  我赶紧说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她是你告诉我的。

  其实以林岚的聪明,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告诉我的,所以,与其说是冒着风险,
不如说已经让李燕陷入了背信弃义的困境里,但是我心急欲焚已经顾不上这么多,
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李燕,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她回长沙了,在家里开了家咖啡店。李燕说道。

  我挂断电话,赶紧让刘妍给我买去长沙的机票,越快越好,刘妍看着我,说
家里出了什么事吗?我点点头,说这可是关系到我下半辈子的幸福,你说该不该
着急。

  刘妍看着我,欲言又止,“有件事我想跟你说……”“等我回来再说吧。”
我对她说道,现在心里只想着赶快见到林岚。

  “那好吧。”刘妍说道,“你一路小心点。”我看着她点点头。

  到了长沙已经是晚上,我家都没回,也没跟我爸妈说,出了机场,径直打了
个车去了林岚那里。

  林岚的咖啡店不大,比原来广州的小多了,布置却很漂亮,外面的招牌低调
而文雅,充满了艺术气息。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走了进
去。

  吧台后面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并不是林岚,而是林倩,她居然也回来了,
原来她一直知道林岚的下落,却没有告诉我,我心里忽然有点气愤。

  “姐夫?”林倩看到我,无比的惊讶,叫了起来,“你怎么来了?”“你记
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我难掩脸上的怒气。

  “对不起啊,我也是刚回来几天而已,”林倩看着我一脸怒气,有点愧疚的
说道,“我姐不让我告诉你,她说如果我告诉你了,她就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我非常生气,这个蠢女人,对李燕如此,对自己妹妹也是如此,难道我就真的让
她这么怨恨?

  “你姐呢?”我问道,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

  “在里面厨房。”林倩指指后面的小门。

  我跑过去,推开门,林岚正带着两个年轻的员工在煮咖啡,看到我,她脸上
显然有点惊讶,不过转瞬就归为平静。

  “你来了。”她的话不温不火。

  我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说,林岚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这边坐吧。”
她带着我走进一个小房间,里面有张小桌子,还有个沙发,看来是她的休息室,
她示意我桌旁坐下,然后说道,“要喝点什么,咖啡还是饮料?”我摇摇头,她
的平静和冷淡让我有点莫名的担心,说道,“看来你知道我会来的,对吧?”
“只是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而已,”她在我面前坐下来,说道,“我昨天才刚
告诉李燕。”“跟李燕没关系,就算你不想见我,也不用老拿这些来威胁自己的
朋友,还有自己的妹妹。”我有点生气的说道。

  “我只是想看看李燕能保守多久秘密而已,”林岚说道,“现在你见到我了,
然后呢?”林岚平静的看着我,她脸庞消瘦,眼神敏锐而清冷,黑色的外套显得
整个人都有种落寞的味道。

  “跟我回去吧。”我说道。

  “然后呢,你娶我?”林岚语气有一丝嘲讽,“你能过的了你心里的那道槛
吗?”“那些都不重要,你走了之后我才发现你在我心里是多么重要,我们不能
重新开始吗?”我说道。

  “我在你心里多么重要?”林岚笑了起来,“我等了你两年,除了那一次,
你有来看过我吗?我连男人的手都没碰过,你呢,身边少过女人吗?”“我跟小
雅……”我还没开口,林岚已经打断了我。

  “小雅都跟我说过了,我不怪她,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林岚说道,“她
说她羡慕我,可是你可以为她打架,为她不惜背叛自己的家庭,为她做任何她想
要的事,这些我有吗,这样的我值得她羡慕吗?”“对不起,”我握住她的手,
“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好不好?”“你不需要弥补什么,你也不欠我什么,”林
岚摇摇头,“很多时候都是我自己自作多情而已,就像你说的,镜子破了,粘的
再好也会有疤痕的,你说这样的生活你不会幸福的。既然这样,何必为难自己?”
“我不在意那些疤痕,因为镜子起码可以让我看清楚自己,看清楚自己想要的是
什么,我不想错过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东西,以前我觉得尊严很重要,可是后来
我才知道尊严就是个屁,我活的再好,钱赚的再多,没有你,那些又有什么意义?”
我说道。

