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此情綿綿
此情綿綿

此情綿綿(1)

         

我頭一次見到文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對。

那是個初夏的傍晚。她穿著粉紅色的無袖短裝,配上同色的短褲,齊踝的白

襪與白網球鞋。剪了香港女孩時興的短短男仔頭。素淨的臉上,一雙大眼,

看人的時候水靈靈地,仿彿盈滿了溫暖的笑意。小巧的鼻頭微微上揚,上唇

的弧線優美地在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新月。身形嬝嬝婷婷地,只應纖穠

合度一句成語差可形容。想是剛從炙熱的陽光下進來,臉頰、手臂、與一雙

光潤修長的腿上,仍泛著淡淡的金紅。略帶廣東腔的國語,清脆中透著溫軟

我注視她的眼光,必定是火熱而無禮的。因為與她握手的時候,我可以感覺

到一絲紅暈掠過她的臉頰,眼中也閃過一道似羞似嗔的光芒。她的手纖細而

柔軟,掌心傳來微微的體熱,不像一般女孩,手心多是冷冷的。晚宴中,我

拼命制止自己像白癡一樣的凝視她。怦然而動的心,像初戀少男般的惶惑。

當我的眼光,掃過文的所在時,她四週的人物仿彿都暗淡失色了。那是一頓

食不知味的晚餐。餐後,大家在客廳裡閑聊。座位不夠,所以眾人繞著矮幾環膝坐在地毯上。

文竟然擠到我的旁邊坐了下來。像個剛拿到玩具的小孩,我的心怦怦然地充

滿了喜悅。朋友們插科打渾,葷素不拘的講起了笑話。平時就讓朋友們稱作

冷面笑匠的我,這時更是恍如靈光泉湧,適時的一兩句話、一個小故事,都

讓朋友們開懷大笑。就是平常對我有點感冒的小顧,也不時笑得眼淚直流。

在眾人的喧譁裡,我能清楚地分辨出那響在身邊的清脆笑聲。有時偷眼望去

,與她的眼波相接,那大眼裡的笑意,讓我在悸動中,說不出的滿心暖和舒

暢。

夜漸深了,朋友們開始講鬼說怪。室內強勁的冷氣,涼颼颼地在皮膚上養起

雞皮疙瘩。文睜大了眼聽著,雙臂卻把膝蓋抱得緊緊的。身子也縮成了一團

向我靠來。手臂與大腿的肌膚短暫接觸,我可以感覺得到那絲緞般的光潤,

更有那絲緞所沒有的溫熱。講完了一個與浴室有關的鬼故事。出人意料的,

文打了我大腿一掌,「害我不敢去上廁所了!」望著那張宜嗔宜喜的笑臉,

我著實發了一會兒的呆。直到她噗嗤的一聲輕笑,跳了起來向廁所跑去,我

才傻傻的啊了一聲。文從廁所回來後,又擠到我身邊坐下,身體越發的靠緊

了我。在大家爭辯小林講的鬼故事是真是假的時候,文拿指頭戳戳我的手臂

,低聲的說:「講那麼恐怖,晚上睡不著了!」我低著頭聽她講話,兩人的

頭幾乎碰到一起。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一股幽暗的暖香,看著她粉紅色的舌尖

在雪白整齊的牙齒間躍動,我興起了一種觀賞藝術品時才有的感動。她見我

發呆傻笑的樣子,微微一笑,轉頭把下巴擱到膝蓋上。眼睛望著正在講另一

個故事的小林,不再講話。那一瞬間,我清楚的再度捕捉到她那又羞又嗔的

