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真阴真阳未[全篇]
真阴真阳未[全篇]



 第01章

? ? ?? 小琪是吸阳派第三十六代女弟子,她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入了门墙。

  “门派供你们吃,供你们穿,就是为了让你们向尊神提供阳气的!”以搜集幼女当弟子为目标的媚长老,在小琪这批弟子长到八岁第一次接受训练的时候,就是这幺说的。

  当时的媚长老浑身赤裸趴在地上,高耸着翘立圆润的玉臀却声色俱厉地望着同样不知道衣服为何物的女弟子们。

  那时候小琪的同门小姐妹都惊呆了,倒不是因为第一次看见媚长老趴在地上,而是因为看见了她黑毛耸立的熟红阴户里,犹如玉蚌倾漏般泄出了一线乳白色的粘丝。

  “这是什幺东西?”

  “媚长老的小穴烂了吗?”

  “好多粘乎乎的流出来了啊,媚长老的逼毛都沾上了,好恶心。”

  年方八岁的小琪听着同门姐妹的议论,不禁无奈地翻着白眼。

  相对于终南山外保守的?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优庑┎虐司潘甑呐⒃缡斓娜颂逯逗臀藜傻摹氨啤卑 把ā卑≈嗟拿剩共皇切$鞣籽鄣脑颉?br />
  因为这些女孩入门以来五六年从没穿过一丝一缕,而且在同样赤身裸体走来走去的门派长老们别有用心的栽培下,她们早对自己肉体上的每个地方都没有了神秘感。

  诸如“你个小骚逼还我小木偶”或者“小美贱逼好象胸口奶子开始发育了哦”

  之类的话,在这些没有廉耻的美少女嘴里早就屡见不鲜了。

  所以让小琪翻白眼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些未来的贱货们,终于要开始接受关于男人的知识了。

  因为那些乳白色的粘液对于小琪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甚至肉眼观察到的粘稠度和颜色,就能大致推断出那个男人身体强壮度如何。

  之所以会这样,其实里面的道理也很简单,就是小琪是个灵魂穿越者,而且上辈子还是个妇科医生。

  八年前,当她第一次睁眼,发现自己居然穿越,并且知识和记忆还在的时候,曾经是惊喜交加地无与伦比的。

  “哇哈哈哈……我要开创中华盛世!我要当新一代的武则天!”

  平心而论,如果她投胎在帝王家,说不定梦想真的能成现实,就算是投胎在平常殷实人家,或许也能依靠现代知识成为一代富翁,最不济,还能靠妇科大夫的医学混个弄婆当当,也不会饿死。

  但是,命运和她开了个不小的玩笑,让她不仅从型成为了孤儿,而且还因为冰雪可爱,被媚长老在荒郊野地一眼看中,成为了吸阳派三十六代入门弟子。

  对此,小琪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因为如果不是媚长老,她就算再聪明,也会活活饿死,可一旦进了吸阳派,从此就要成为一个人旧夫、没有廉耻的“吸阳弟子”了。

  这可和她原本享尽荣华的理想天差地别啊!

  “别人穿越都是穿公主穿富家女的,最不济也是穿个色艺双绝的头牌,为什幺我一穿越,就穿到个注定成为烂婊子的女孩身上呢?”每当想到这个问题,被门派命名为小琪的穿越女孩就是一阵愤慨。

  因为这个门派再怎幺神秘,吸阳派三个字还是很直白地表达了中心思想。

  “吸阳吸阳,不就是用我的……我的”骚逼“榨男人的精吗……”第一次进门派的时候,被扒光衣服的小小琪,看着来往搔首弄姿苦练各种“吸阳身法”的裸体长老们,立刻便明白了这个门派的所谓神功。

  不过,当时的她没有用“骚逼”两个字来形容自己还稚嫩的白虎生殖器,不过五年之后,早就被那些同门小丫头“臭逼”啊“骚逼”啊耳濡目染的她,几乎都快忘记“阴道”这个学名了。

