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春光无限好12
春光无限好12

上一篇:神鵰外传 ( 16 )

下一篇:赤炼仙子

      

  书名/春光无限好-12【大结局】

  作者/老糊涂

  出版/河图文化有限公司

                              内容简介:

  欲收购春水市火车站附近土地进行开发的徐子兴,碰上住户不肯搬走的问题。

  在市领导不肯帮忙的情况下,徐子兴只好亲自出马,找上领头的程大爷,但这

次的会面,竟让惠民医院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扩展机会!

  且看农村少年徐子兴发达之路最终回,如何抱得美人归!

  目录:

  第一章收费服务

  第二章风光劳模

  第三章一箭双雕

  第四章「妖女」献身

  第五章两美归心

  第六章第一村

  第七章光环缭绕

  第八章左拥右抱

第一章收费服务

  赵如清瞇起眼睛,凝视着帅气的我,她总有一种不实在的感觉,她是一个务

实的人,从她能够将事业做到这种程度,还有她的工作习惯,都可以看得出来,

她要找的男人虽然不用门当户对,至少也要两人大致相当,可她在我面前总有一

种低我一等的感觉,尽管我只是一个农民。

  基于那种感觉,赵如清在我面前总是心慌意乱,虽然她非常享受与我一起调

笑的情景,可那种心慌总是时时在折磨着她。这是一种女人追求安全感的心理,

她希望将来的婚姻能够稳定,不会被她的男人抛弃。

  「子兴……你喜欢我吗?」赵如清双眼迷离,柔声问道。

  「我喜欢你,可我不能跟你结婚。」

  我这种奇怪的论调顿时让她惊了一下,她突然挣脱我的怀抱,睁大一双美眸

困惑地望着我。

  虽然赵如清没有问,我还是解释道:「我已经跟思雅订了终身,我不能负她,

可你也知道,我的功夫,一个女人不能满足我,我希望你跟思雅她们一起照顾我

一生。」说完,我期待地望着赵如清。

  赵如清呆了呆,可在我那充满期待的眼神下,她哪里还有办法反抗?最后她

将身子依偎在我怀里,喘着气说道:「子兴,我……我愿意一辈子跟你在一起,

你别抛弃我。」

  「不会的,如清宝贝,我怎幺捨得离开你呢?」

  我搂着赵如清的柔肩,大手轻抚着她的背,下巴摩擦着她的秀发,道:「我

会呵护你一生,永不相弃,宝贝,有没有想我?」

  闻着从赵如清身上散发出来成熟女人特有的幽香,我心里一阵癡迷,情不自

禁的将身子往赵如清身上靠,伸出手放在她那光滑的玉腿上,虽然她没有穿丝袜,

但那细腻的肌肤摸起来却依然美妙,触感十足……

  「啊?我……」赵如清没有回答,却将身子使劲往我怀里钻,脸上红了起来,

而其实,这就是回答。

  我抱起赵如清走向里间,她则如猫般腻在我怀里,突然挣扎了一下,道:「

我……我洗个澡。」

  「哦,那……我看着你洗澡。」这间豪华包厢内还有浴室,我把赵如清放下

来,看着神情娇羞的她,淫笑道。

  「不……不许看。」赵如清站到浴室门前,恶狠狠地说道:「你要是敢看,

我……我就……哼。」

  「好、好,我不看。」我来到里间的大床上,四仰八叉躺在上面:「你放心

地洗吧,我真的不看。」

  沐浴过后的赵如清只穿着一件黑色真丝的的睡衣,根本遮掩不住她那曼妙的

娇躯,并在黑色睡衣的衬托下,她的肌肤越发显得白?,并由于沐浴过后,更显

得水嫩,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芒,那半湿的头发随意披在香肩两侧,还有一

些发丝遮住那漂亮而迷人的脸颊。

  我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如清,我想要你……」说着,我双

手紧紧搂着赵如清,让她无法动弹……

  赵如清的玉脸倏地红了,心跳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赵如清只是略微挣扎一下就放弃,头倚在我的肩膀上,埋怨道:「你讨厌啦,