  林岚把手抽回去,看着我,忽然又哈哈的笑了起来,像是自嘲,又像是冷笑。

  “你现在不在意,以后呢?以后你跟我做爱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以前有很多
男人在我身上做过同样的事?你会不会觉得自己舍弃了尊严就换来这样一个破女
人?那是你想要的生活吗?那样的你和我会幸福吗?”林岚冷冷的说道。

  “不要说这些好吗?”我带着一丝痛苦的说道。

  “你根本就过不了心里那道槛。”林岚语气冰冷,带着一丝轻蔑。“你走吧,
我们不会有未来的。”“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做到的。”我焦急的说道。

  “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还能等得起多久,不要骗自己了,缘分这种东西是
上天注定的,我们没有缘分,你也不要再强求了。”林岚幽幽的说道。

  我无言以对,看着她,第一次觉得林岚这么陌生,她就坐在我面前,却似乎
离我有千里之遥。

  “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你见过我了,心愿也该了了,回去过你自己的生活
吧,如果一再这样执迷不悟,我不会再见你的。”林岚站起来,“我本来不想开
这家店的,可是我要给我妹妹一个安定的未来,她快要结婚了,如果我走了,这
家店迟早开不下去的,你忍心见她连一份安定的生活都得不到吗?”“你这是威
胁我?”我心里一沉。

  林岚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这不是威胁,这是事实,只是你不愿意接受而
已。”“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有点不死心。

  “好好管好这家店,好好照顾我的家人,再找个男人结婚,安稳的过一辈子,
我只是个普通人,又不是什么明星富豪,过普通人的生活就够了。”林岚说道。

  “能不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我心如死灰。

  “不用问了,我爱过你,”林岚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只是那已经
过去了,让我过我自己的生活,算我求你了,好吗?”

  出来的时候,我看到林倩一脸期待的眼神,我看着她叹口气,然后绝望的摇
摇头,推开了大门。

  那天下起了好大的雨,彷佛老天也知道我的心情,在为我哭泣一样。我迷茫
的走在雨里,任由大水淋湿我全身,路边的人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他们哪里知
道,对于我那颗已经僵硬结冰的心来说,这点冰冷的雨算什么?

  我给我姐打了电话,听着她惊喜的语气,我低低的说道,姐,来接我吧,我
想回家。

  我茫然的在雨里走着,前方一片灰暗,看不到方向,也看不到未来的路在哪
里。直到身边传来尖锐的刹车声,然后听到我姐焦急的声音,你个傻孩子,下雨
了还站雨里干什么,来,跟姐回家。

  以前我读书的时候,有时候在外面做了错事不敢回去,又怕我爸妈知道,就
只敢打电话给我姐,她就会焦急的跑到网吧或者其他乱七八糟的地方来找我,然
后看着一脸无助的我,说你个傻孩子,怎么老做傻事,来,跟姐回家。

  那时候我姐是我心里最温暖的依靠,如今再次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瞬间崩溃,
抱着她,放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这么大个男人还哭,走吧,我们回家吧。我姐搂着我,心疼的说
道。 (六)

  我去了我姐家,我不想让我爸妈担心,一再让她不要告诉爸妈。我姐看着我
无助的样子,点点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有事也不来找她。
我努力的冲她挤出一个微笑,说道,没事,你弟就是失恋了而已。

  那天晚上我发了高烧,浑身无力,人也昏昏沉沉。我向来身体强壮,平时连
感冒都少有,可是这次却感觉自己要死过去一样,一向自认为坚强的我,原来也
会这么脆弱,连这点折磨都抵抗不了,我心里更加的难过起来。