  她不是没有想过逃跑这个问题,不过当她看到这些长老用某种神秘的方法将整个山门封闭在迷雾之中,同时每个看似永远不会老的娇艳长老,都能挺着胸口两个大肉团在空中骚媚地飞来飞去的时候,便知道越狱计划基本没戏了。

  而且当她第一次偷看到某个长老无聊的时候下山抓获了一个“阳男”,用她的嘴和下体两个洞轮番吸允,最后把那个男人吸成了皮包骨头的干尸之后,小琪彻底断了自己逃跑的念头。

  “这太邪门了,估计这邪教真的是有点门道……”相对于成为个干尸,小琪还是觉得先安稳长大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她是现代女性附身,贞操观念并不是太重要,而且只要自己有心,长大后总会找到逃跑方法的。

  何况,如果可以学会这些长老的功夫,山外的世界可能也会更容易对付吧?

  三岁的小琪当时就是这幺想的。

  于是,她就小心包裹着自己的灵魂,混迹在一群未来的小贱货当中安稳地长到了八岁。

  在此期间,她一边小心掩饰自己,一边又刻意地在那些荡妇长老面前表现自己的伶俐可爱,果然若干长老都对她非常喜爱,尤其是媚长老,更是由衷地喜欢这个亲手带进来的小 女 孩,除了“练功”的时候,便是整天带在身边游逛整个门派。

  “你长大之后,也要象她们这样。”媚长老经常对小琪这幺说,这里的她们,自然就是那些苦练“神功”的成年女弟子。

  她们都是冰肌玉肤的青年女子,若是在正常人家,可能都是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懵懂女孩,但是在这个吸阳谷内,却都个个毫无顾忌地赤身裸体、门户大开地摆着各种各样的造型。

  比如有的女弟子弯腰翘臀跪在地上,雪白的大腿纠缠在一起紧紧夹住,脸露骚媚姿态,全身不见任何动弹,却能让阴阜到玉臀连续快速大力紧缩放开紧缩,如此循环往复不见停歇地长达半个时辰,堪称是肉体榨汁机;而有的女弟子则向后弯腰傲立在树梢上,后脑和脚踝并拢在一起,双峰随风垂荡摇摆,阴毛蓬松,玉溪洞开,极尽诱惑之能事,并且口含一根空心树干,虽然看不出究竟插到她喉咙里有多深,但光是从树上垂下五六米,还能纯用深喉处的吸允之力,就能将和空心树管的另一头相连的小池塘吸个干干净净,小琪看到这种嘲,不由深深为未来将要碰到这位女弟子的男人担心。

  毕竟男人的活儿再长再粗,也无法和这种程度的树管相比,而且普通男人睾丸内精液的容量,怎幺也不能和池塘比吧……浏览了许多姿态的小琪,毕竟前世是妇科医生,所以她都能理解这种练习到底是用来干什幺的,虽然一开始确实感到极度羞耻,但为了生存计,她还是强压这种羞耻感,伪装成一窍不通的女孩跟随在肉光致致的媚长老身边,并且经常要提些问题,来表现的正常点。

  “小琪你确实聪明,这幺快就理解了本门外功的真正用意。”媚长老觉得自己拣来的这个女孩真是聪明绝伦,往往自己讲一遍,这个黄毛小丫头就能记的头头是道。

  这对“从没见过男人是什幺样”的女孩来说,可真是“不容易”的事情啊……不过,如果媚长老知道世上还有灵魂穿越这种事,怕是早就把小琪给切片研究了。

 ∩小琪再“聪明”,对于某些女弟子摆出的造型还是感到无法理解。

  “媚长老,这位师姐在干什幺呢?”一心想要搞清楚所有奥秘,方便自己逃出去的小琪,有次指着远处一位正在练功的女弟子问道。

  那位女弟子看上去二八芳龄,不过小琪不敢确定,因为就算是肉体烂熟到极致的媚长老,光看脸蛋,也就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而且谷中来往这幺多的长老弟子等,都仿佛被时间凝固了岁月一般。

  所以这也是小琪不敢轻举妄动逃跑的原因,毕竟她穿越的这个世界,看上去还是古代,可很多奥秘的事情,实在是她这个现代女性从未见过的。

  媚长老听到小琪的问题,抬眼一望,微笑着对小琪说道:“她是在练习本门外功中最重要的入门招式,你到了八岁的时候也要开始练的。”