不会轻点吗?反正我又跑不了。」

  「哦。」我见赵如清如此顺从,知道她已经完全接受我,便一只手揽着她的

纤腰,另一只手拉扯着她的睡衣。

  赵如清不知是有意还无意,睡衣上的钮扣并没有系紧,被我拉扯几下后,睡

衣就被我扯开,顿时那雪白而光滑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更让我差点欲火焚身的

是,她的睡衣内什幺都没穿……

  我顿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舔了舔那干燥的嘴唇,想将那傲然挺立的雪峰含

在嘴里,肆意地品尝一番。

  「嘿嘿,那我来了哦,如清。」我神情兴奋道,伸手将赵如清那丰腴的身子

搂到怀里,闻着她身上那迷人的香味,不由得一阵心醉神迷,下身那玩意儿更是

一下子胀起来……

  「嗯。」赵如清美目微闭,呢喃道。

  我瞥了伏在我怀里、脸色红红的赵如清一眼,不禁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我

吸了一大口气,拉过赵如清的玉手,按在下身,那里虽然隔着一层布,但当她那

柔滑而温润的手抚摸时,却让我觉得舒服得快要升天……

  我呻吟了一声,讨好似的说道:「好爽啊!好如清,你摸得我好爽啊!」

  赵如清脸上一红,看着我那戏谑的眼神,不由得有点羞怒道:「你胡说什幺?」

说着,赵如清想要将手拿开,但手却又被我紧紧握住,感受着那里的火热与巨大,

听到我那舒畅的呻吟声,一丝情火悄然升起,慢慢袭向她的身心……「别嘛……」

我撒娇道,央求赵如清用手继续帮我套弄,而我的双手也根本闲不下来,一只手

揽着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在她那滑腻的肌肤上抚摸着,仿佛是在抚摸一件上等的

丝绸般……

  「我……你……你要干什幺?」赵如清惊呼道。原来我竟然趁着她不注意,

手伸进她的睡衣内,在她那最羞人的地方放肆地摸了一下,让她的娇躯不由得微

微颤抖着!

  「不想干什幺!」我心里暗呼爽快,将手从赵如清的睡衣内拿出来,伸出纳

黏糊糊沾着她爱液的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戏谑道:「都湿成这样了,肯定忍

得很难受吧?」

  赵如清脸红得发烫,被我揭穿心里最深处的「秘密」,令她羞得恨不得找个

地洞钻进去。

  「快把手拿开……你坏死了。」赵如清羞涩地闭着眼睛,大发娇嗔道。

  「嘿嘿!」我得意的一笑,嘴唇舔了舔手指上那黏糊糊的爱液,说道:「好

如清,你的爱液真甜。你也尝尝吧。」说着,我不由分说的将手指放进赵如清的

樱桃小口内。

  「唔……不要……」

  赵如清使劲地摇晃着脑袋,想要逃开,可我却不依不挠,一只手捏着她的下

巴,硬将那黏糊糊的手指放进她的樱桃小口内……

  「如清,好吃吗?」我笑嘻嘻地说道。见赵如清脸色不悦,我识趣的止住笑

声,讨好似的用一只手帮她梳理着淩乱的秀发。

  「呸……一点都不好吃。」赵如清「呸」的一声,将嘴里的爱液吐出来。

  「嗯,味道有点腥,怪怪的,不过只要是如清的爱液,我都喜欢吃……」我

凝望着赵如清,深情款款地说道。

  感受到我对她的情意,赵如清的芳心不由得出现一丝悸动,望向我的眼神,

似乎多了些道不明,说不清的暧昧情愫……

  「死变态!」赵如清娇喘一口气,气呼呼地瞪了我一眼,玉手使劲在我的大

腿上掐一下,骂道:「你坏,竟这样捉弄我……看我不掐死你……」我身子不由

得一颤,因赵如清的下手不轻,疼得我龇牙咧嘴,连忙用手按住赵如清的纤手,

求饶道:「好如清,求你别拧了,我再也不敢了……」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对我使坏!」赵如清轻哼道,见到我那狼狈的模样,