眼神,很奇怪的,我竟然有一種心痛的感覺。

兩點多鐘,大家在呵欠連連聲中互道再見。分手前,一些朋友約了明天一道

打網球,我趁機徵求文的意見,她很爽快的答應了。

接下來幾天,我們一夥人天天都有活動。不是打球、遊泳、野餐,就是電影

、畫展、音樂會。頻繁的互動中,詫異地發現,我與文竟有非常相似的人生

觀與興趣。我更深深體會了文發自天性的善良與親和力。這些,加上初見驚

豔佈下的種子。文,在我心中一日深似一日的紮下了根,寫成了我一生中不

可磨滅的這一章。

這天,一夥人又約著上阿同家聚會。阿同是舊識阿美的老公,做房地產發達

,我們透過阿美認識了他。難得的是,阿同並不因我們窮就小視或應付我們

。與我們交往總是熱熱絡絡、誠誠懇懇的,因此我們也樂意和他打交道。阿

同家的豪屋,除了泳池,其他拉拉雜雜的玩具像彈子房、影音室、麻將間、

吧台甚麼的應有盡有,是我們常去的“遊樂場”。

遊戲的時光總是短暫,一個下午,轉眼就過去了。吃過晚飯,眾人湊著一夥

夥地,各自繼續著白天未完成的活動。起居室裡,阿美抓著兩把吉他,大呼

小叫地要我同她一起給朋友們伴唱。瞧見文在人堆裡,我假意推辭了一下,

滿心樂意地接過了琴。眾人興緻頗高,七嘴八舌的翻著譜選歌,在我和阿美

兩把琴的伴奏下,不一會兒,竟唱了二三十首。這時,阿同打書房裡招呼阿

美、小林等幾個,要他們過去幫忙。阿美嘟嘟囔囔地放下琴,臨走,卻慫恿

著剩下的幾個人逼我獨奏。眾人一陣起鬨,我樂得周瑜打黃蓋,藉機以六弦

娛美人,於是深吸一口氣,正了正坐姿,錚錚淙淙的彈了起來。每首間奏,

我只敢飛快地瞟文一眼,深怕亂了心情。即令這樣,我匆匆捕捉到的,文那

亮得異常、充滿驚詫的眼光依然攪得我起伏不定。幾首大曲彈完,我終於從

緊繃的樂興中鬆弛了下來。小華直叫安可,文也附和著。我隨手撫著琴,假

作不在意地瞟著大家。

文斜倚沙發上,左手托著腮,凝神地聽著我悠悠的撥弄著吉他。即興的地中

海風小夜曲,在暈黃的燈光與落地窗外婆娑的樹影陪襯下,醞釀著溫暖而慵

懶的氣氛。白紗窗簾在晚風的挑逗下,不時的輕顫出微漣。空氣裡,若有似

無的飄著不知名的花香。偷空望去,文原來清亮的雙眼,此刻卻濛濛地像覆

了一層霧。似癡如醉的神態,看得我心中一痛。恨不能把心中滿溢的疼惜與

愛憐,在下一刻由六根弦上全數的揮揚出來。

「開戰嘍!」小林在書房裡大叫。一群牌棍轟的發一聲喊,全擁了去。沒兩

下子,書房裡就劈哩啪啦的東南西北起來。我聳聳肩,收了琴,坐到地毯上

。立鳴問:「有人要遊泳嗎?」剩下的幾個人又爭相附和。我搖搖頭。「太

累了,免了吧。」出乎意料地,文也接口:「我也不想去,你們去吧。」

眾人吱吱喳喳地出後院去了。霎時,客廳裡就只剩我與文倆。我的心登時砰

砰地跳得飛快。勉強不著邊際地談了一會,心裡始終不安的騷動著。望著文

似笑非笑的臉,沈默了一會兒,我終於忍不住了:

「妳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嗯?」從文略帶淘氣的眼神裡,我清楚地知道她瞭解我要說什麼。但是我