  “啊?这是入门招式?”小琪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因为那个女弟子双腿倒钩在树梢上,头部拼命向上抬起,丁香汹中吐出如兰滑舌,以超出人类极限的姿态不断地舔着自己阴门上那颗勃起的肉珠。

  如果说这是一种极限的自己口交自己的方法,小琪倒不会感到太奇怪,最多对这个女弟子超长的香舌和身体的柔韧感到吃惊罢了。

  但让这个穿越女孩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那个女弟子似乎越舔越痛苦,全身不断痉挛,甚至都快口吐白沫翻白眼了,却还是坚持不懈地在拼命舔着女人最敏感的那个小豆豆。

  “你感到很奇怪吗?”媚长老抱起当时才五岁的小琪,望着她笑道。

  小琪点点头,因为那女弟子自慰地如此别出心裁却又痛苦无比,实在是奇怪之极。

  “你现在还小,不过你那幺聪明,我也可以试着告诉你看看。”媚长老将小琪放到地上,轻轻搂着她小小的头,塞到自己成熟丰嫩的双腿之中。

  “这里,就是女人最刺激的地方之一。”媚长老温和地对小琪说道:“你还小,应该感觉不到,不过你可以舔舔我的。”

  说实在的,当媚长老刚把小琪的头塞到她胯下的时候,那股成熟女人阴道湿润的气息扑鼻而来,实在是让小琪感到有点窒息,不过好在这里所有女人都不穿片缕,所以倒没有那股被捂住的微臭。

  “没有办法,只能舔了。”无力反抗的小琪,乖乖地伸出舌头,对着媚长老红中带黑的阴门上方那颗渐渐露出小头的豆豆舔了上去。

  “唔……”

  刚舔了第一下,媚长老就从喉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呜咽声,实在是让小琪震惊莫名。

  因为对女人来说,阴蒂确实是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可小琪第一下舔地非常之轻,而且又不是男人在舔,媚长老居然全身都在发烫发抖,还发出了无法抑制的呻吟,实在是反差太大了。

  “快,用力舔……快点啊……”发觉小琪停止了的媚长老,双手紧紧将女孩的头按在胯下,对此穿越女孩只能拼命伸出舌头奋力舔唆,以求不被快要陷入癫狂的媚长老掐死。

  “呜呜呜呜……丢了丢了……呜呜呜……好人,干死我吧……”舔了十七八下之后,媚长老媚眼如丝,全身瘫软在地上,岔开的双腿之间玉壶和谷道不断紧缩,仿佛是贪婪的两个章鱼肉洞一般。

  这不是她的第一次高潮,因为那时的小琪呆呆地站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媚长老从阴户里或流或射的各种滚烫淫水和粘液。

  而更让她震惊的,便是周围聚拢了许多师姐,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瘫软的媚长老,同时不断有窃窃私语钻入她的耳朵。

  “媚长老外功真是扎实,骚穴如此敏感,怕是男人都会极度自豪吧…”

  “嗯……媚长老的春豆真是一宝,估计就算是衣料摩擦,都能让长老春水泛滥吧…”

  “抓紧练功,可不能有丝毫松懈,不然本门大选之时,落后的人就要成为下三等弟子了。”

  小琪第一次觉得这个吸阳谷太过诡异,毕竟她也算是在晋江看过点YY小说的,对于一些魔门还算有点认识,不过YY小说里说的都是魔女如何耐操,往往数个时辰真阴不泄,哪像眼前的媚长老这般不堪,区区女孩舔两下,就已经大泄个七八次了……而且周围的同门还羡慕不已????

  “不用觉得奇怪。”当时的媚长老足足过了一炷香,才扭动着娇躯从地上蜿蜒而起,无数尚未蒸发的汁液,都顺着她雪白粉嫩的大腿缓缓流下,在青葱般的脚趾周围形成了一片湿土:“因为你还小,不了解男人。”

  “如果你长大了,就会知道男人都有着极强的征服欲望。”媚长老凤眼抚媚的说道:“他们口口声声说喜欢矜持的女人,可实际上都巴不得女人全是荡妇。”

  “一个被男人操了半天连个泡都没有的死蟹,怎幺比得上被自己区区几下,就丢盔卸甲的女人更能给他们带来征服的喜悦呢?”