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不敢了……」我赶忙摇头,揉了揉那被拧

到瘛青的大腿,挽起裤子,手指着那里,苦笑道:「赵如清,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你看都瘀青了,疼死我了。」「活该,谁叫你那样对我!」赵如清没好气地说道,

不过在瞥见我大腿上那瘀青的地方时,心一软,暗怪自己下手有点狠。

  赵如清充满歉意地望了我一眼,纤手抚摸着那瘀青的地方,柔声说道:「不

疼了吧?我帮你揉揉……」「嗯。不疼了,谢谢如清宝贝。」被赵如清的纤手抚

摸着,即使有再大的痛苦,我也丝毫感觉不到,最后我干脆闭上眼睛,享受起赵

如清小手的抚摸……

  「哦……嗯……」我舒服得叫了几声,睁开眼睛,兴奋说道:「如清,那里

不疼了,嗯……再往上一点……哦,再往上一点点嘛!」最后,我有点心急,便

直接拉着赵如清的纤手,按在我那火热而坚硬的部位……

  「啊……子兴,你坏死了,尽知道占我的便宜。」赵如清脸一红,手连忙缩

回来。

  「嘿嘿!腿上不疼了,就是那里硬得发疼。」我苦着脸说道。

  我擡起头,见赵如清的嘴角还残留着丝丝爱液,随即搂住赵如清,伸出舌头

将她嘴角的爱液舔干净,摇晃着她的玉臂,撒娇道:「如清,我爱你,你给我好

吗?」

  「嗯……」赵如清娇吟一声,放松身体仰躺在床上,那细白而柔滑的身体散

发着如白玉般的光泽。

  我虎吼一声,跪在赵如清的胯间,随即肉棒一顶而入!

  「唔……子兴……疼死了……」赵如清双手紧紧抓着我的后背,秀眉紧蹙,

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如清,你怎幺了?」我见赵如清脸色苍白,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停下动

作,关心问道。

  「你……你不知道你那里有多大,还有我多久没跟你那个,一上来就那幺用

力,还说会疼惜我……」赵如清红着脸,羞涩说道。

  「哦……」我歉意的望着赵如清,道:「对不起,如清,都是我不好,我会

尽量温柔一点的。」

  「嗯。」赵如清点了点头。

  「那如清,现在我可以继续操你了吗?」我手指着下身那坚硬的东西,有点

难受的说道。

  「不许说髒话!」赵如清瞪了我一眼,最后羞涩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现在不那幺疼了,你轻点来吧……」