非得說出來不可,太苦了。

「妳。就是妳。白天、晚上、每分、每秒,都是妳。甚麼事也不能做。張眼

、閉眼、吃飯、上廁所、彈琴、講笑話,都是妳。好難過,知道嗎?」

我一口氣說完,憋著氣,睜大了眼盯著文看,等候她的判決。

「...傻瓜。」

文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取代了眼中淘氣的是,那彷彿充塞天地、瀰漫六合,

讓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柔情。她欠欠身,伸過一隻手來,輕輕地刮了我

的鼻頭一下,撫著我的臉。

「我也想你呀。」

我腦中霎時響起了貝多芬第九中的歡樂頌合唱。我仿彿看到了滿天金光照耀

遍地繁花。我仿彿見著了成千上萬,瑰麗奇彩的煙火同時在夜空綻放。我想

衝出門去,大叫一聲,昭告天下。那種狂喜,今天回憶起來,仍能溫暖地照

亮生命中最寒冷黑暗的時刻。

我轟然一下倒在地毯上,雙手掩著面,壓制心中亟欲喜極而泣的衝動。突然

又坐了起來,捧著文的手在臉頰唇邊摩挲。文笑盈盈的瞧著我,眼中仿彿也

有淚光。不時闔上了眼。胸口快速的起伏,頰上紅霞蔚然。心情激動之餘,

我低頭望見文著白襪的腳,膽子突然大了起來,倏地伸手握住了它。文先是

一驚,微微掙了掙,張大了眼。繼而又甜甜一笑,閉上眼。略略緊繃的小腿

肌肉,緩緩地放鬆。臉紅得蘋果似的。我滿心愛憐地,隔著棉襪輕輕撫弄文

的趾掌與腳踝。文輕嘆了一口氣,柔軟而富彈性的腳掌逐漸地暖燙起來。我

火熱的掌心,隱隱地仿彿能捕捉到不時從文身上傳來,幾乎微不可察的輕顫

。要不是怕人看見,我真想也閉上眼,讓敞開的心好好的領略這微妙而美麗

的時刻。

不知過了多久,院子裡傳來逐漸清晰的人聲,文輕輕掙了一下。我依依不捨

地放開了文,立起身來,向院子走去。文抓起了吉他,低頭叮叮噹噹的撥弄

和弦,耳根依然通紅。我悵然若失地與湧進屋來的人們打著哈哈,心虛得甚

麼似的。

十點多鐘,朋友們陸續告辭。立鳴與葉子央著我送他們回去,我正要答應,

文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可以也送我回去嗎?」不待我答話,葉子搶著問:

「小華呢?不是她送妳來的嗎?」「她俾小顧劫走先了。」葉子嘻嘻兩聲,

又說:「可得先送我們到家,我頭痛死了。」我聳聳肩:「打鴨子上架了,

你們﹗」立鳴嘿嘿一笑:「由得你嗎?」我搖搖頭,心中可是暗喜。到書房

向阿同阿美打了聲招呼,一群牌棍,正戰得風急雲湧,唔唔啊啊的,也不知

聽到了沒有。回程車上,葉子絮絮叨叨的講個沒完,我從後照鏡裡偷瞧立鳴

,他向我作個苦瓜臉,又翻了個白眼,我不由得笑了起來。偏著臉看看文,

見她眼波流動,也正朝我望,滿臉訝色。我突然感覺很愉快,笑得更加大聲

。文微微一笑,便又回過臉望著窗外。我這司機,當得可樂極了。把立鳴和

葉子送到家後,回到車上。正在想要跟文說些甚麼,文卻指著清朗的夜空說

話了:「嗯。真美。去走走好嗎?」我如奉綸旨,喜上眉梢:「小姐有命,

焉敢不從。」略加思索,便向高地公園駛去。

公園裡,雖已入夜,仍可看到稀稀落落停著的車中,糾纏難分的雙雙人影。

警車不時巡過,除了第一次拿手電筒遠遠地晃了晃,卻也善體人意地沒來打

擾。我們牽著手,沿著落花溪緩緩地走著。一次又一次,我向文望去,見她

也看著我時,便無聲的說著:「愛妳..愛妳..」她總是微微的笑,不說

話,眼中卻是一片迷濛。一會兒,她終於開口:「你的手好暖哦。」「是妳

燒旺了我的生命之火。」我誠心誠意的掉了句文藝腔,她倒噗嗤一聲,笑了

出來,緊緊地捏了捏我的手。我搔搔頭、揉揉鼻子,呵呵地傻傻陪笑,心裡

可是幸福得緊。

終於我們佇足在小丘頂上,夏夜的風撥弄完了樹梢的葉子,悄悄地流過我們

的耳際。溫暖的夜空裡,似乎滿溢著蠢蠢欲動的生命力。面對著滿天星斗籠

罩下的萬家燈火,耳旁是淙淙的溪聲,夾著此起彼落的蛙鳴。我們挽著手,

久久不語。我想,文是和我一樣的感動了。

「妳歡喜嗎?」

我終於打破了寧靜。文轉頭望了我一會,兩眼在夜色中晶盈的閃著笑意。

「嗯。好歡喜。」

說完了,張開雙臂,閉了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好舒服啊﹗」

我忍不住了,伸手環了文的腰。

「我可以親親妳嗎?」

文睜大了眼,定定的望了我一會兒。緩緩的閉上眼,揚起頭。

我腦子裡“轟”的一下,像燃起一把火。眼前,文的面龐,在月光下泛著象

牙似的光輝。纖長的睫毛輕輕地顫動,線條優美的雙唇,玫瑰花瓣般的,像

是要淌出水來。飽滿的胸口,迅速的起伏。低下頭,尋著了文微啟的雙唇。

既輕且緩的,我用唇觸撫摩挲著文。摟著她,我的雙手輕輕的撫弄文的腰與

背。她的呼吸逐漸加重。突然,她環住了我的脖子,四唇緊緊相貼。我感覺

到文張開了雙唇,濕潤柔軟的舌尖火熱地探索著。我略感訝異於文的主動,

但也絕不怯于配合。立時,我的舌尖也尋著了文的。兩舌四唇,沒命地纏綿

繾綣。鼻中飄著從她身上散發的淡淡香氣,腦子裡昏沈沈的發脹,像是要讓

這份得美人相知的感激撐爆了。

我緊緊的擁住文,模模糊糊地感覺文的身子像我一樣,也是火燙的。接著又

查覺到自己不由自主地怒漲,隔著薄薄的衣服,緊緊地貼著文。想到她不可

能沒感覺到我的生理變化,不禁有點尷尬。當然,這尷尬的感覺,此時此刻

,只在腦裡電光石火的一閃,持續了不到半秒鐘。良久,我們終於緩緩的分

開。相視一笑,坐了下來,同時喘了一口大氣。文向我企圖遮掩的地方瞟了

一眼,滿臉羞紅地低下頭。我慌亂地調整姿勢,好一會兒才安撫了下來。心

裡可是依舊充滿了激情與喜悅。

文倚在我胸前,擡頭甜甜的望著我。左手環著我的腰,右手伸出食指,撫著

我下巴冒出來的鬍渣渣。我輕撫文的肩頸,觸手柔嫩光潤而有彈性。想到人

說女人是水做,不由衷心讚嘆青春之美。大叫:

「我要幸福死啦﹗」

文噗嗤一笑,拿手指點點我,摟得我更緊了。我昏沈沈、樂陶陶地讓文倚在

身上。時間,此刻是要盡情揮霍的。文想必也是陶醉的。笑吟吟地閉著眼,

臉上及頸上的紅暈久久不褪。瞧著她比平常紅潤許多的雙唇,適才的熱吻,

在腦中一再地重演。我終於忍不住,低頭向那玫瑰花瓣似的春之饗宴尋去。

文湊巧睜開眼,看見我緩緩挨近的臉,嚶嚀一聲,尚未褪盡的紅霞,頃刻間

,又泛了滿頰。微張的雙唇,溫暖而深情地迎上了我。如是,我們不知多少

次的反復纏綿。回憶起來,我願發誓,文那濕潤、柔軟的唇舌是真正香甜的

交頸熱吻中,逐漸無法控制的生理變化,燒灼得我滿身燥熱,頭昏腦脹。強

忍了一會兒,我終於壓制了像是要跳出喉頭的一顆心,大膽地將左手掌搭上

了文的胸前。那觸手盈盈一握,青春飽滿的彈性,讓我幾乎感動得泫然欲涕

。就在這時,文嗯的一聲,掙了開來。一邊喘息,一邊幽幽地望著我:

「不行﹗這裡不行。」

我「啊..啊..」的說不出話來。心裡懊惱地清楚文是對的,這畢竟是人

來人往的公園。她笑笑,眼中、頰上閃著熊熊炙人的火焰,握住我的手,偎

在我肩旁,不再說話。我怏怏地握緊文的手,呆呆地等候聚在別處的血液匯

回腦中。等意識完全清醒,我輕無聲息地長嘆了一口氣,捏了捏文的手。風

像是突然涼了下來,文瑟瑟地抖了一下。我摟住她的腰,再嘆了一口氣。

「走吧。」

兩人遂相倚著,走向停車場。送她回家的路上,兩人都吶吶無語,偶爾想起

在公園中的種種,相視一笑,似乎都有點尷尬。分手後,我度過了輾轉反側

的一夜。

                              此情綿綿 (2)

         

