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县长对嫂子关爱
县长对嫂子关爱

上一篇:夜为色媒

下一篇:急智猎艳

县长对嫂子关爱

村长回到古杨村,高健跟他说赵昀不让范霞主持奠基仪式。他马上拿出手机给表侄女甄水鱼打了个电话,叫甄水鱼跟县长说一下,让县长亲自参加奠基仪式,甄水鱼很快就回了话,说县长答应参加奠基仪式了。

  高健把这个消息告诉赵昀之后,赵昀深感村长的表侄女威力太大了,当即叫乡党委秘书为县长修改润色奠基仪式上的讲话稿。高健见赵昀的态度顿时改变,心想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不大一会儿,村长就接到了县长的电话。县长从村长口里了解了古杨村要建设综合楼的详细情况后,村长还告诉了浩天和范霞一起承包租赁土地的事情,县长当即表示他要大力支持古杨村的这两个项目,说这两个项目都是很有发展前途的好项目。

  县长还说他其实早想来古杨村了,可古杨村没有安排请他来的举动,再加上工作日程安排得满满的而没有去成。

  古杨村出美女,范霞人材一流,县长早已垂涎三尺。原先由于范霞被赵昀养活着,对范霞只是望梅止渴。最近听说范霞跟赵昀崩了,心下暗喜,很想跟范霞搭茬。

  因此,县长一听甄水鱼说古杨村邀请他去参加村里的综合楼奠基仪式的时候,立即就答应了。可见,县长非常痛快地答应去古杨村,并非是给甄水鱼面子。

  真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县长当即改变工作日程,并及时地亲自通知财政局长、农业局长、水利局长、城建局长、文化局长和广电局局长,都放下其他工作,跟他一起去古杨村参加奠基剪彩仪式,并对古杨村的新近决定开展的两个项目进行考察。

  县长上午就来到了古杨村,他带着一行人,没有到乡里,直接就到了村委会,乡长赵昀听说县长一行到了村委会,赶紧叫上书记一起去接风。

  那时候,村委会院子里和办公室已经挤满了人,赵昀殷勤地叫县长去乡政府,县长就像没听见似的,只跟他点了点头,就又饶有兴致地跟村长、范霞、浩天和高健聊起来,赵昀显得有些尴尬。

  村长见办公室挤满了人,给石老师打了个电话,然后跟县长说:”要不到校长办公室谈话去吧!“县长遂把财政局长、农业局长、水利局长和范霞叫上到了学校。

  县长跟范霞交流了很长时间,详细地询问了租赁承包土地的经营发展规划,范霞抓住机会说了自己的想法,同时把想要得到政府支持的事情也都说了,县长跟财政局长、农业局长、水利局长现场就做出了资助范霞承包租赁土地的决定,并确定为县里重点扶持项目,明年打一眼井,提供籽种。这令范霞十分感动。

  县长目不转睛地痴迷地看着范霞,三位位局长看得清清楚楚,于是在谈完主要事项后,就借故先离开了。

  县长跟范霞手机号,夸范霞长得的确出众,而且毫不忌讳地说他有点六魂无主了,范霞嫣然而笑,心里甚是快悦。

  范霞虽然很怕县长狎近她,却不敢离开。县长不失时机地抓住范霞的手揣摩之后,还摸了她的胸。范霞非常机警地对县长说:”石老师就在隔壁,让看见就不好了。“县长这才罢手,他认为范霞乖乖地让他揣手揣胸,已经表明愿意了。他心下打算另外找时间找地方,安静地安全地尽情地品尝,于是跟范霞明说:”我有时间找你的时候,你可不能叫我失望啊!“范霞看了一眼县长,没有回答,但县长从范霞的眼神里已经看出,到时候她是不会拒绝的。

  范霞从校长办公室出来以后,县长叫高健谈了话,高健也得到了意外的惊喜。县长跟财政局长、城建局长和文化局长现场做出大力支持高健决定。县长对高健说:”先期你自己投资,随后县里会逐步拨资金补偿一部分。“县长称赞高健有眼光,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说高健是富裕起来的农民为农村文化事业的发展做贡献的开路先锋。

  赵昀没有跟县长一起与范霞谈论租赁承包土地的事情,虽然心里不悦,却因为害怕县长而不敢显露,书记王尚荣心中暗喜,心想这下子你小子倒不敢狂妄了。

  在跟高健谈话的时候,他和书记到场听了。赵昀在县长面前不敢多说话,县长也没有给他留说话的机会。赵昀告诫自己要少管县长插手的事情,脸上表现得很平静,这给县长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浩天因为县长没有叫他而叫了范霞,心里自然感到有些不高兴。他趁范霞和县长谈话的时候,给甄水鱼打了个电话。甄水鱼开门见山地对浩天说:”有机会领上我出去好好地玩一玩。“浩天开玩笑说:”我倒是想跟你好好地玩一玩,可就是怕玩出问题。“甄水鱼说:”你快别找借口了,你有了心爱的宝贝,谁也瞧不起来。“浩天说:”说到这里,只要你不怕,我怕什么?“甄水鱼说:”一言为定,我打电话约你,你要是失约,我可是要报复你的。“”到时候,如果我实在走不开也没办法,得事先预约好,等两个人都方便的时候才能出去。“浩天说。

