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出差的寂寞让我和她在火车上翻滚
第一次讲讲我的往事。本人虽然结婚好些年了,孩子也有了,但不是什么安分的人,接触的女人虽然不多,但喜欢在良家里寻找机会。
这次先说我的第一次出轨经历。
那时候我还在咨询公司上班,结婚时间并不长。咨询公司做项目都需要长期,但我做了那么久还没过乱搞的经历,但这次我遇到了她,蓉蓉。
蓉蓉是从外资事务所来的我们公司,现在在广州分公司那边任职。年会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她,我就感觉眼前一亮,说实话,公司女的并不多,但她无论放在哪都应该算很出众的女孩。姣好的面容,黑又直的长发,中等身材,皮肤白皙,有着江南女子那种独特的温柔婉约,说起话来甜甜的。让我情不自禁的开始幻想和她的种种。
老天还真是挺眷顾我的,让我们有机会分在了一个项目组里。那是在新疆的一个项目,项目基地在大戈壁深处,当地条件极其恶劣,好在项目单位还算有钱,对我们也算照顾周到,我们一行五人(我方项目负责人、我、蓉蓉,还有甲方总公司两人),一行人就她一个女孩,在荒无人烟的工厂待了两周的时间。
项目组里就我和蓉蓉年纪相仿,我又是有意接近她,在那种一下班就无聊到极致的地方,我们很快就熟络起来。后来我才知道她是Z大的研究生毕业,毕业就进了外资公司,工作了三年之后来了我们公司,26岁,有个男朋友,但由于工作性质总是,两个人相处时间并不多。
期间她和我聊起了外资公司的八卦,男高管和女员工通奸,丑闻满公司乱飞,然后我就顺势和她聊到了性的话题,妹子也没有很害羞,顺带还让我知道了她已经很久没做了,我还开玩笑说外资公司那么开放,你们出差那还不得天天和男同事乱来啊,她到没有生气,只是略带娇羞的跟我说,她是比较保守的。
我才不怕你保守,作为色狼的本质,我们要的就是开发保守的姑娘,我们都爱良家,哈哈。
后来有一件事又让我们的关系发生了点变化。那天一起吃饭,她说她房间的洗浴不太好用,想让宾馆给修修。然后大家吃完,各自回房间午睡,就在分开时她突然当着我跟另一个同事的面跟我说,我去你房间洗下澡,当时我听到都有点傻了,以为突然就要滚床单了,没想到那么快和突然,哦的答应就呆呆的带着她进了我的房间,然后傻傻的等着她去洗澡,她眨眨眼看着我,然后问:你怎么还不出去?当时我更蒙了,弱弱的说了句:我还以为要一起……她噗嗤一声就笑了:你去我房间睡,中午我们换一下。我只好悻悻的出了房门,但我凭直觉闻到了里面不一样的味道,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剥光她……
但之后一直没找到机会,直到项目结束。临行前,,甲方公司宴请我们,新疆人是真能喝,那天我们几个都喝了不少酒。喝完了我们就登上了从哈密会乌鲁木齐的,上车后甲方的带队人给我们每人一张车票,分配晚上的房间,我才发现,这趟的奇怪之处,卧铺车厢分上下两层,每个小包间两张床。
分配房间的时候,我就在想要能和她分在一间就好了,但那人很不给面子,居然让她和另外一个男的一间,而我和我同事一间,顿时让我差点把喝的酒都吐出来。这时候,神转折出现了,蓉蓉拿到车票后也觉得很尴尬,指着我跟我同事说:我和你换一下,我和他一间吧。我同事当时都傻了,现在想想那个表情我都觉得可乐。其实当时看他们俩还完我都傻,然后是忍不住的一阵激动。分完房,大家聚在一起玩牌醒酒,我哪里还有心思玩牌啊,一门心思都在想如何才能舔到她的咪咪。
一直打到夜里两点多,终于都扛不住要睡觉了。我和她一起回隔间,大家都喝多了,感觉进了房也没那么尴尬。关门上锁,熄灯,我就听着她窸窸窣窣地脱衣服的声音,老二硬的厉害,但苦于找不到机会。
床上各种翻,听着车轮咣咣咣的响,怎么也睡不着。期间也听见她翻来翻去的声音,知道她也没睡,忍不住了就跟她说话:喝得有点多,难受,睡不着。她也说睡不着,然后我又问:你怎么跟我一间房,我这样更睡不着啊,你就不怕我撒酒疯?
她听完哧哧一笑:不会的,我相信你的人品。听完我从床上蹿起来了,一下就坐在了她床边,直勾勾的看着她问: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那种人。说完我就扑到她身上。
不得不说,酒有时候确实是个好东西,我刚亲上去的时候,她还惊呼一下,稍微推了推我,然后也就不再抵抗,开始回应我,我们疯狂的接吻,并迅速的脱掉了她的内衣和我的衣服,借着车窗外投进来的光线,我看清了她的身子,在光线下,她的皮肤更显白嫩,乳房不大,但也很饱满,我贪婪的用力吸允她的咪咪头,她也用力的抱着我,甚至弓起了腰,发出嗯嗯的叫声,不过都淹没在了车轮的碰撞声里。我再也忍不住,掰开她的双腿就刺了进去,她早就洪水泛滥。其实我也有段时间没做了,本来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还好喝了酒,加上在火车上做,空间不够,体位并不是很舒服,我才坚持了两分钟很快就射了,她估计也没想到我会那么快射,都来不及阻止我就让我射在了里面。有了第一次就再也管不来那么多,我们纠缠在一起,顺着火车的颠簸,贪婪的索取,最后都精疲力尽了在那狭窄的卧铺上相拥睡着。第二天醒来都有点不好意思,也没有再做,收拾收拾准备下车,我们还怕昨晚上动静太大让隔壁听到了,事实证明担心很多余,第二天大家除了倦容,没别的异常。
回北京后,我们又利用下班的时间去她住的宾馆(分公司的同事来北京配合项目都住宾馆)做,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告诉家里要加班,很晚才回家。但好景不长,这个项目很快就结束了,她回了广州,刚开始分开的时候我们还互动比较多,但意识到以后没什么机会见面,就慢慢淡了,之后差不多同时间离职,也就彻底断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