一連兩天,文都沒有消息。打電話去,也沒人接。第三天,胡思亂想了一上午,滿腦子文

的音容笑貌,手上甚至還能感覺她的體溫。做甚麼事都無精打彩,心不在焉。將近中午,

再也忍不住,跳上車,向文住的公寓駛去。到了她門前,輕敲了幾回門,卻沒人應。我突

然感到腦中一片混亂,惶惶然地,像個迷路的孩子。咬了咬牙,我寫了張條子:「訪未遇

,悵甚。個鐘再返,望相見。知不具」從門下塞入。失魂落魄地上了車,在附近找了一家

咖啡店,要了杯卡帕其諾,木木地看著窗外的車流。腦中除了文的名字外,一片空白。過

了像一天那麼長的一個小時,我迫不及待地衝上車,飛馳回文的公寓。門前貼了另一張條

子:「我在遊泳池,來找我。」

幾乎是小跑步地,我找到了遊泳池。一眼瞧見文在池裡優雅地來回遊著,我費力地控制著

不讓眼眶模糊,在池邊默默站定。文擡頭見了我,揮揮手,指指池畔,接著掉頭向我遊來

。我向前兩步,握住文伸出池子的手,把她拉出水來,眼前陡然一亮。文,出水蓮似的,

一件雪白連身泳裝,襯著讓夏日炙得略略泛紅的肌膚,婷婷立在跟前。水珠沿著玲瓏浮突

的曲線滾動滴落。原本就修長的雙腿,在泳裝襯托下,更顯得增長了幾分。文揚手把濕淋

淋的短髮後攏,露出圓滿的額頭,頰上與鼻頭水珠晶亮地閃爍。雖然隨意地站著,處處都

透著動人心弦的嫵媚。兩眼中飽含笑意的柔光,緊緊栓住我整顆心。不發一語地,文拾起

池畔一條白色的大浴巾,自然而優雅地略略抹去身上、腿上的水,在腰間打了個結。低頭

穿上鮮黃的一雙拖鞋,跟著伸出手來,向我笑笑,牽著我的手。我像個孩子似地,任她牽

著,向她的公寓走回去。

領我進了屋,文掩上門,招呼我坐下,進浴室另拿了條毛巾出來,把紮在腰間的浴巾解下

鋪在地上,優雅地盤腿坐下,緩緩擦著猶在滴水的頭髮。首次登堂入室的我草草打量了屋

內的陳設,客廳連著臥室的一大間,疏疏落落擺著原木製的傢俱。整體的色調是暖暖的米

色,佈置得很是清雅。我暗暗讚了一聲,雖然心裡早已平靜,卻裝著忿忿的聲音:「妳怎

麼了?」文立了起來,握住我的手,幽幽地說:「在外州的姨病重,表弟半夜打電話來,

走得匆匆,今早才回來..」「抽空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麼?」我的語氣似乎重了些。「