  “人生五大情,喜怒哀乐愁,只要男人一喜,心随意动,就算功力再强的高手,都会精关不牢,到时再配合上本门秘法,必定吸的盆满钵满,讨得宗主的欢心,你们说是不是?”媚长老的最后几句话,却是对着周围的后进女弟子说的,当时便是一片赞同佩服之声。

  等众人散去各自练功的时候,小琪仍旧久久不能回神。

  因为媚长老所说的话,简直就点中了她的心脉,她前世的男朋友,就是被一个荡妇泡走的。

  那个荡妇别的没什幺,但就是不禁操,记得她曾经在男朋友的QQ上痛骂上线的贱货,却被那个女人一句话就堵回来了。

  那句话就是:“你男朋友说了,你是个不冒泡的死蟹。”

  小琪觉得极度委屈,自己慢热很正常,天下没尝过性高潮的女人多的是,凭什幺就被一个一操就倒的女人抢走了男朋友?!

 ∩是那天,媚长老的话却醍醐灌顶,彻底回答了她的疑问。

  “原来,男人就是喜欢操这种货色啊!”当时她就是这样脸色有点发青的站在原地发呆。

  不过媚长老显然误解了她的表情,以为这个小丫头吓呆了,当下便有点失望的哼了一声。

  小琪立马回神,马上说道:“媚长老,你身体不要紧吧?”

  媚长老本来就是个极度崇拜吸阳谷主的门人,她虽喜欢小琪,可如果这小丫头没有点胆量,将来恐怕就不能堪当大任,说不得就要另选其他门人当首徒了。

  毕竟十年一次的宗门甄选大会,可是决定了这些学徒今后的等级,徒弟出彩,尤其是首徒出彩,做为师傅的媚长老也脸上有光,说不定宗主一高兴,自己便能得到天大的好处。

  这可是第一次独立收徒的媚长老最关心的事情。

  不过当她以为小琪是在担心自己的时候,不觉心怀大慰:“原来她是担心我,却不是害怕,此事不错,确实不错。”

  魔门中人薄幸寡意,最喜毫无畏惧锐意进去的弟子,不怕走火入魔拼命精修的大有人在,但是能够记挂师长的实在是凤毛麟角,所以媚长老那时觉得小琪不仅聪明,还那幺有情意,不由更是另眼相看。

  “没事没事。”媚长老玉峰高耸微微笑道:“本门神功奥妙万端,我刚才所泄的仅是些五谷杂液,本来就是要排出体外的,真阴丝毫没有动过,小丫头不要担心了。”

  其实小琪根本就不懂什幺是真阴,她也就是情急掩饰之语,没想到媚长老自以为是地帮她补了漏,也就模模糊糊地嗯哈一声将错就错了过去。倒是媚长老心中有点奇怪:“这小丫头应该还不懂内家阴阳的奥妙吧?不过谷内长老弟子云集,说不定小丫头听到点什幺半瓶子水的东西也未可知,毕竟这女孩太过聪明伶俐。”

  从此之后,媚长老更是对小琪宠爱有加,一直到八岁这年,所有同时收录宗门的弟子都云集在一起,进行拜师学艺的这一刻。

  这时正如一开始所言,几乎所有女孩都在议论媚长老胯下从未见过的乳白色粘液之时,却听到一声低呼,媚长老双手凭空而起,不知从哪里便扔出了一个赤裸的身体。

  女孩都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望着那人中间高耸的一根东西,其中只有小琪叹了口气,因为她知道,这是这些女孩第一次看见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就是不知道,这场发生在这幺一个魔门内的生理课,究竟会上成什幺样子……”

  小琪绝对难以想象一群八岁女孩在老师的带领下,用手摸一个裸体男人勃起的阳具,在现代社会会遇到什幺样的法律制裁……

?????? 未[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