  甄水鱼觉得浩天有了真意,于是说:”只要你是真心的,就不愁找时间;如果你是欺骗我,总不愁找出理由来推脱。“浩天也听出甄水鱼的话里包含了诚意,心下非常欢悦。

  放下电话,忽然想县长不叫自己只叫范霞会不会勾搭范霞?范霞跟县长谈话迟迟地不出来,浩天等得很心急。

  浩天正在操场烦躁地盘桓的时候,忽听见甄爱爱叫他。甄爱爱一脸愁云地说:”高健老婆刚才碰见我,劈头就说我‘你不要凭着你那个嫩脸蛋子相忘勾引高健,在我的眼里,你揉不了沙子’,我见高健老婆的脸色很难看,心里恨我恨得厉害,我真担心她不叫我给高健当会计。“”我正好缺个会计,高健要是真的不要你了,你就来给我当会计,让仙梅当出纳。“浩天当即表态。

  甄爱爱听见浩天想让她当会计,心里一下子便乐开了花。心想早知浩天会用他,刚才她就不会被高健老婆斥责的时候甚话也没敢说。

  浩天在戏场里跟甄爱爱随便聊天,不想被村里人怀疑为是在谈情说爱。当范霞从学校出来的时候,甄爱爱已经回到家里,可有人竟偷偷告诉范霞,说浩天和甄爱爱不对劲儿了。

  范霞刚才被县长又揣手又揣胸,心想男女人长得出众都会被人骚扰,于是并没有把人们的话放在心上。

  县长将要大力支持村里两个项目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人们纷纷议论起来。有人说高健有远见,有人说浩天真走运,有人说还是范霞起了作用,也有人夸赞村长会办事。

  在奠基仪式上,范霞作为主持人的出色表现令县长非常赞赏。县长跟同来的几位局长说:”县里应该成立一个剧团,让范霞当团长。“几位局长频频点头,纷纷说是。

  本来村里大多数人以为这次奠基剪彩仪式,主持人不会是范霞,而是副团长。因为大家知道高健跟赵昀是铁哥们关系,而赵昀因为范霞不再跟她相好,虽然没有使出狠毒手段来制裁范霞,但对范霞还是极为不满的,肯定不会用范霞的。可村长跟高健偏偏要用范霞,赵昀则是因为县长来了,才同意让范霞主持的。

  奠基剪彩仪式由于有县长的参加和范霞的主持,显得很隆重。范霞的出彩主持,令剧团的演职人员尤其是副团长感到万分惊讶,都说范霞的出类拔萃实在是罕见。奠基剪彩仪式结束后,县长带领一行人离开古杨村。

  在晚上的演出中,副团长和范霞分别扮演八姐九妹,戏场里掌声不断,喝彩不断。《杨八姐游春》演完后,范霞和剧团里的几个主要演员轮番清唱,人们沉浸在欢悦之中,天上的星星忽闪着眼睛,与看戏的人们分享快乐。

  这是最后一个晚上的演出,热闹了十几天的古杨村,即将回到平静的状态中,人们散戏后久久不愿离去。爱赌博的人们,在范云的召集下,来到苗峰家里掏起宝来了。

  参与赌博的人不仅多,而且有来自远路的大赌博汉,还有好几个女人。这些女人多是跟着野男人瞎混,也有的是独立玩赌的。

  赌博场上,100元人民币就像土坷垃一般,被赌博的人们扔出去,有的扔出去就成了掏宝的,有的扔出去会换回更多数量的人民币。有的输了,有的赢了,有的兴高采烈,有的愁眉苦脸。有的输了一些之后,赶紧离开,有的输完了还不甘心,就向人高利借款。

  就在人们耍得非常尽兴的时候,十几个公安人员包围了苗峰的院子。公安人员当场没收了几个人身上的钱,有目的地抓住了几个重要对象。范云的赌头,自然是重点之一,没有逃脱。

  在看戏的快乐还在空气中弥漫的夜晚里,赌博被抓,不仅使被抓的对象后悔不已,而且使知道了情况的被抓对象的家属和亲人遭了秧。

  范霞接到了嫂子高欢女的电话,哭着要她赶紧想办法找人。范霞白天忙了一上午,晚上演出,正在酣睡的时候被电话惊醒,得知情况后非常恼火,说早就说过再被捉赌后就不管了,怎么还是要打电话,说完就把手机关了。

  范霞虽然嘴里是那样说,可是兄弟被抓心里哪能安然,于是第二天找县长说情的想法便在心头萌生了。
 第二天,浩天知道范云被关到拘留所的消息后,心下也很着急,甄水鱼能不能帮这个忙呢?不妨试一试吧!他给甄水鱼拨通电话,甄水鱼提出一个要求来,叫他亲自跟她去找,浩天随口便答应了。