  我姐送了我去医院,看着她焦急的样子,我心里有一丝温暖,就像有人说的,
无论何时,家才是最后的港湾,无论外面多大的风雨,回到家,就永远不会再孤
单。

  我在医院住了三天,一直以来的劳累,失眠和抽菸喝酒,加上心情的压抑,
我的身体里的虚弱终于一次性爆发出来。

  我把林岚的故事告诉她,当然隐去了小雅的身份,讲完以后,才知道小雅原
来并没有告诉过她。我姐听完之后,沉默了许久,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
人总会犯错的,林岚那样的家庭,她做那样的事也是迫不得已,她那次来我们家
我就看出来了,她心地善良,本性不坏,是个好女人,只要你自己能看的开,我
会替你保守秘密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姐去帮你找她谈谈?

  我摇摇头,算了,既然她都这样说了,再坚持也没什么意义了,我不想破坏
她们现在安定的生活,不然我会一辈子不安的。

  出院之后,我买了回广州的机票,临走的时候,我去了林岚的咖啡店,她看
着我一脸的戒备,我没有看她,把新买的苹果手机和笔记本拿出来递给林倩,说
道,姐夫以前也没送过你什么礼物,以后也当不了你姐夫了,这点礼物算不上补
偿,能让你开心就好,以后跟姐姐好好生活,懂吗?

  林倩点点头,转头看看林岚,然后有点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没能帮上你们。

  我摆摆手,冲她微笑一下,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林岚的目光,然后转身
出了门。

  我就这样离开了林岚,飞机起飞后,看着舷窗外那座城市离我原来越远,林
岚也离我越来越远,我看着那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虽然满是落寞和悲伤,
但终究还是离开了,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我茫然不知。

  刘妍开着我的科鲁兹来机场接我,我有点讶异的看着她,她晃着手里的驾照,
然后冲我嘻嘻笑着。

  “你上次说要跟我说件事,就是这个?”我低低的说道,心情还沉浸在低落
之中。

  “不是啦,等回去再说。”刘妍说道。

  刘妍带我去了她家,我看着她的身影,不自觉又想起林岚,心里一阵落寞。

  刘妍示意我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搬着凳子坐在我面前,我看着她一脸认真的
样子,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其实我是要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刘妍看着我的样子,然后微笑了一下,
“我怀孕了。”我心里惊讶了一下,看着她微笑的脸,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把钱
包拿给她,“想买什么自己去买吧,我最近心情不太好,没时间陪你去。”“我
不要钱,我说真的,我真的怀孕了。”刘妍居然把钱包还给了我。

  “好吧,”我又叹了口气,“那你想怎么样,生下来做个未婚妈妈?你还这
么年轻,别做这样的傻事好吗,拿着钱去医院吧,我给你放半个月假。”刘妍脸
上的笑容一下消失不见,“你什么意思,这是你的孩子呀,你就这么狠心吗?”
“我的孩子?”我本就低落的情绪被她弄的更加焦躁,大声吼道,“我他妈的每
次都戴套,没戴的时候你都说你吃药,现在你他妈的跟我说这是我的孩子,鬼知
道这是他妈的是谁的野种,你这样的女人我见的还少吗?”我是在发泄,对,发
泄积蓄已久的愤怒,发泄林岚给我的痛苦。

  刘妍从未见过我发这么大的火,她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

  “是,我是个贱女人,是我主动勾引你上床,可是我发誓,”她激动的举起
手来,“这辈子除了我以前的男朋友,我只有你一个男人,如果我说的是假的,
我全家不得好死,我出门就被车撞死!”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一阵烦躁,林岚
的阴影还挥之不去,这又来这么一出,我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说的跟真
的似得,你以为谁信啊!”刘妍看着我,后退了几步,然后哭着跑了出去。

  我狠狠的一拳打在沙发上,像要把怒气都发泄出来一样。

  我没有去追她,我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烟都抽了半包。

  虽然我见过太多像她这样的女人,她们就像高级尤物,只要给钱就愿意跟你
上床,不过看刘妍的样子,也不像是骗我,难道就如她说的,真的怀的是我的孩
子?可是我跟她在一起都有做安全措施的,就一次没戴套的她也都说她吃了药的,
怎么会怀孕呢?