對不起..」她的眼眶一下紅了起來。我心裡一疼,再也裝不下去。摟緊了文,輕輕撫她

的肩頸。她環著我的腰,把臉埋在我胸前。我又聞到那熟悉的香氣,不由得奇怪:「咦,

妳甚麼時候用了香水?」她埋在我胸前的頭搖了搖,唔唔地否認。我知道鴻蒙未鑿的女孩

身上會有乳香,但是,文不曾隱瞞我她以前有男友,數夜前公園中的情愛纏綿,也使我相

信她並非初解人事。那麼,這幽暗的暖香竟是天生嗎?一念及此,不由我心中一蕩。文像

是知道我在想甚麼,低低著頭說:「人說我身上有香氣,我自己可不知道,真的嗎?」「

不﹗好臭呢,我的香香公主。..哎喲﹗」文戳了我腰眼一記,擡起頭,蹙著眉,佯怒地

瞪著我。可惜,眼中和嘴角的笑意不合作。

我伸手拂去她肩上與髮際殘留的水珠,順手輕緩地摩挲文的面頰與耳垂。只見她眼光逐漸

迷濛,呼吸也變得短促起來。捧起她的臉,我滿心愛憐地輕吻她的額頭、眉際、鼻樑、下

巴。又把臉湊近,用側臉緩緩摩挲她的臉頰。文闔上了眼,鼻息變得愈發沈重,在我耳邊

急促而輕顫地,由微張的唇縫裡吐著暖乎乎的氣。她的熱情讓我實在心癢難熬,摟緊了文

,貼上她的唇。她濕潤而溫暖的舌,悠悠地渡了過來,像要融化在我口裡般的柔軟。

舌尖在兩人口中熱烈地交歡著,身子又不聽話地激烈反應了。我緊摟著文,毫不掩飾我的

渴望。雙手緩緩撫愛著她裸露在泳裝外,仍然沾著水珠的光滑背脊與肩頸。她開始發出咿

唔的鼻音,雙臂緊緊箍住我,十指在我背上、腰間慌亂地扣緊又放鬆,放鬆又扣緊。我渾

身發燙,腦子裡渾渾沌沌像煮開了一鍋粥。自自然然地,我再度把左掌蓋上了文的胸口。

那飽含生命泉源的柔軟與豐實,在我火熱的手掌下急速起伏。我們的唇舌依然交纏著,我

緩緩揉著手掌下我魂夢相牽的生之果。文環著我的手漸漸放鬆,身子微微顫抖,嗯了一聲

。我鬆了口,手掌仍緊貼不放。張開眼,文亮晶晶的大眼正一瞬也不瞬地瞅著我,眼中有

股燒得人心慌的火焰。她幽幽輕嘆了一聲,緩緩擡起左手,移向右肩,把泳衣的肩帶褪到

膀子上。

我腦裡嗡嗡亂響,心砰砰地像要從胸腔裡跳出來。文閉上眼,垂下手,身子像是突然軟了

下去。我急忙攙著她,她順勢一手攬著我的脖子,偎倒在我懷裡。我蹲跪下來,把文放倒

在地下雪白的浴巾上。她睜開眼,衝我一笑,滿臉緋紅地張開雙臂。我俯身下去,側躺在

文身旁,手竟有些抖,緊張得像初嘗禁果的少男。捧著她的手,我的唇落在文手背上,緩

緩地,順著手臂,爬上她業已裸露的,渾圓光潤、柔若無骨的肩頭。文笑吟吟但略顯緊張

地看著我,一手撫著我的肩膀與頭髮。我向她鬢腳吻去,舌尖輕巧地點著她的耳垂,右手

偷偷從她的腰側爬上胸前。文雙眼緊閉,睫毛輕顫,雙唇微張,身體仿彿不安似地蠕動。

時而交互地曲起又伸直光裸的長腿。我的唇滑向她的頸子,手掌仍隔著泳衣緩緩揉著。文

深吸一口氣,微張的唇開始不可抑制地輕顫。我把臉埋在她的胸口,隔著薄薄泳衣,輕吻

那隆起的飽滿。文發出嗯嗯的聲音,雙手把我的頭輕壓在泛起紅潮的胸前。

我自己早脹得難受。可是,文的激情讓我感同身受、滿心疼惜。只覺得,就算捨命來取悅

她,也是心甘情願。我讓舌尖輕輕滑向文的腹部,所經之處,引起陣陣輕顫。文緊緊抓住

我手,隔著泳衣,可以看到她的小腹,時而抽緊,時而放鬆。沈重的鼻息,清晰可聞。我

掙脫文的手,手掌在她腰間巡梭。記起了阿同家那晚的旖旎風光,遂坐起來,捧起文的腳

,用臉頰、下頜撫摩她腳背、腳趾與腳掌。回頭向她望去,只見她通紅的臉上,漾滿溫暖

笑意,想必是與我一樣,甜蜜地回憶著吧。把臉頰貼上高舉的小腿,我把唇落在文腳踝上

。漸漸移向腳背、親吻她的腳趾。文頭向後仰,把背弓了,胸膛高高拱起,兩手攤在身旁

,雙拳纂著,蹙了眉,緊閉雙眼,微露的一排貝齒,咬著下唇。那模樣,看得起我心慌慌

地直疼。我放下文的腳,與她並頭躺下。

滿臉通紅的文慵懶地偏過頭來,眼光熱得像會燙人。我自己,想必也不比煮熟的龍蝦好到

那兒去。我湊過頭,輕咬文的下唇。她卻重重地咬了我一口,我知她已經到了臨界點,其

實我又何嘗不是呢?心噗通噗通地擂著鼓,我終於把手,由褪下的肩帶邊伸入文的泳衣。

當我觸到文那溫暖飽滿仍微微潮濕的乳房時,無由來地,我竟然心中一酸,眼眶熱了起來

。激動地想著:就算立時死去也無悔無憾了。一滴不爭氣的淚水,落在文的泳衣上,隨著

文起伏的胸線,滾落地上。是突然想到了人生苦短,而幸福的短暫無常吧?