  可是,不大一会儿,甄水鱼打过电话来说:”范云赌博多年,是这次抓捕的重点对象,不能轻易放出。看来这件事不大好办,不过,你还是来吧,来了以后,我再想想办法。“由于甄水鱼没有表示肯定能够办成这件事,浩天也就没跟范霞说。浩天见范霞心里麻烦,很想替她想办法,于是就到了村委会,他想让村长帮个忙。

  村长除了找表侄女甄水鱼也找不到什么门路,通过电话后,村长告诉浩天,甄水鱼说她说话也不顶用了。村长一脸为难,跟浩天说:”我只好硬着头皮求助乡长了。“可村长找到乡长后,乡长一口拒绝不说,还强调了范云赌博的严重性,要村长借此好好教育一下爱赌博的村民。

  浩天这时方想起送乡长钱送得有些迟了,村长说其实也不迟,不妨试一试。浩天于是带了三万块钱找到了乡长,乡长没有拒绝,但是把钱收下以后才说:”话我是可以给你说的,只是说了顶用不顶用,我也没有把握,不过,我要是办不成事情,钱给你退回去。“浩天说:”哪能那样?就是办成办不成,我也不要了。日后还有求您办事的时候。“赵昀狡黠地说:”现在是上班的时间,不能给他打电话说这种事情,我得在他下班以后再说。“从乡政府出来,浩天回到家里跟范霞把他送钱给乡长托他求情办事的话说了,范霞说:”得病乱求医,我这个兄弟真把我气坏了。我刚才跟县长联系上了,县长要我去一趟,我看你跟我走吧!“浩天遂把范霞拉上到了县城,到了县城后,范霞跟县长电话里联系,县长问范霞怎么来的,范霞回答后,县长要范霞一个人到他的办公室里。

  浩天看着衣冠不整的范霞说:”看来县长也是个不正经的货。“范霞说:”也不要这样说人家,大白两天的我看她也不会把我怎么样,再说,人家当县长的,送上门的也多得是,还能看起我来?“”看不起你来?那天不叫我,我心里就清楚了。“浩天愤愤地说。

  ”那你是不相信我吧!“

  范霞责问浩天,浩天这才笑了。

  范霞独自找县长去后,浩天给甄水鱼打电话,甄水鱼得知情况后叫浩天赶紧到她家里。

  甄水鱼住着一间装修得非常精致的楼房,110多平米的楼房住着她一个人。浩天上去以后,甄水鱼立即跟他拥抱在一起。

  浩天推开甄水鱼说:”叫县长知道了,我可是吃罪不起呀!“甄水鱼说:”我不说,你不说,他怎么能知道?“”没有不露风的墙,还是小心为是!“

  浩天说着,端详起了甄水鱼。典型的魔鬼身材,细腰肥臀,高鼻竖梁,凤眼丹唇,顾盼生辉。

  甄水鱼见浩天眼神里对自己有意,但分明心里害怕,于是倒水泡茶拿水果,让浩天先镇静镇静。

  范霞找到县长办公室,县长悠然地叫她坐到沙发上后,把办公室门从里锁上了。范霞其实没进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让县长说话把弟弟放出来,她不得不”献身“了。

  ”这件事情真是不好办,你弟弟是大赌头,聚众赌博好多年,胆子越来越大,聚的人越来越多,在赌博场上耍鬼洗钱,民愤很大,还养活了邻村姊妹两个。你肯定也是知道的,这样的人抓住再放开,难度是很大的。“县长很严肃地对范霞说。

  ”县长如果觉得他的事情严重,就不要难为了。他的确也该很好地管一管了。“范霞听县长列举兄弟的罪责,觉得自己的兄弟违法乱纪,尽做坏事,不惩罚真的不行了。

  ”不过,你既然找来找我说情,肯定是抱着希望的。只我真的很为难,不给你办吧,你第一次找我办事就碰个钉子,我实在不好意思。可是给你办吧,会让人家公安局长有意见,社会舆论会指责我。更重要的是,我们当官的也真难,有好多眼睛也在盯着我们。

  “你刚才说你弟弟也该好好地管一管了,这是对的。可你不知道,这次要是走法律程序的话,你弟弟估计最少得坐十几年监狱。因为他除了聚众赌博之外,还曾经带人打过欠下赌债的人,有的人身上还留下了伤痕。据说他养活了冯家村的姊妹两个也是强占人家。公安局下去调查的时候,那姊妹两个如果说他是强迫的话,他的罪除了犯赌博罪之外,还有伤害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他十几年是很自然的事情。公安局长已经跟我说过这件事情了。要不是他的罪行这样严重,你给我打个电话的时候,我就答应你放他了,哪能用得着叫你亲自来?”

  县长一字一板地跟范霞说。

  范霞一听弟弟会判十几年,脸色一下子就煞白了。就说弟弟坐监狱是罪有应得,可他坐进去那么多年,老婆孩子怎么办,父母会受到多么大的打击。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眼泪禁不住涌了出来。

  因为县长说得非常严重,她有些绝望了。

  县长见范霞哭了,遂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范霞身边,低声说:“看来你还是没有经见过大事,这样吧,你到离间里回避一下。我马上叫公安局长来商量一下能不能想个办法。”

  县长拉着范霞的手,领进办公室的里间里面,让范霞把门从里锁上。范霞心中忐忑不安,以为县长找公安局长来也只是故作对她给她面子,向她表明他在这件事情上努了力,并不抱多大的希望,办公室里的摆设她根本无心细看,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

  不大一会儿,她就听见外面有人进来了,说什么话一点儿也听不清。只有两三分钟后,听见来人已经走了,随即县长就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

  县长神情严峻,范霞问都没敢问结果怎样。县长又抓住她的手说:“一会儿你就会接到你弟弟的电话了。”

  “莫非能把他放出来?”