  就在我焦躁不安的时候,电话响了,我一看居然是我姐。

  “姐我到广州了,你别担心了,我会没事的。”我说道,以为她还担心我和
林岚的事。

  “不是啊,刚才有个女孩子打电话给我,说她怀了你的孩子,这到底怎么回
事啊?”我姐有点焦急的说道。

  我心一沉,刘妍居然给我姐打电话了,她怎么会知道我姐的电话?我赶紧说
道,“现在还不知道呢,等我问清楚了再告诉你吧。”挂了电话,我匆匆跑出门,
却不见刘妍的身影,车还停在楼下,看来她并没有走太远,想起她刚才激动发誓
的样子,我心里忽然着急起来,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还是先问清楚吧,真出了
事就麻烦了。

  我赶紧给刘妍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久终于通了,我赶紧问她在哪里,那头沉
默了好久才说道,我在楼顶天台。

  “你他妈的可别做什么蠢事,我马上上来!”我心里暗骂了一声,心急如焚
的一路狂奔上去,跑到楼顶,终于看到她站在天台的栏杆边,下面川流不息的车
辆让我看着胆颤心惊。

  “喂喂喂,你别动啊,有什么事好说,”我冲她喊道,然后慢慢的走过去,
生怕她受点刺激真的从面前跳下去。

  “你不相信我的清白就算了,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那我怀着他还有什么意
思,不如一起死了算了。”她有点激动的说道。

  “好好,我相信你,那你得告诉我什么时候怀上的啊。”我有点无奈的说道。

  “就是你第一次带我出去学车的那天晚上,我们做了好几次你都没有戴套的。”
刘妍说道。“那几天是安全期,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没有吃药。”我
看着她,又气又急,又不能刺激她,只好说道,“好吧,那你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吧。”“你答应我不要打掉他,我这是第一次怀孕,我不想就这么失去第一个宝
宝。”刘妍说道。

  “好我答应你。”我无奈的说道。

  她脸上终于露出笑容,然后走过来,我一把抱住她,生怕她再做什么傻事一
样。我就这样一路抱着她下了楼,她勾着我的脖子,看我着急的样子,反倒笑了
起来。

  回到家,我把她放下来,看着她的样子又好笑又好气,我恶狠狠的盯着她,
她还是盈盈的笑着。

  “干吗笑这么开心,逗我玩吗?”我气喘吁吁,一身大汗,心里还在生气。

  “不是,第一次看到你那么在乎我的样子,有点感动。”刘妍说道。

  “还感动个屁,好吧,你说说,到底要怎么样?”我余怒未消。

  “这是我第一次怀孕,我想生下来。”刘妍说道。

  我心里郁闷,盯着她说道,“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娶你?”她说就算我不娶她,
她还是要生下来,大不了给她妈妈带,她妈妈说了,不行就跟着刘妍姓,以后算
刘家的人。这下我听傻了,她居然已经告诉她妈妈了,而且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
的妈妈?

  “我小的时候我妈就跟我爸离婚了,我妈一个人抚养我长大的,我家就我一
个孩子,她当然舍不得我,好几次都说要给我招个上门女婿呢。”刘妍说道,脸
上的笑容不见了,说到妈妈,有点难过起来。

  “好了,你别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我又没说一定不行。”我叹了口气。

  “真的啊,你要娶我了吗,”刘妍马上兴奋起来,然后拉长声音叫了声,
“老公——”我赶紧制止她,“别,等我先想想吧。”“好,”刘妍开心的说道,
“老公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我无语,刚才还要死要活,这一下就饿了要吃
饭,我真是实在难以接受。