  「呼……好紧、好舒服!」我缓了缓动作,以免赵如清会感到不适。

  望着身下那眉头舒展、脸上浮现满足神色的赵如清,我得意道:「好如清,

我弄得你舒服吗?」

  赵如清白了我一眼,伸手擦了擦额头的香汗,喘息道:「你说呢?明知故问。」

我嘿嘿笑道:「那就是我很厉害,弄得你很舒服吧?」

  一个年轻气盛、热血方刚的小伙子,一个清纯美丽、稚嫩天真的美少女,疯

狂的在大床上缠绵恩爱着……

  一时之间,春意盎然的房间内,尽是男人粗犷的低吼声和女人娇媚的娇吟声

两个人仿佛不知疲倦似的疯狂了好久,才停下来……

  「呼……好累!如清,你满足了吗?」我搂着赵如清的身子,大口大口喘着

气。

  「嗯。」赵如清如同乖巧的小猫般依偎在我怀里,双手抱着我的脖子,体会

着高潮的余韵。

  「子兴,我……我离不开你了。」赵如清将嫩脸埋在我怀里,幽幽说道。

  「傻丫头,谁要你离开我了?我说过,我要你做我一辈子的女人。」我抚摸

着赵如清那柔滑如缎般的肌肤,接着拍了拍她的屁股。

  「嗯。」赵如清亲暱地抱着我,就如同找到一棵足以让她依靠的大树。

  经过今天的疯狂交合,赵如清彻底迷醉在我的温柔乡里,也就注定她今后会

成为我的一大助力,因为她对大棚技术的熟悉,使得我们在农村推广的大棚技术

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

  我和赵如清吃完饭后,我开车带她回到县里。

  赵如清带着我巡视她这半年来的成就,看着那一片片的大棚蔬菜,我相当满

意。

  鼓励农民种大棚蔬菜,我们的投资并不高,只需要负责调动资金,收购农民

种的蔬菜就可以,当然,收购后会迅速卖出去,因此流动资金的金额并不大,可

是能够给我带来鉅额的利润。

  「有什幺意见啊?」赵如清回到车上,见我眉头紧锁,不安地询问道。

  「当然非常满意!不过,我们要不要培训一批技术员?这样的话,可以随时

为农户解决技术问题,另外技术员可以收费服务,这样也能为他们赚点外快,更

可以让他们工作得更有劲。」我凝视着赵如清那被我滋润得特别娇艳的脸蛋,忍

不住伸出手抚摸着。

  「嗯!收费服务,这个点子好!嘻嘻,既提高技术员的待遇,又可以增加他

们工作的热情,好,这意见我接受了,马上就开始实行。」赵如清立刻打电话给

技术部的负责人,让他们即日起开始实行。

  放下电话后,赵如清对我嫣然一笑,道:「好了,我已经交代下去了,嘻嘻。」

「哦,如清,你确实做得很好,将来我们种植的规模还要再扩大,把整个县都变

成我们的势力范围,你说呢?」

  「那当然!不仅是我们县,我要做的至少是整个春水市!」赵如清意气风发

地说道,眼底充满自信的光采。

  「对!就是这个目标!等我们实现了,再考虑进一步的目标。」

  我摸着赵如清那柔嫩的手,忽然道:「如清,你的手真的变白了!呵呵,以

后千万不要再亲自干活了,最多培训技术员团队就行了。」

  「嗯,我知道。」赵如清感觉到我对她的关心,心里一暖,将脸蛋依偎在我

的肩膀上,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温馨的一刻。

  等我辞别依依不捨的赵如清后,已经是黄昏时分,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心

中有股满足感。

  我发动汽车直奔向惠民医院,赵如清则坐公车回去。

  来回穿行的车辆都已经亮起大灯,非常耀眼,而路边栽种的白杨树,在夜色

中如站岗的哨兵。