  范霞疑惑地问。

  “我平生第一次这么大胆地做了一件事情,全是为了你,等一会儿,你接到你弟弟的电话就知道了。”

  县长摩挲着范霞的手说,“你太有魅力了,我一看见你的时候,就六魂无主了。看着你就爽,我真佩服你。”

  范霞不知该怎么回答,默默地接受着县长的抚摸,心里焦急地等待着弟弟的电话。县长只是摸她的手,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她对县长很是感谢。

  电话迟迟不来,县长也有点急了,他放开范霞的手,把电话拿起来想打,正要拨的时候又停下了。

  于是两个都无言地焦急等待。又等了一会儿,县长对范霞说:“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下,不要着急,请你相信我。”

  范霞点头,县长走了以后,范霞觉得事情不妙,一方面是怀疑县长在骗她,一方面觉得事情的确严重,即便县长真的想为她办这件事情,有关人员也不敢。

  范霞尽管觉得希望不大,还是把手机拿在手中盼着弟弟真的能够给她来电话报告被放出来的消息。可直等到下班时间到了的时候,还是没有电话。不仅弟弟范云没有给她打,就是浩天也没有打电话问她。县长也迟迟地没有回来。

  范霞简直如坐针毡了,她拿着手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的,只想小便了。看见小屋里还有一个门,有心过去打开看看是不是卫生间却没敢进去。

  她坐在椅子上手按住小腹坚持,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方想起给县长打电话来。县长没有接,随着就听见门响,县长用塑料袋提着盒饭进来了,满面笑容地说:“等得有些急了吧,快吃吧!”

  “我想小便了,憋得实在不行了!”

  范霞脸色很难看。

  “里面就是卫生间,你怎么不进去呢?”

  县长看着范霞说,“今天对不起美人了。”

  范霞赶紧进卫生间小便,小便完有些肚子疼。县长叫她到床上躺一会,并且说:“憋尿可是危险的。”

  “我也知道,就叫我这个弟弟害的我甚也不懂了。”

  范霞在床上躺下后,马上就觉得不疼了。

  “你弟弟给你打电话了吧,换岗的来得迟了一些,我是买鱼香肉丝费了些时间。”

  县长说。

  “没有呀!”

  范霞吃惊地说,“他出来了?”

  “出来了,那你给他打吧,你这个弟弟也真是的,他太对不起你这个姐姐了!”

  县长看着范霞已经缓过神来的面容。

  范霞赶紧坐起来,给弟弟拨通了电话:“你怎么出来不给我打电话?真把我急死了。”

  “我饿得不行了,在饭馆里吃饭,正说吃完饭就给你打电话。我还以为你知道了。”

  弟弟在电话里说。

  范霞听见电话里人声嘈杂,于是说:“那你先吃饭吧,吃完饭你给我再打过来。”

  “我这个弟弟真自私,遇到事情总是先想自己,真是气死人,要不是他有老婆孩子,又怕我父母亲心难过,我才不管他哩!”

  范霞气愤地说。

  “没办法,遭遇了这样的弟弟,当姐姐的哪能不管。”

  县长说着又拉住范霞的手说,“先吃饭吧!”

  范霞和县长在老板桌前面对面坐了,看着县长激动地说:“太感谢县长了。”

  “你应该叫我老龚,不要叫我县长。”

  县长色眯眯地看着范霞。
 范霞把“老龚”听成了“老公”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县长看见范霞脸红的样子更为可爱,赶紧把一双筷子和一盒盒饭递给她说,“将就着吃上一顿饭吧,委屈你了。”

  这句话缓解了范霞的羞怯,她接过筷子,打开饭盒说:“这么好的饭了还说将就,其实我今天应该请你出去吃饭。”

  “那可不行,你叫我到外面吃饭,叫人看见了,闲话就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必须高度保密。今天的事情,我在背后操作,你对任何人都不能说,就是对你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说,知道么?你是精明人,应该知道这个道理。要不是你精明,我绝对不会给你办的。”

  县长吃了一口鱼香肉丝,看着范霞说,“赶紧吃吧,你弟弟已经放出来了,你也该放心了吧!”

  县长的话还没有说完,范霞的手机响了,范霞赶紧到外间去接。浩天问范霞在哪里,范霞说她跟公安局长和几个警察吃饭呢。浩天也没多问,要范霞吃完饭给他打电话。

  范霞打完电话,回到里间对县长说:“我弟弟出来了,对他是放心了,可我怕浩天找我,我嘴干得舌头都要往肚里抽了,我是想喝一口水了。”

  “看我这半天,忘记让你喝水了。咱们有电热壶,饮水机里的水开不了了,正准备修一下,”

  县长说着就站起来到外间里去找电热壶。

  范霞紧跟着就出来了,她看见电热壶在饮水机旁边的小茶几上放着,说了句“我来!”