文“嗯”地哼出了聲音。我緩緩解下文另一條肩帶,試著褪下她的泳衣。想是泳衣太合身

,加上我緊張的手也不聽使喚微微發抖,試了兩次,都不得竅門。就在我尷尬十分的時候

,文坐了起來,嫣然一笑。我從未見過,一笑中能包含這許多柔情、羞澀、與萬千嫵媚,

又發起呆來。文像伸懶腰般地舉高了雙臂,臉上的羞意加深了幾分。我慌忙伸手,將文的

泳衣一下褪到腰際。躍入眼前是恰恰一握、渾圓秀麗的一對。真正增一分太妖嬈,減一分

過青澀。豐碩飽滿之姿,有如盛放秋日的山茶。清豔動人之色,更似翩舞春風的桃花。文

嚶嚀一聲,兩手遮住了臉。我萬般愛憐地摟住她,輕輕放倒在地。文依然遮著臉,手肘半

掩著胸。我吻了一下她的唇,輕輕撥開她的手肘,吻上了文胸前。初觸蓓蕾時,雙唇與舌

尖如遭短暫電擊似的輕微痲庳直貫全身,腦中的昏眩與心裡的震動,至今餘韻猶存。文挺

起胸,迎向我的唇舌與雙手,顫慄的肌膚上泛起無數細小疙瘩。我輕緩地向峰頂的花蕊呵

氣,又讓唇瓣舌尖時急時徐地拂遍文秀麗的生之果實與花環。在文顫慄急促的呼吸裡,我

極力控制著心理與生理上要爆裂般的興奮,心中對能帶給文任何歡愉都由衷感到極度的喜

悅。

文喉間開始唔唔發出聲音,身體掙扎扭動,雙手不時揪我頭髮、扯我衣服。我坐起了身子

,近乎粗魯地拉扯文泳衣的下半截。她嗯地一聲,夾緊雙腿,接著又緩緩鬆了開來,微微

地擡高身子。我順利地將泳衣褪至腿上,彎下腰,手撫著她的腿,我的唇落在文光裸平滑

的小腹上。她突地一震,我向她望去,微微一笑。她“嚶”地一聲,才放下的雙手飛快地

又遮住緋紅的臉。我伏下身,把臉貼在文小腹上,一邊輕輕暖暖地噓氣,一邊用臉頰與唇

輾轉摩挲。文啊啊地顫抖出聲。我再也忍不住,飛快地除下鬆鬆掛在文腿上卻掩著極密之

處的泳衣。文重重地喘了口氣,紅著臉伸手來拉扯我的衣服。我輕輕掙開,向文腰腿相接

處吻去,她倏地夾緊雙腿,我往下挪動身子,讓顫動的舌尖落在文膝蓋上側內緣,沿著如

軟玉凝脂般的大腿迴旋上滑。左手輕輕揉撫她的小腹,但總堪堪止於茫茫的蘆花渡口邊緣

,右手捉住文曲著的右腳細細把玩。一陣陣顫慄後,文終於輕嗯了幾聲,微微張開了雙腿

。我強忍著難受的充脹,用鼻、唇、下巴在文的腿根處摩挲了一會兒。文氣喘籲籲地扭動

,雙腿張得更開。我的手指輕輕撫摩微聳的生命之丘,撥弄隱隱泛著光澤的纖柔綣曲毛髮

。突地把臉埋向那已隱隱可見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驚訝地發現,文竟然絲毫沒有令人