  这条从春水县到春水市的公路,是春水县唯二条柏油马路,而且是国家修建,

被称为国道。从这条国道向北,有一条相当宽阔的路,可并不是柏油路,一下雨

就非常泥泞。

  从土路走上柏油路,我骤然觉得汽车仿佛进入最平稳的公路,不知觉中就开

得飞快。

  「嘟嘟……」我放在车上的大哥大响了起来。唉……真是没办法,大哥大这

种东西,只有在这条柏油路附近的信号最强,在春水村几乎不能用,就算爬到房

顶,信号也是时有时无。

  「喂?」我按下接听键。

  「徐哥,是我。」李明理的声音有些焦急。

  「怎幺了?」我连忙询问道。

  「我们前几天在春水市买下的那块地,还住着一些住户,虽然我们缴了钱给

土管局,可住户不搬走啊!我们在开发上遇到困难了。」李明理的声音急促,显

然非常着急。

  「哦?这件事……你今晚帮我约一下市委书记、市公安局长、土管局长跟城

建局长,在市第一招待所吃顿饭,所有人都要到。对,马上,好的,我一会儿就

到了!」

  我安排完后,心里仍惴惴不安,毕竟这土地开发的事情,基本上我可以随便

弄,但也不能太对不起那些拆迁户,便在心里想了一个大略的对策。

  我瞟了车上的时间一眼,发现已经近六点了,不知道李明理能不能把这些人

都约到?心急之下,便驱车飞快地奔向市第一招待所。

  十几分锺后,李明理又打电话过来:「徐哥,李总过来了,她说要亲自请这

几个人,并派车去接他们,大概很快就到了,您不要着急,慢一点到没有关系,

有李总在。」李明理这回说话的声音不再焦急,显然李洁的到来让他安心许多。

  这时,我来到一家服装店,特意买了一套最贵的西装,花了三百多块。在穿

好西装后,我看着镜子,见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皮肤很白,再配上深灰色的西装,

打上领带,再也不见一丝土气,已经是一个十足的大老板派头,只是有些稚嫩的

脸蛋还是太年轻了。这让我下定决心,以后要留胡须,这样会显得老成一些。

  走出服装店后,我驱车来到市第一招待所的时候,只见李洁和李明理已经在

门口等我。

  见到我下车,李明理迅速沖过来,道:「徐哥,你可来了,可都要靠你了啊!」

说着,李明理拉住我的手,眼底冒着某种热情的光芒。

  我一甩胳膊,道:「瞧你的样子!别给我丢人,就这幺点事,跟他们协调一

下,如果不行,我们就把几个钉子户找来开个会,唉……你真让我失望。」

  「唉……」李明理苦着脸,委屈道:「徐哥,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做了啊!

可那些搬迁户根本不理,我又能怎幺办?」

  「是真的,子兴,搬迁户也不好惹呢!其中有个七十余岁的老先生,据他的

邻居说,他的儿子在北京上班,还是在中南海……」李洁上前帮李明理解释,然

而那眼神却流露出一丝冰冷,道:「其实,正是因为那个老先生,使得我们征地

遇到困难。」

  「哦……」我故作对李洁的目光视而不见,与李明理一起走进市一招待所、

李明理把我带到一间包厢内坐下,他小心地伺候着我,好像怕我生气似的。结果,

我请的那些人居然一个也没到,原因是他们都知道征地过程中遇到困难,而且知

道原因出在那位老先生上,而我邀请他们来吃饭的原因,肯定是因为这件事,于

是他们像约好似的,全都没有过来,本来约好的也推托说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呵呵,那群老奸巨猾的家伙,收钱、收东西的时候唯恐落后,遇到困难全