  并紧走两步,抢先走过去拿起了电热壶。县长则到饮水机前,用手做好按水龙头的准备说:“放在这里接水。”

  范霞把电热壶盖子取过,一只手端住水龙头说道:“我按吧。”

  说着就用手去按水龙头。

  县长的手被范霞触了一下,觉得软绵绵得很舒服,心里更是对范霞喜爱有加,于是说:“古代小说中常常描写仙女,我原先总认为那只人们的一种想象,哪里有仙女,自从看到你以后,才相信世上有仙女是真有的。只不过仙女太少太少了,我活了这么大,只见到了你这么一个。”

  “怪不得当县长,说话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我可是听了不少夸我的话,可这样夸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范霞随口回答道。

  县长把按水龙头的手拿起来,然后把另一只手放在范霞的肩膀上说:“美女在民间,这话说得真是不假。你父母都是庄稼人,怎么就能生下你这么美的女儿?”

  “其实,人们越是夸我长得美,我越觉得有些难为情。”

  范霞说话毫无轻浮之态。

  县长对范霞真可谓五体投地:“能够跟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真是太幸运了!”

  “我文化程度不高,也不会说话,县长夸奖我,我真的很不好意思的。县长一看就是有水平的领导。”

  范霞尽力搜寻着得体的话。

  “我跟文化局长说了,县里要尽快组建一个剧团,让你当团长,你愿意不愿意?”

  县长问道。

  “我哪能当团长,当团长得有领导能力,我领导能力极差,连妇联主任都当不好,哪还能当剧团团长?再说,我已经没有唱戏的兴趣了,看不上村里头唱戏,我只是上台演一场两场,要是每天演我可是坚持不下来,老了,精力上不去了。”

  范霞推辞道。

  “老了?这话可是说得不对,你是青春焕发。我看你是不是要死心塌地要跟那个年轻人结婚,结了婚过你的小光景。”

  县长揣测着范霞的心事说。

  “不瞒县长说,我一口水喝错了,现在想收拾也收拾不起来了,请理解我。”

  范霞乘机向县长表态,也是在说服县长。

  “你这个人很有特点,很有个性,我尊重你的选择。”

  县长以极关心的口气说。

  “谢谢县长了!”

  范霞捉摸着县长的脾气说,“我觉得县长很正直!”

  “你真有眼光,我可不像赵昀一样,我觉得那个人人格有点儿问题。”

  县长赞范霞贬赵昀。

  范霞一听这话,知县长也知道她跟赵昀的关系,但她什么也没有说。 这时候,正好电热壶里的水接满了,她就拿上壶往里间走去。

  县长跟在后面,看着范霞柔美的身段,噙满了口水,心里说:“真是天仙女啊!”

  范霞把电热壶插到插销上,回头对县长说:“你快吃饭吧,这也凉了,我想喝上一口再吃。”

  “我也喝上一口再吃吧!”

  县长把站在桌子边的范霞的手捉住说道。

  范霞的手被县长握着,觉得县长温文尔雅,不像赵昀那么粗俗。

  “爱美是人的天性,请你原谅我!”

  县长说着就把手放到了范霞高挺的胸部。

  范霞又没有说话,她一动不动地让县长抚摸自己的手,县长很快又站到她的身后,抱住她的胳膊,两只手一起在她柔软高挺的胸部按揉起来。

  范霞被按揉得呼吸渐渐紧张起来,县长知她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可他的下面因为昨天晚上跟甄水鱼做的时候泄了两次,因而力量显得很弱。

  “我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真舍不得动你这天仙般的女子,我尽力克制着自己,不然早就把你按到床上了!”

  县长向范霞表达自己的高姿态,其实是在掩饰下面的疲软。

  范霞仍然没有说话,乳房被县长不断地按揉着,觉得很舒服,听见县长如此说话,遂也克制起自己来。

  水已经开了,县长放开范霞,过去拿起电热壶来,问范霞喜欢喝什么茶,范霞说她什么茶也不喜欢喝,就喝白开水好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与仙女之交看来也是淡如水!”

  县长说着就倒了一杯白开水给范霞递在了手里。

  范霞接住杯,不嫌烫,吹了一下,就赶紧喝了一口。县长也倒了一杯白开水,但没有喝,他坐下来,吃了几口饭之后才喝了一口。

  “喝上几口水吃饭吧!吃了饭我们一块儿到床上休息休息,”

  县长又把筷子拿起来递给范霞。

  范霞这次拿起筷子来就吃,吃得很香。县长也大口地吃起来。他们很快地就着热水吃完饭,县长拉着范霞要她到床上睡觉。

  范霞见县长对她的要求不是很迫切,于是跟县长商量说:“要不我回去吧?”

  “那怎么行?你不是感谢我么,莫非就说一句话就叫感谢?”