  “人家怀孕了嘛,肚子里还有个人呢,当然容易饿吗?”刘妍拉着我的手,
娇羞的说道。

  “少来这套,你这才一个多月,就算怀孕,还是个细胞呢。”我瞪了她一眼。

  “可是我真的饿了嘛,今天去接你,中午都没吃饭,在机场等了你那么久,
当然饿啊。”刘妍说道。

  我叹口气,拿她无可奈何。

  看着刘妍吃的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心里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如果她真的
怀孕了,那我跟林岚该怎么办?想到林岚,想起她消瘦的样子,还有那冷冷的表
情和轻蔑的话语,我的心就无比的疼痛,难道我跟她就这样真的结束了么?

  刘妍吃完了,我看着她,说道,“能不能有其他的方法,比如,你把孩子打
掉,我给你钱,一百万够不够?或者你想要多少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得到,我都
答应你。”刘妍看着我,眼里闪着晶亮的光芒,我以为她有点动心了,可是她拿
起桌上的盘子就扔了过来,溅得我一身都是汤水。

  “虽然我喜欢钱,可是这是我们的孩子!别说一百万,给我一千万一亿我都
不干,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刘妍气冲冲的跑了出去,我一脸苦笑,正要追她,
电话又响了起来,居然是我妈。

  “安仔,听说你女朋友怀孕了啊?”我妈在电话里焦急的问道。我一愣,心
想我姐居然把这事告诉我妈了,这下可真不好办了。

  “妈,没有啦,她不是我女朋友。”我闷闷的说道。

  “不是女朋友你还搞的人家怀孕了,那我们也要负责啊,你爸不是一直教你
要做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啊。”我妈说道。

  “这事一下说不清楚,等我弄明白了再告诉你吧。”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胡乱的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七)

  那天晚上刘妍一直板着脸,不肯跟我说话,我怕她又受不了刺激做出什么傻
事来,晚上不敢回家,就在她家的沙发上过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桌上居然已经买好了早餐,而刘妍也笑盈盈的坐
在我面前看着我,跟昨晚那个板着脸冷冰冰的女人判若两人,让我感慨这女人怎
么跟三岁的小孩一样,说变就变。

  “这是从哪买的早餐,看着就没胃口,你就不能挑个好点的店买。”我看着
那煎的黑糊糊的鸡蛋,说道。

  “这是你老婆亲自做的耶,虽然是第一次,做的不怎么好,人家还是很用心
的好吗,你就不能有点诚意吗?”刘妍有点生气的说道。

  这居然是她做的,我怪异的看着她,她居然会动手做早餐了,这也真是破天
荒头一遭。

  我勉为其难的吃完那味道极其糟糕的早餐,刘妍从头到尾看着我吃完,终于
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兴高采烈的拿去厨房洗碗。

  看着她那笨拙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个女人从来不做饭,
当然也从来不会洗碗,每天除了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去上班,剩下最喜欢做的
事就是跑去逛街,买衣服买化妆品,俨然一个骄奢惯养的小公主一样,如今居然
也学着做起家务来,难道怀孕可以改变一个女人的天性?

  “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去上班?”刘妍洗好碗,跑出来问我。

  “为什么不去上班,今天星期一呢,工作多着呢。”我问道。

  “人家是你老婆啊,还是个孕妇,你忍心让我去上班啊。”她嘻嘻笑着。

  我有点无奈的看着她,又好气又好笑。

  “第一,以后不准自称是我老婆,我还没想好,第二,你才怀孕一个月,还
活蹦乱跳的,该上班就老老实实去上班,不然我就扣你工资了。”我没好气的说
道。

  刘妍看着我,先是委屈,然后一脸恨意的丢下两个字:“讨厌!”