不快的氣味,更仿彿有那我熟悉的幽香。

我由衷喜悅地盡情用唇舌品賞沾露欲滴的幽蘭。身心讓極度的歡喜與滾燙的血液充脹得像

要炸開,心甘情願為此時此刻而生,為此情此景而死。文將左腿盤上我肩,右腳在我腰臀

之間摩挲,雙手溫柔地撫著我的頭髮。隨著我舌尖的輕重緩急扭動著,發出不由自主的咿

唔聲。我歡欣地鑒賞著文含苞凝露、生香軟玉般盛開的幽蘭,引著曼妙柔軟的花瓣花蕊漸

趨潮潤火燙。一會兒,文拿腳輕輕推推我,掙扎著坐了起來。我擡頭疑惑地望她。只見她

咬著下唇,臉上紅灩灩地滲出細小的汗珠,秀美如仙子一樣的臉龐,羞答答地透著讓人心

慌意亂的千嬌百媚。

「我要他,不要你。」「啊?」我一時沒會過意來。文垂了眼,張著雙臂,低聲又說了一

遍:「要他,不要你啦。」我明白了她在說什麼,立起身來,盯著文,慢慢地卸落身上的

衣物。文雙手在背後撐著地,睜大了眼咬著唇瞧我,同時擡起右腿,腳趾在我腿上胡亂畫

著圈兒。待卸盡了最後一件蔽體衣物,與文一坐一立地坦蕩相對,竟覺耳根發燙,像頭一

遭裸裎面對戀人般地有些害羞。欣賞著橫陳身前美豔不可方物的文,對自己奮張粗糙的男

性身體倒有些自慚形穢起來。文依舊咬著下唇,滿臉羞色,嗯的一聲,輕輕踢了我一腳。

欠身向前,伸出溫熱的手握住我,捧向光滑火熱的頰邊摩挲。我閉上眼,牙縫裡絲絲吐氣

,感覺文暖燙的呼吸癢酥酥地來回拂過,柔軟濕潤的唇舌接著包攏了我,細膩地撥動著每

一根焦急盼望的神經。像是第一次體驗一樣,我感受著靈魂深處發出的震動,啊啊不成聲

地顫抖了。

不知多久,文終於輕輕放開我。我要禮贊愛情與生命之美般地跪倒在她腿間。她環住我的

頸子,凝視著我的眼睛,我們的眼波無聲地交換著濃郁勝似烈酒的情意,互訴著對身心同

臻極樂的渴望。文把臉貼近,在我耳邊柔聲說:「愛我..」其間的銷魂韻味,真是難以

言語形容。我隨著她緩緩倒下,伏在她身上,感受著身下微妙的柔軟、光滑、與彈性。忘

我地吻著文,我極其緩慢地在她引導下淺淺探索著。初初進入文的時候,四肢百骸如觸電

般地震蕩,靈肉合一的感動在胸腔裡激烈地衝撞,想要從鼻子、眼眶裡逃出來。文也感動

了吧?我輕輕吻去她眼角滾動的淚珠。她雙臂緊緊纏住我,在耳邊喃喃地呼我的名字,絲

緞般的一雙長腿在我的腰臀腿際巡梭。我努力把自己深深沈入文的溫暖律動中,沒有明天

似地緊貼著她,配合著她的韻律,或急或緩,時進時退,纏綿繾綣地與她共舞著生命與愛

情的至歡至美。突然,文咬著我的肩膀,身體劇烈的抖顫起來,鼻中、喉間如泣如訴、動

人心弦地宣告著圓滿與極樂的即將來臨。我感覺自己要爆炸、要融化在文的心靈與身體裡

了。我要與文同升飛仙,齊臻化境,我要與文攜手翺翔,駕長風,穿迷霧,過險峰,掠金

波,展翼登青雲,扶搖上九霄,同浴朝陽,共沐星輝。我要..

劇烈地衝撞了幾下,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慉起來。像天地初開時的劇震,

我炸作了滿天星雨。奇妙的是,我的神思在此時是純然精一、無掛無礙、與天地同質的。

在這轟然爆發的一刻,古往今來一切的人時事物、悲傷喜樂、愛怨情仇全都融作太初之時

須彌芥子般的一點,那生命始創的原形。

蕩蕩悠悠地,我又回魂成俗世的本我,所有的喜怒哀樂又回到身上。身下的文間歇地微弱

抽慉著,肩背上開始覺出讓她撓咬過的疼痛。文閉著眼,抿著唇,短髮散亂,沾著不知是

我還是她汗水的胸隨著微弱的呼吸起伏。我頹然倒在文身旁,無限愛憐地抹去散在她額頭

與人中細細的汗珠。文微睜雙眼,柔弱地看看我,輕輕吻了我的手,眼角盈盈泛起淚光。

我鼻頭一酸,眼眶也濕了。文撫著我的臉,吻了我的頰,輕輕地說:「傻瓜..」把我環

入懷中。心中一暖,我突然覺得好疲倦,把臉埋上文胸前,枕著她的臂彎,不一會兒,便

沈沈睡去。只不知,夢中的我,是否微笑如嬰兒?

♡好市民達人♡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感謝您無私的分享謝謝唷

助跑~~~~~~~~~~~~~~~~~~ 我推!

分享快樂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