  县长说。

  “我是怕影响你休息,”

  范霞说。

  “有你在我眼前,我太高兴了,怎么能影响我的休息呢?”

  县长把手搭在范霞肩上说,“我想好好地看看你。”

  “我老了,没看头了!”

  范霞羞涩地看着县长说。

  “你怎么就老了,看看你这皮肤,嫩得就像景德镇的瓷器,你的身材就像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赋》里头的写的邻家的美女,‘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县长痴痴地端详着范霞的脸。

  “你真有学问,古人的文章出口成章。”

  范霞为县长熟背古文而惊异。

  “我想好好欣赏你的身体,你不会拒绝我吧?”

  县长示意让范霞脱去衣服。

  “真的不好意思,”

  范霞捂着脸说。

  “我不会侵犯你,只是欣赏一下就好了,我的要求不为过分吧?”

  县长退后一步看着范霞说,“你的身材真的是天下一流,看着你真是爽快。你是看不够的风景,赏不够的鲜花。”

  “你真是高水平的领导,”

  范霞发自内心地夸赞着县长。县长见范霞不停地夸他,显得更加温文尔雅了。

  “你先在床上躺一躺,我上一下卫生间,”

  县长为自己的下体仍然没有力度而懊恼,于是不得不采取措施了,他要到卫生间把性药喝上一粒。他曾经告诫自己再不能喝性药,因为喝性药会有依赖,对身体极为不利,可是面对着仰慕已久的如此美艳的女子,他还是决定要喝了。

  喝了药出来,县长见范霞并没有躺在床上,却在外间的沙发上坐着。

  “怎么没有躺着?”

  县长走到范霞身边拉住她的手说。

  “我不想趟,”

  范霞这样说着,被县长拉得站起来,“我正想着该怎么补报你。”

  “你到床上跟我躺一会儿就是对我的补报了,”

  县长说着就从身后抱住范霞,把鼻子凑到范霞的白皙的脖颈上嗅起来。

  范霞觉得有点不舒服,但还是极力忍着。

  “真香!”

  县长的手已经再次摸起了范霞的乳房,继而转过范霞的前面,把手放在她的两腿间抚弄起来。

  范霞这才感觉到县长并不那么正经,刚才以为不必“献身”的想法是错误的。

  范霞的那个地方非常敏感,在县长一顿有力的揉摸下,浑身便燥热起来。县长看出范霞已经动情,自己的下面也开始有了反应,而且头也开始觉得在胀大,于是便给范霞解衫子的扣子。范霞穿着白色真丝长袖衫,里面还穿了一件纯棉圆领宽肩吊带背心。

  范霞的长袖衫被县长脱去以后,露出两条白生生的嫩胳膊就像莲藕一般,县长不停地抚摸着说:“真是稀有!就这两条胳膊就能把人爱死了。”

  县长摸啊摸啊,越摸越想摸,越摸越觉得喜欢,越摸越觉得舒服,手里不停地摸着,下面渐渐地就硬起来了,于是他要给范霞脱去背心。

  范霞按住县长的手说:“房间里明晃晃的,脱了怪不好意思的。”

  “那咱们到卫生间吧,”

  县长说着就一只手拉住范霞的手,一只手抚摸着范霞圆实的美臀往卫生间走去。
 “其实外面也是安全的,这里地方太小了一些!”

  县长说着就脱范霞的背心。

  “我不习惯明亮的地方,”

  范霞举起胳膊让县长顺利地把背心脱掉,随之,乳罩也被解开了。

  “能够看到你这瓷白美乳,我真是三生有幸!”

  县长凝视着范霞瓷碗一般的乳房,溢满了口水。范霞低着头,看着自豪的乳房,没说话。

  “可以碰一碰么?”

  县长直视着乳房说道。

  “你看吧!”

  范霞这样回答。

  “我看可以,既然脱光了,肯定会允许的,”

  县长说着就一个食指去拨弄乳头,“弹性真好。”

  县长一经拨弄起来,手就不挺地在乳房上忙乱起来,“天仙最美的乳房,又白又大,还不是太大,富有弹性,活力四射,能把人的激情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真是神奇美妙!”

  县长开始用舌头舔舐,范霞禁不住打颤,她看着县长痴迷的样子,想起了“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话,心想遇上心狠手辣的女人,你非受害不可。

  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县长又为她解裤带了,她要自己解,县长说:“你不要动,我给你解吧,给你脱衣真是一种享受。”

  县长给范霞脱去裤子,白圆的屁股露出来,更是叫县长身上就像有虫子蹿一般的感觉。他等不上把裤子从腿上褪出来,就把脸埋在股沟处了。

  范霞自己把裤子从脚上脱去,双手托在墙上。县长蹲下身子脸在屁股上磨来磨去,手伸向大腿上下摸着,嘴里不住地赞叹道:“好香!好香!”

  “让我好好地欣赏欣赏你的美臀吧!真是天下少有,天下少有,你知道么?”