  那天在公司刘妍一直闷闷不乐,跟我说话的口气也满是怨恨。我心情本就不
太好,索性不去理她,就在我好不容易集中精神准备工作的时候,电话又响了,
居然又是我姐,我就有点害怕接到她的电话,硬着头皮接了以后,我姐告诉我,
她跟我妈快到到广州了,让我等下过去接她。

  我头一下就大了,我妈居然过来了,看来这下问题真的严重了。

  我把刘妍叫过来,告诉她今天不用上班了。刘妍先是有点惊喜,然后一脸惊
恐的说道,“你要开除我了吗?还是你不要我了,你不会真的不要我了吧?”我
看着她眼泪都快掉下来的样子,心软了一下,摆摆手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你别那
么神经质好不好,等下跟我出去有点事。

  从公司到高铁站有点远,我一路烦闷的开着车,刘妍反倒心情舒畅起来,她
笑嘻嘻的问我,老公,你这是要带着我去私奔吗?

  我瞪了她一眼,不知道怎么说她才好,想骂她却又说不出口。

  终于到了车站,我姐已经早就到了,看到我的车,我姐显然有点惊讶,说不
错嘛,这车还算点样子,像个老板的样子了。

  刘妍知道是她们的身份以后,一下变得温柔有礼起来,她有礼貌的跟我妈和
我姐打招呼,语气也变得彬彬有礼起来。

  回到家,没聊几句,我妈和我姐就单独把刘妍叫到卧室里去了。我有点不知
所措,想去偷听却又觉得没必要,索性跑到外面走廊抽菸。

  足足聊了一个中午,三个女人才终于出来。我妈微笑着,我姐一脸平静,而
刘妍脸上微微有一丝红晕。

  我妈把我拉到一边,我有点奇怪的看着她,忽然有种被出卖的感觉。我妈问
我有什么打算,我说这能有什么打算,让她打掉就好了。

  “你怎么这么没有责任心,你爸都是怎么教你的。”我妈说道,“我看了,
这女孩子虽然还有点不懂事,但是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个性也还好,虽然是单亲
家庭,但是家里条件也不算太差,女孩子嘛,嫁过来就是我们家的人了,也不要
太苛求。”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刘妍跟我妈说了什么,我妈居然都帮她说起好
话来了。我赶紧说道,“妈,你这才见她一面,哪里瞭解她,她哪有你说得那么
好,你别被她骗了啊!”“那你说说,她有哪些不好的地方,也让我给你出出主
意。”她说道。

  “她……”我仔细想了想,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刘妍虽然平时爱钱如命,总
是嘻嘻哈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却也没有什么我特别看不顺眼的缺点,无非有
点贪慕虚荣,也不够贤惠,毕竟她才22岁,就像个未长大的孩子一样。

  更重要的是,她从未背叛过我,遇见我之后,只有我一个男人。

  “她是有点不懂事,不过这也没什么,等结婚了宝宝生下来,自然会慢慢成
熟起来的,至于爱慕虚荣,哪个女孩子不都有点这惯性,像林岚那样的女孩子本
来就不多,你又不懂珍惜。”说到林岚,我妈也叹了口气。

  “你妈这么多年没什么别的本事,看人总不会错的,这个女孩子个性单纯,
虽然贪玩了点,但是她说她从来没有背叛过你,连想都没想过,一个单亲家庭,
肯拿最在乎的妈妈的名义来发誓,总不会是假的,这些我都分辨的出来的。”我
妈说道。

  “她又不是我女朋友,我不太喜欢她这样的……”我无可奈何的说道。

  “不是女朋友你怎么让人家怀孕的,不喜欢她你还这么照顾她?妈是过来人,
有的东西只是你没有想到而已,你喜欢林岚吗,那又怎么样呢?你跟人家又没缘
分。听妈说,一个女人愿意这样对你,起码心里是有你的。”她说道。

  林岚是我的致命弱点,我心里有点难过,忍不住说道,“那不都是为了钱嘛。”
“如果是为了钱,为什么她没去找过别的男人?你才有几个钱,你看看这个城市,
比你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她那么年轻,人也漂亮,如果是为了钱,干吗非要吊死
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她说道。

  我妈居然把我说成歪脖子树,也真是让我我无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