都拼命推托,真是超级滑头啊!真他妈的!浪费我一套西装。」我歎息一声,在

无奈之下,只好思索着明天具体的行动方案,让李洁和李明理各自準备。

  隔天一早,李洁和李明理打电话给我,要我到郊外的火车站。

  春水市的火车站才刚刚建好,周围的地自然不值钱,我买的时候,只有几户

人家居住。

  我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就见李洁和李明理已经在那边,还带了几个工作人员,

显然都是李明理身边的人。我让他们指明那位老先生的住处后,就要他们在原地

待命,我则独自前往。

  我来到那位程老人的家前,轻轻敲着门。

  「谁啊?」里面顿时传出一道和善的声音。

  「程大爷,请您开门,我是专程来找您的。」我的语气异常地恭敬。「来找

我?」程大爷似乎觉得有些奇怪,本来这几天确实有许多人找他,而且说话的口

气有些强硬,今天虽然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但好像是个乖孩子嘛!他困惑着打开

院门。

  「程大爷,我叫徐子兴,来找您老人家下两盘棋。」

  这时,我穿的是我在春水村的行头,看起来非常土气,就像一个老实而憨厚

的农村小伙子。

  「啊?下棋?好、好,来,到屋里坐下。」

  程大爷并不像我想象中那幺老,看起来他只有五十来岁,一脸和善。

  程大爷把我请到屋内后,大声道:「老婆子,有客人,去泡茶。」

  屋里应声而出的是一个跟程大爷年龄相近的女人,也是一脸慈祥,她连忙提

了热水瓶帮我倒水,我见状连声感谢。

  「小伙子,敢跟我挑战的都是市里的高手,你既然敢来,想来也是个高手吧?」

程大爷颇为自负,调侃着笑道。

  程大爷随手摆开原本就放在桌上的棋子,我们就开始摆棋。

  「我哪里是什幺高手?只是听说程大爷棋艺高明,想来学习一下罢了。」我

谦虚道。

  下棋的人都不太说话,我和程大爷也是如此。

  一盘棋下来,我经过数次苦撑,老帅还是被程大爷拿下。

  程大爷并没有露出高兴的模样,反而露出一丝疑惑,摆手道:「不算、不算,

小伙子,你的棋力不低,怎幺跟我老头子耍假?」

  「唉……程大爷,您这是冤枉我了,我敌不过您嘛!」我曾经有过跟我岳父

下棋的经验,也是先负后胜,可我平时不研究象棋,只努力地思索着下棋的每一

步,所以在对付程大爷的时候有些费劲。

  「呵呵,其实象棋这个东西,起初的几十步都有固定的套路,我只是手熟罢

了,小伙子,我看你啊……有前途。」程大爷果然非同寻常,只一盘棋,就看出

我的潜力。

  「呵呵,我这一盘肯定要努力了,程大爷,如果万一你输掉,可不许生气哦。」

我连忙打预防针。

  程大爷闻言,点了点头。

  这一次,我总结刚才输棋的教训,一边防着程大爷的攻势,一边思索着他的

疏漏处,渐渐地让我找到了,而程大爷的头上也开始冒汗了。

  行至中局的时候,程大爷沈思半晌,忽然一推棋盘,道:「小伙子,你行,

我输了。」

  「呵呵,谢谢程大爷让我一盘。」我故作谦虚道。

  「嘿嘿,再来一盘。」程大爷显然是那种不服输的人,立刻又摆上棋子。

  第三盘,我仍然谨慎应对,不让程大爷有一丝的机会可乘,程大爷在跟我磨

了半个多小时后,最终还是认输。

  「不下了,小伙子,我觉得你好像是新学棋……可你的棋力……又那幺高,

奇才啊!」程大爷终于有时间喝一口茶,不料刚喝下去就吐出来,道:「老婆子!

你这沏的是什幺茶?这幺凉。」

  「呵呵,这个不能怪大娘,只能怪你喝得太慢了。」我笑了,而程大爷也哈

哈大笑起来。

  我们两人喝了一会儿茶,目前我已经进入程大爷的家一个多小时,而在外面

的李洁等人早就等得焦急,可他们不知道我在里面干什幺,而且以我的武功,柷

大爷显然不会对我造成伤害,他们只是急得团团乱转,却毫无办法,想打电话给

我却又不敢。

  「小伙子,你很令我惊讶,你的棋很生,不像是经常下棋的人,可是你的棋……

我一时说不上来,能够胜我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你的脑袋……不一样啊!」程

大爷自然知道自己的棋力确实不错,在春水市也算有名,但我居然赢了他,肯定

不一般,道:「难道……你是省队的?」

  「呵呵。」我笑了,却不辩解。

  「小伙子,我猜呀,你今天来找我不仅仅是为了下棋,你还有别的事情。」

程大爷抚摸着下巴,认真地看了看我的脸,道:「说吧,只要不让我老头子太为

难,我就一定帮你!」

  「那我就先谢谢程大爷了,我叫徐子兴,来找您确实有一点小事。」我表明

了自己的身份。

  「徐子兴?你等会儿,我怎幺听着这名字觉得很熟呢??」程大爷怎幺也想

不起来,却道:「你说吧,到底有什幺事?」

  「其实,火车站那块地的开发就是我搞的。」说完,我观察一下程大爷的脸

色,继续道:「目前遇到了困难,说实话,我确实是想把火车站这一块地盖得更

好一点,我有了惠民医院,肯定往这边贴补一些,因此这块地的开发由我来做,

对老百姓最实惠,如果换成别人……那就难说了。当然,在商言商,我也会得到

一定的利润,这是必然的。不过如果程大爷想要提高拆迁费用,我倒是可以答应,

毕竟你们也有困难。」

上一篇:神鵰外传 ( 16 )

下一篇:赤炼仙子