  县长一边欣赏一边问道。范霞仍然不说话,心里却在想,真没想到县长竟然也如此。

  药性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县长赶紧把衣服脱掉,很自信地让范霞看他的男性象征。范霞面对县长站下,用手把住了县长粗壮却不是很长的男根。县长则抓住范霞的乳房揉捏。

  范霞低着头,满把握着粗壮男根,听见县长舒爽无比地说:“你这手就像葱根,古人写女人的手说‘指若削葱根’,我今天才体会到了。”

  县长忍不住地把范霞抱住亲吻起来,范霞迷住眼睛,任县长在她的嘴里用舌头搅动,并不时发出轻微的呻吟。

  亲吻之后,县长又端详起范霞的头发:“你的头发染过没有?”

  “我不烫头不染发,只是用一些洗发膏,人们都说我的头发好。”

  范霞自信地说。

  “天仙,你真的是天仙!”

  县长再次仔细端详起范霞的身材来,“身上这么洁白,没有一点瑕疵,我看世界上只有你一个。”

  “县长真会夸人!”

  范霞终于说了一句话。

  “不是我会夸,是你会长,长得真是绝了!大概古代的四大美人也难与你媲美!”

  县长越夸越来劲儿。

  范霞只是笑,没有说话。县长有些忍不住了,他要把在药的作用下变得发紫的男根往范霞身子里放。范霞背靠墙,打开些腿,县长弓着腰,硬绷绷地,很快就进入了。

  男根一旦进入,范霞便迷起了眼睛。范霞作为一个女人,每当壮硕的男根插入之后,总会浑身舒爽,难以自控。

  县长看着范霞的妩媚神态,故意把男根拉出,看看她会怎么样。只见范霞微微睁开眼睛,不停地扭动身体。

  县长怀着汹涌澎湃的欲火,把范霞抱到床上,在她的屁股下垫了两块大毛巾,然后把她的身体摆正,只让两条美腿从床边垂下来,然后仔细打量令他陶醉的部位。

  县长站在她的两腿之间,弓下身子扶着她两条柔软滑腻的丰满大腿,县长把范霞的两腿撑开,蹲下来仔细观察起了她两腿间的令他垂涎的部位。阴阜凸起,阴毛舒展,随着呼吸浅动轻颤。

  县长伸手从她挺拔的小腿上一路上滑,直到她丰满的大腿之间,在品味充足之后,他才在她阴户上轻轻按摩起来。

  当他的马眼里溢出汁液的时候,他才将她两腿架在自己腿上。他弓下身体,将她放平在床上。

  他心跳得很急,他感到她的阴户实在是太漂亮了,阴毛并不浓密,却分布得相当均匀。肥厚丰满的大阴唇是暗红色的,鲜嫩的小阴唇和阴蒂则是晶莹的桃红色,密实地挤在一起。

  他用手指拨开那里的时候,觉得很有弹性,只要一松手,立刻就缩成一道肉缝,完全看不出生过小孩的样子。

  县长的下体已经硬得开始打颤了。于是他放弃了继续抚弄,直接把腰一挺,将整根肉棒都压在她的阴户上,沿着饱满润滑的肉缝上下滑动,在一片柔软湿润中寻找那个足以销魂的肉洞入口。

  难得有这么好的肉洞可插,如果只是快插快出未免有点不尽兴,所以他没有急于插进去,而是同范霞一样,闭上眼睛,将双手撑在床上,用最敏感的龟头部位一寸寸地慢慢探索她的美妙肉洞。

  范霞闭着眼睛享受,尽力不把浪态显现出来。她安静地品尝着,龟头的前半截,沿着湿润的肉缝挤进去,然后在肥厚丰满的大阴唇夹磨下,上下滑动,有时顶住圆润娇嫩的阴蒂研磨一番,有时迷失在花蕊般重重叠叠的小阴唇皱褶里,有时在那个小嘴般的肉洞入口挤压旋转半天。

  他的肉棒操作起来非常自如,他对准那似乎一直在蠕动不休的阴道口轻轻地一挺腰,龟头的大半便陷入了温暖湿润的肉壁包围之中。

  他一边调整位置一边继续将腰部向下沉,在龟头完全进去之后,他猛得将腰一挺,整根肉棒便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一阵电流般的快感随之冲进他的身体里。

  他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休息了好一阵子,才睁开眼睛,他见她的呼吸变得粗重了很多,又从胸口的部分看出她那白皙的皮肤已经带上了兴奋的桃红。

  她还是闭着眼睛,只是微微张开着小嘴,她的肉体热烈地欢迎着他的进入,阴道肉壁上的触须和皱褶,都在尽力分泌助兴的汁液,不断地蠕动着收缩着,层层叠叠地如同婴儿的小嘴在不停地吸吮,将一波波潮水般的快感电流,通过肉棒送进他的身体。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她丰满圆实的屁股,开始挺动身体,在他和她身体之间充满淫靡气息的“啪啪”撞击声和震动中,她那对挺拔的雪白乳峰,波涛汹涌。

  他一边放慢了抽插的动作,一边将她的双腿抬起来放在他肩膀上,让她的整个屁股和大半的腰背都悬在空中,只有肩背部分受力,这种姿势让她的阴道变浅,也可以让他每一次用力时插得更加深入。

  他看着那对雪白粉腻的乳峰在他的身体下随着抽插时而颠动如狂,乳浪纷涌,乳尖乱颤,时而缓如撞钟,乳波荡漾,乳尖划弧,快慢随意,轻重由心,整个身体都由他揉弄摆布,他心里有着无比的成就感。

  那一对乳峰顶端的两点嫣红,在不断的刺激下傲然挺立起来,就好象两颗晶莹的红葡萄,让他总是忍不住停下动作来细细品尝,然后带着加倍的满足和成就感,用力挺动身体,让那对巨乳以更快的频率颤动不休。

  在两种动作交替之下,他丝毫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在频繁的快感冲刷下,开始有了强烈的射精冲动,他才恋恋不舍地将肉棒拔出到肉洞入口,再狠狠地一插到底,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带动她全身发出一阵剧烈的抖动。如此狠插了四五下之后,他便无法遏止地开始喷发。

  在喷发中,他一边用密集的高压精枪扫射,一边享受她层峦叠嶂的肉壁的吮吸摩挲,他实在是太兴奋了。喷发完后,他再次慢慢地把玩揉弄起她那对丰硕柔软的瓷乳。

  范霞刚才虽然已经达到了高潮,可乳头仍然坚实挺立,下面湿淋淋的肉洞口还在翕张颤动着,仿佛是呼唤他再次进入。

  在那对瓷乳的吸引下,县长很快就恢复了再战的能力,他架起了她的双腿挺身入肉,这一次他的肉棒几乎是被她蠕动着的阴道肉壁直接吸进去的,刺激比上一次更加强烈,他马上就投入了全力鞭挞雪白肉体的热情之中。

  乳浪纷飞之间,他听到了她发出的足够淫荡的声音,这一次,他忽轻忽重地抽插了几百次之后,便以最深入的冲击姿态对准肉洞一插到底。

  炮炮探底,他的肉棒每次都是拔出大半后再狠狠插进去,感觉上每一次都比以前更加深入,她的肉壁对他的缠绕也更加强烈。

  她的身体反应也越来越强,渐渐开始有了高潮的迹象。当他最终感觉到她的高潮将要来临的时候,他也已经有了喷发的感觉,这正是他最期待的时刻。

  兴奋之下,他不禁用力握紧了她丰满的臀肉,整个身体压了上去,狠狠地将肉棒抵进她身体的最深处。他和她之间的身体结合得如此紧密,整根肉棒再没有一丝露在外面,甚至连她饱满凸起的的阴阜都被他的耻骨压得凹了下去。此刻他不再怜香惜玉,只是不断地加大力度,把她的屁股用力向前压,整个手掌都陷进了她柔软的臀肉里面,恨不得连阴囊都一并挤进她的肉洞里面,享受她整个阴道在高潮时波浪般频繁强烈而无休止的蠕动和收缩。

  在这种整根肉棒都夹在蠕动肉洞里的情况下,唯一能做的事是用力抵紧她的身体,握紧她的屁股,用自己的耻骨在她的阴阜上划着小圈摩擦,也就是从肉棒根部略微调整角度,以微妙的力学杠杆调整肉棒在肉洞里的方向和位置,但不管是那种方向,强烈的快感电流都如同咆哮的海浪,奔驰在他的整根肉棒上。

  在不知道是多少次快感的冲击下,他终于守不住精关,在她体内猛烈地喷发起来,在这种眩晕式的快感之中,他觉得他已经不知道被浪头卷到了什么地方,唯一能做的是更加用力地将肉棒抵进她的身体里面,直到射尽最后一滴。

  这一次高潮中的尽情射精,几乎射光了他剩下的所有力气,他趴在她身上好一阵动弹不得,好在她的身体柔软舒适,趴在上面异常享受,很有恢复体力的作用。

  她推他下去,两个人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县长又恢复了几分精力,虽然心里想以后还有机会,但是这具丰满美艳的肉体实在太过于迷人,本来只打算欣赏欣赏,结果不知不觉地已经再次翻到她的身上尽情驰骋起来。

  那个销魂蚀骨的肉洞也似乎被完全开发起来,象有生命一样恨不得吸光他的最后一滴精液,最后让他喷得疲倦欲死,他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于是趴在她身上,一边为她的乳房按摩,一边恢复体力。

  过了一会儿,当县长又一次开始抽动,并很快在在她体内全力喷发之后,他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可就在他怀疑自己会不会精尽人亡的时候,她还是舍不得离开她的身体。

  范霞非常满足,她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筋疲力尽的县长,颇有些怜爱地让他到床上躺下。她也累了,但她并没有像他那么累得厉害。

  她拿县长和赵昀对比,觉着县长更为热烈。她再拿县长和浩天对比,觉着还是跟浩天交合更为销魂。

  看着疲惫不堪的县长,范霞让他好好睡上一觉,并说她要走了。县长有气无力地说:“你真好,真厉害,我领教了!我不送你了,有时间我还会约你的,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会尽全力帮你!”

  范霞点点头,穿起她的衣服,跟县长说了声再见就匆匆地离开了。

  【完】

上一篇:夜为色媒

下一篇:急智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